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坦布尔一个在世界历史上有着重要地位的城市,拜占庭文明的灿烂在世界历史舞台闪烁了千年之久,在西方文明中占着重要一席之地,1453年5月29日君士坦丁堡的陷落,“陷落”一词是西方人的,对东方人来说则是“征服”伊斯坦布尔,是东西方历史叙事上的最重大事件。奥斯曼帝国又在这片土地上统治400多年,这个城市横跨欧亚两大洲,无论是在历史还是地理位置上都让人心神向往。

      于是提早近半年时间就把机票买好,可是期间身体出了点小状况,一度想放弃,但是想到随着时间的流逝以后的状况并不会比现在好只会更糟,还是按原计划出行。

       蓝色清真寺、索菲亚大教堂、地下水宫、托普卡匹皇宫、香料市场、大巴扎,这些名字背后的涵义,我都在古城一一领略。只是很遗憾的是蓝色清真寺,索菲亚大教堂的内部在维修,无法窥探全貌。

     其实最深刻的印象是博斯普鲁斯海峡。

     博斯普鲁斯海峡劈开了伊斯坦布尔的亚欧两翼,西翼的欧洲区又由金角湾分割,分成了老城区和贝伊奥卢。老城区横陈着拜占庭、奥斯曼帝国的遗梦,诉说着这城市辉煌的曾经。而贝伊奥卢,则是城市的商业命脉所在。连接亚洲区和欧洲区的加拉塔桥上有上百人在垂钓,无论天气如何;桥下是排排的各式餐厅,只是两次经过都不是用餐时间,只有空荡荡的座位。

     第一天傍晚时光,乘着海峡上的游轮,吹着博斯普鲁斯的风,伴着海鸥的飞翔,博斯普鲁斯北连黑海,南接地中海,海峡之风可谓从四面八方吹来。心情日渐激动起来,看着两岸的房屋和雄伟的清真寺渐行渐远,看着落日渐渐消失在海面上,内心无比的愉悦,两天在路途上的疲惫也随之不见了。船上的土国人热情地让我们拍照。

     傍着海峡,房屋在高低错落的地势上勾出一幅幅绝美的画面,若是你恰好在夕阳时分从加拉塔上眺望,你一定会为此刻的风景赞叹:金黄的阳光,照射在错落别致的房屋,天空中飞舞的鸟儿,海面上穿梭的船只,桥面上流动的车辆,远处的清真寺渐渐亮起灯光,这时城市上空回响着穆斯林的祷告声,什么比这自然与城市的完美结合更让人感慨呢? 当然你不会知道,为享受到这片刻的美景,我们在寒风中瑟瑟发抖排队一个小时才得以登上塔顶,不过一切还是值得的。

      伊斯坦布尔不仅有那些古老的宫殿、城墙、有轨电车、斑驳失修的建筑,还有就是丰富的色彩,走在大街上各式甜品店里的诱人的色彩,就足以让人驻足进店品尝,只是这些甜点的甜度也让人印象深刻。走进大巴扎就像进入阿里巴巴的装满各色宝物的山洞,这里有五颜六色五花八门的香料和形形色色的坚果干果,还有充满异域风情的色彩统一地毯和土耳其各式灯具,让人眼花瞭乱。就是街上的人行道的隔离柱也分别涂成各种色彩,还有建筑物也是蓝的一块黄的一块,这一切都如此和谐地相处,并不会让人感到突兀。

       我们还观看了一场托钵僧旋转舞,不让拍照,这也让人可以静静地欣赏这个古老的舞蹈。

空气里飘荡着令人安心的香味,围观者屏气凝神,乐队开始演奏乐器。等歌手与乐手吟唱完宗教歌曲之后,舞者也准备登场了。仪式开始以后,舞者以左脚为支撑点,以右脚蹬地作为动力带动整个身体旋转。伴随着音乐节奏的变化,舞者的旋转速度也不断的变化着。舞者在旋转的过程中,眼睛睁开但不能聚焦,以期达到放空自我,与真主对话的境界。

在伊斯坦布尔我们只是匆匆而过,还有太多的地方未能踏足,这是一个充满魅力的城市,虽然到处充满人海和喧嚣。相信我一定会再次探返这座城市。

     卡帕多奇亚堪称是全世界最著名的热气球旅行地,中国游客几乎都是冲着价格不菲的热气球体验而来的,又刚好遇到国庆长假,在格雷梅小镇上,随处可见的都是同胞,并且也导致各旅游项目大幅涨价,更别说热气球飞行的火爆超出我们的想象,早在一个月前通过酒店老板预订,告知从9月26日至10月3日各大公司的首飞就已经预定完了,我们只得随便选了个公司,可是在到达酒店后被告知第二天的飞行因天气原因全部取消,而往后的预订因为全满,所以就是可以飞我们也无法预订到。

      不过好在我们在格雷梅留了足够的时间,第一天被取消而第二天和第三天气球按正常飞行。虽然我们无法乘坐体验,但还是可以观赏风景。

      格雷梅小镇上有一处观景山坡,每天清晨和日暮,游客们和当地人都会爬到坡顶,俯瞰整个卡帕多奇亚地区的全景。日出时分是属于漫天飞舞的热气球,站在坡顶,热气球起飞地就在山脚下,天空还蒙蒙亮时,热气球一个一个升到天空,刚开始还没有多大的兴奋,可是当天边的太阳露脸时,发现满山遍野的热气球都出现在广阔的天空之中,慢慢地将整个格雷梅小镇覆盖,晨光将热气球勾勒出金色的轮廓,有的气球飞得如此近,似乎伸手就可以触摸到,刹那间连呼吸都要停止几秒,感觉身处童话世界中。

