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个词语叫“鸟语花香”,说的是春夏风景。花溢香,那是实写,有的花香浓郁,沁人心脾,令人神清气爽。鸟语呢?如果解释为鸟鸣,那也是写实。如果把这个“语”解释为说话,那就是文学手法,是拟人了。


        其实,鸟的叫声,还真有近似人语的。人们似乎能听懂它们“说”的是什么。


        有一种鸟叫杜鹃,它的叫声就人能听懂。杜鹃有几种,种类不同,叫声也不同。大杜鹃的叫声是“布谷”,所以这种杜鹃人们称它布谷鸟。清明一过,布谷一叫,农人们就要忙着“布谷”了,也就是泡种下秧。可见,这鸟语,不是一般的鸟鸣,而是人语。


        杜鹃里还有一种叫“三声杜鹃”,这种杜鹃的叫声是“三个字”:“米贵阳”。人们也叫这种杜鹃做“米贵阳”。


        还有一种叫“四声杜鹃”,它的叫声似“快快收麦”,也像“收麦收禾”。听到这种鸟叫声时,农人们也确实要“收麦收禾”了。


        我们这里也常听到种种鸟语,最能听懂的,一种是“雨gogo”,也就是我们方言里的“雨哥哥”。听到声声“雨哥哥”时,就是雨过天晴时。昨天晚上下了几阵子雨,这时窗外“雨哥哥”的鸟语,声声入耳,也激起我写这篇文字。


      有一种水鸟,其叫声十分“凄苦”,我们听那叫声,分明是“苦啊”“苦啊”,听了令人有一种凄惶不安的感觉。我们并不知道这种水鸟叫什么名字,就根据它的叫声和外形,叫它“苦鸭子”。关于“苦鸭子”,我们这里流传着一个很悲惨的故事。


        我们这里有一种鸟,人们叫它“豌豆巴果”。也就是现在这个时候,从豌豆花儿开到结出豌豆荚时,这种鸟就“豌豆巴果”“豌豆巴果”地叫过不停。人们也不知道这种鸟的真名,也就叫它“豌豆巴果”了。联系到上面说的“三声杜鹃”“四声杜鹃”,这种“豌豆巴果”甚至叫“雨哥哥”的鸟,是不是它们的大名也是“杜鹃”呢?


        古人说“一切景语皆情语”,可不可以仿写一下,说“一切鸟语皆情语”呢?鸟儿是人类的朋友,它们适时提醒人们“布谷”“收禾”,人类也应该爱护它们。都是大自然里的一员,人类与鸟儿本来应该有相通的语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