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抚我蓄我,长我育我,顾我复我,出入腹我。欲报之德。昊天罔极!

四十年前我来到这个世界时,不停啼哭,你温暖的拥抱是我最初的回应,从此被你真爱,被你接纳,被你安放。年少时,我肆意玩耍,傍晚归家,家门口等我回家的身影,精心准备的饭菜还飘着香味,是你最和煦的回应。上学了,我离开了家乡,打电话时一句“没事,有我在”在耳边久久不散,是你最坚实的回应。结婚后,我们组成了新家,也成了父母,仿佛你在我身后渐行渐远。可无论我何时回头,总会发现你一直在我身边,从未走远,是你最绵长的回应......

这个世界,有一个温暖的人,为我的悲喜,为我的披荆斩棘,为我阻挡着人间的锋利,终其一生,都在对我的每一声“妈”做出回应,这便是你,我亲爱的妈,一个普普通通的中国农村妇女。

顾城说,你在我身边也好,在天边也罢,想到世界的角落有一个你,觉得整个世界也变得温柔安定了,这个说的也是你,可惜3月13日的晚上,你走了,永远的走了。人们说:那是另一个世界。我听见年迈的父亲哭了,好多亲戚邻居都哭了,但唯独我没有,因为我不相信你就这样走了。你留下许多的遗憾与不舍,留下我在人世从此只剩下归途。我知道这一别后,我们将永远的别离了,我的世界再也看不见你,对不起,世界那么大,我却没有带你看个够。

你是一本读不完的书,但这本书,现在永远地给合上了。这个世界看似拥挤,其实在我身边除了你和家人,我一无所有。你真狠心离我们而去,对我们来说是一种无法言说的痛,是无处言说的凄凉。虽然直到现在,你都没有实现自己的愿望,但你在活着的每一天都在努力超越自己,这种坚持本身就是了不起的成就。从未听你抱怨生活辛苦,也从未见你在深夜里哭泣。尽管你没有来得及问自己是否满意,可是,我们可以替你回答,你来过,很优秀……

我想你,心里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忧伤与惆怅,凄凉与心痛,浓浓的酸楚,深深的无奈。从我出生开始,到你走的那一天,你这一辈子都在回应我,纵使我没有呼唤,你也一定会在那里看着我,等着我,爱着我。你把所有的爱都给了我们,却留给我们遗憾一生。三毛曾说过,真正了解人生的人,是母亲;真正走过那么长路的人,是母亲;真正经历过那么多沧桑的,全然用一辈子的爱来回应子女的人,也是母亲。

在我的人生的中,你所赋予生命的深度和广度,没有一本哲学书籍能够超越,也没有谁比你对我的回应得更多和更久。来自你的回应,恒古绵长,无私无求,不因季节更替,不因名利浮沉。这是我们每个人成长中不可或缺的温度,也是生命的圆满和幸福。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