雨总是和思念有关,比如润物细无声,夜雨闻铃肠断声,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可我的念,总是来不及收起,就会被雨水打湿。每次都能拧出一杯泪酒,在我还没有醉醒的时候,就又会被下一次来的雨打湿了。


后来的后来,我就居住在雨水里,看云卷云舒,雨来雨去。在雨里学会了观景、赏雨,读那些被雨水湿透了的凄美温婉文字,却别有一翻风景情趣。

        我不写诗,喜爱读诗。李商隐爱把情诗写在雨滴上,才会那么精巧,情深缠绵,朦胧优雅。诗人喜欢水,连名号都自然而然的散发着水的韵味。在水雾里写爱情诗,爱情诗才会朦胧优美。可我不怎么喜欢水,不管什么沾上了水,就会湿淋淋,有水韵,就会让人怜惜,心生柔软!

        

我的念是一位女子,一位在心中雨里走失的女子。我伫立在傍晚的桥头,雨打碎了水里的影子,和心中的她。湿淋淋的目光滑入渡口的水中,念起念落。我问风儿,有远来的念吗?一片一片飘落的叶子,一半化成泥,一半变成诗,诗里有泪水落在我的念上,水汪汪浸着魂,疼得心儿在流血。于是我哭泣成一尾鱼儿,在水里寻我的念的踪迹,梦里想聚会一回。

  我的心和念在一起,是心念为雨,是雨也为心念。心念一生,也就是雨的一生。倘若我走失的女子,你在风雨中前行,那是在我的心念里独步。

无论何时,我的心念无处不在,与雨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