     卡帕多奇亚著名的还有就是诡异的地貌,因此这里还有山谷徒步、地下遗址探索等,也就是所谓的绿线和红线游,我们也不能免俗,租了辆车花了两天时间开启到此一游的活动。个人比较喜欢格雷梅露天博物馆、仙境烟囱、乌齐希萨尔城堡。当年避难的基督徒修士们就在峡谷中开凿出一个个避难所,洞窟中的古老壁画依然诉说着那些千年前的故事,而迷宫般的地下城堡更是让人惊叹。

      如果说日出时分属于漫天飞舞的热气球,那么黄昏才属于小镇自己。晚上山坡上的人三三两两,没有早上那么拥挤,风呼呼吹着,夕阳也平淡地落下。坐在坡顶上看着镇上亮起了第一盏橙黄色的窗,然后是第二盏,第三盏……人们逐一起身,离去,怀着各自迥异的心情。山谷的另一边,状若丹霞的山崖显出了红的黄的颜色,这是它一天之中最鲜艳的短暂时分,直到十分钟之后全部归于黑暗。卡帕多奇亚的夜来临了,月色在天空,星光在地上。夜晚让人短暂地忘记一切,只有面包、奶酪、烤肉,还有身处异乡的你和我。

      来到安塔利亚,一下子感觉有股轻松鲜活的气息扑面而来。

     安塔利亚以著名的蓝绿海岸而闻名,同时也是一个历史古城,其历史可追溯到公元前2世纪。但这座城市没有像别的古城那样成为遗迹,而是一直活在历史中。如今的安塔利亚老城是一座以奥斯曼建筑为主,大多是两到三层的奥斯曼住宅,且大多经过装修成为面向游客的客栈或餐厅,奥斯曼住宅阳台窗户装饰华丽,屋顶较为厚重。缠绕墙头屋角的各色鲜花让这些奥斯曼老屋增光不少。

     至于安塔利亚新城,那是一个面积很广的大城市,和国内的大城市并无多大差别

      老城濒临地中海,高出海平面几十米,城外悬崖边仍留有石头砌成的几十米高的城墙。许多餐厅就都建在海边的悬崖上,天气晴朗时,大海是纯净的深蓝色,而靠近岸边的海水则是绿色的,蓝绿海岸应该就是由此得名的吧。傍晚时光,落日余晖将整个海平面变幻成金光闪闪,岸边有人在垂钓,有人在波光里游泳,在沙滩上嬉戏的众多游客在金色的光芒下也变得赏心阅目,渡船缓缓地靠向岸边,随后夜幕降临,远方灯火阑珊。一切都是惬意而悠闲,加上一边吃着烤肉一边品尝当地的葡萄酒,还有志同道合的伙伴,在一个异国他乡陌生的地方消磨大把的时光,感觉这才是旅途应该有的样子。

      土耳其的D400公路是号称土耳其最美的沿海公路,因为它跨越了地中海、爱琴海。我们也选择从安塔利亚到伊兹密尔租车自驾。第二天一早我们又回到机场,找到已在网上预订的租车公司店面,因为第一次在国外自驾,还各种担心被租车公司人员忽悠,结果一切顺利,办好手续取好车,开启了我们的悠然时光。

     沿着地中海的美景自驾十分惬意。D400公路刚开始是在盘山公路,行驶不久一个大拐弯突然一览无余的蔚蓝色的大海出现在我们眼前,豁然开朗。一侧是悬岸峭立,树木葱郁,一侧是波光粼粼,帆船点点。一路骄阳、沙滩、海风伴随,还有我们的惊叹声,开始沉醉在这地中海的温情中。

      行驶二个多小时,我们来到地中海边小镇卡什,卡什在中国游客的知名度并不是那么高,大多数中国游客都只是路过,而我在做功略时就注意到这个并不是太出名的小镇,喜欢这里的小、喜欢这里的静、喜欢这里的色彩,因此决定在这住上两天,卡什果然没有让人失望,而是给了我们足够的惊喜,在这里再待上一周都不会厌烦。 

      我们住宿的地方是离卡什小镇五公里的半岛上,半岛上都是别墅改造成的度假式的酒店,我们选择了一家在海边悬崖上的酒店,在房间里可以看到无敌的海景和对面属于希腊的小岛。

     这里的天气变幻得太快了,刚还是一阵暴雨瞬间又阳光四射,傍晚时光,天边的云朵从雨后的乌云,在落日的光芒照耀下变幻着魔幻的色彩,大海也被映衬深不可测。我们就倚着栏杆,在这异国他乡看着大自然馈赠的美景。

     清晨又是另一种景色,满天的朝霞覆盖了整个天空和海面,半岛上的清晨更是安静,道路上没有车辆也没有游客,半岛上似乎只有我们两个异乡人,无声地漫步在寂静的路上,站在高处可以看到幢幢红色屋顶的房屋面对大海倚山而建,家家户户都有一个小小的泳池,还有爬墙盛开的紫红的三角梅。

     第二天闲着无事,我们去网上很出名的卡普塔斯海滩去看最清辙的海水。还途经了地中海另一个小镇卡尔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