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疫情下的西城壕社区 了解黄鹤楼脚下的居民生活现状

罗文

西城壕社区

今天是4月29日,还有两天就“五一”劳动节了,时间过得特别快,一转眼又是一个周三,武汉解封已经三周了。驰援武汉的国家队医护人员陆续已经离开了,整个武汉在平静地向前、慢慢地恢复着烟火气息。今天要去武昌的中华路探访一位民间书法家,他家住在西城壕社区里,这是一个坐落在黄鹤楼脚下的老社区。

街坊们日常就在自家门前运动和生活,走进社区感觉到了另一个世界,不在是高楼大厦的冷谈,不在是繁忙工作的来去匆匆,街坊们都在悠闲的生活,仿佛疫情已经过去了。

这是武汉温度最舒服的季节,不闷也不会太热,短袖和长袖街上都看得到,亲密恋人挽手走在街道上,除了带上口罩你才知道这是在疫情期间。

隔壁的粮道街昙华林和西城壕社区中间的围墙还没拆,这是疫情刚开始的时候建的围墙,用于隔离居民,我来到围墙边问了附近的居民,他们说都期盼的早日恢复正常,好让这里的居民方便出入。

走到道路尽头,左边亮灯的就是民间书法家老先生的住所,平日老先生靠写书法为生,在黄鹤楼和昙华林这一带,老先生的字大家都说好。

进屋的时候,老先生正在认真整理书法,他老伴在旁边吃饭,看到我来了,我们愉快的聊了一下,老先生说现在好了,进屋不用带口罩了。我们合了一张影。

小朋友们快乐的在街道上玩耍,有的骑车,有的拿着枪,有的滑单车,我赶紧给他们拍照,这位小朋友看到我拍照还跑到面前打招呼,比划了一个胜利手势。

看时间还早,到这家店里去剃头,15元洗剪吹,涨了5元,原来是十元。

所有能够与相邻街道连接的通道都被水泥墙封住,附件的居民在墙上打了钉子晒东西。

街坊们在街道两边包粽子卖菜和水果,大部分门面开门了,有一小部门面上贴有转让字样。

天气开始热了,武汉人喜欢吃冷制品,这家冷批在社区里很有名,不一会的功夫已经来去几波客户。

服装店老板把自己做好的衣服挂到了街道两边,他正在忙着裁缝的活。

带着孙子逛街的爷爷和路边聊天的街坊,他们的生活很悠闲,本想上前聊聊天,但觉得很唐突就没有,继续逛。

往东走,可以到社区比较高的地方,由于正在拆迁,对面的楼房都没了,只剩空的地,西边的太阳正好照在外出散步的婆婆和她家外墙。

当然不会少武汉人爱吃的小龙虾,我喜欢清蒸的,也有喜欢油闷的,当然也可以炒一盘虾球下酒了,有了下酒菜当然要有好酒,下面让我们看看西城壕社区的有名的酒坊。

不错,就是这家了,听说在社区很有名,许多老人在这里买他们做的酒,是家夫妻店已经在西城壕社区开了20多年,我当然要一壶酒回去品尝。

他们家卖出的酒都会有一个印章,我想这也是一种自信的表现吧。

<p>有了好酒好菜是不是找个位置吃饭?正在考虑,看到这几个老哥围了一桌吃堂食。我有点惊讶,至少目前疫情还没结束。我想正因为这样的老街使得邻居间亲密的关系与公寓式小区热闹的多,在这里你能感受到不一样的生活气息,在这里就是实实在在的活着。</p><p>在过去的几个月里,也许大家一定都觉察到街角巷尾正悄悄发生着缤纷变化,享受疫情带来的休闲时光,没错,坚强的武汉人,正在灿烂的活着。</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