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里靠谱的是:自从毕业工作后,再也没有在老家一次待够一个月、甚至是半个月。然而,2020年的这个春节,注定将成为中华民族历史里需要书写记录的一页,也必将是当下所有已成年的国人的永远的记忆:因为新冠肺炎疫情。

  老家在武汉封城后不久,也按政府要求开始封村了:外来人员和车辆不能轻易进入。

在老家的一个月里,只开车出去过两次:接送亲戚。其它的大把时间怎么办?每天扛着大炮出去山上河边转悠打鸟,几乎是日行两万步左右。

老家是一个小山村,只有一条进出村的公路,封路后,村里只要人们不聚集,是被允许单独行动的。我每天出去打鸟,都是备着口罩,偶尔不得不与人近距离接触时,口罩拿出来临时戴上。

  这回因为疫情被迫在老家待了一个月,每天出去转悠,才发现老家的鸟类资源比较丰富,估计不下三十种。大多鸟类个头如鸡蛋大小甚至更小,动作机敏很难拍到。

在老家一个月时间里,有十二天出去拍,好几种首次见到的漂亮小鸟,拍摄的画面太差就没发出来。

  在老家拍鸟的日子里,也有好的收获:知道在哪些地方可以拍到哪种鸟,而且每天什么时候去拍最合适😄😄😄


这个鸟成群结队,每天上午八点到十点、下午四点到六点出来吃饭,是最好的拍摄时候(好象看到的老家大多数小鸟都是这生活习惯)。

  这鸟个头如鸡蛋大小,主要在草丛里活动,以草籽为食。它们几乎不上高枝,也几乎不会在同一地方停留超过半分钟,要拍到就得全靠眼疾手快和运气了。

这种鸟在老家是数量比较多的种群。

  白腰文鸟,和前面的鸟习性差不多,个头大小也差不多(可能比前面的小鸟个头大半号😄),外出活动也是成群结队的。差别是:前面的鸟绝对不会在有人的地方活动:人来鸟必惊。而白腰文鸟好象是见过世面的,哪儿只要有饭吃,哪儿都敢去:曾见一群白腰文鸟围在一户人家门口的大木桶边吃米糠,厉害吧!😄😄😄

  这是站在我们常见的旱地芦苇梢上的一只白腰文鸟,可以想见它个头有多小。正在吃芦苇的草籽。

  漂亮的金翅雀。以前好象在老家没见到过,或许是没留意。今年见到一大群,估计得有几百只,每天固定时间都飞来家附近的田里捡食草籽,我便有了多次拍摄的好时机。无奈镜头焦距有限,并没有拍到多少满意的片子。

  它们都是喜欢成群地唱着歌出门活动,而且歌声特别。现在我已经可以通过声音认得它们了。😄

  离我家五六十米远的在田里的一棵大约只有两三米高的未成年小核桃树,树梢上停的全是金翅雀。

要是无聊的话,可以试试,数数看有多少只?😜

  红头长尾山雀,以前在老家附近几个地方都曾见过成群的,今年刻意去找,发现没有了,几个地方见到的也都是数量不多,不知道为什么。

  这家伙也是小机灵鬼,蹦来蹦去不安生,很难拍好。

  白颊噪鹛,以前只是远远见到,从没有机会近距离拍到它们,也不知道它们长啥样,只是看到黑乎乎的大块头在草丛里飞来飞去,没遇到过拍摄机会。

  这次在老家运气不错,在不同的地方遇到过五次,有两次比较适合拍摄。

  黄腹山雀,貌似以前也没遇到过。在老家十几天的拍摄里,好象也仅见过两三次。它们都是独行侠,个头非常小而且行动迅捷,很难拍到。

  这个小可爱看着和上面的是有明显区别的,不知道叫啥名。😜

  林鹨,在老家也不常见。它们也是独来独往不成群,以在田里觅食为主,不好拍。

  灰椋鸟,以前也没见过,但今年在老家见到一群,估计七八十只以上是肯定有的,隔三差五地会在家附近的树上枝头上停歇。它们喜欢热闹,出门都是集体活动。

  褐河乌,以前从没见过。某天上午九点左右转到河边,它突然从河边一处竹林里窜了出来,在河边的巨石上来回散步,算是给了我一次抓到它的好机会。

  这个以前没见过,这次也偶遇过一两次,很难拍到、拍好。

  雀鸲。我应该可以和这家伙成为好朋友😄:一是独来独往,二是喜欢安静的环境。这个在老家数量不多,也只在相对固定的一些环境才能遇到。

  好象这个也是在老家第一次见到。它的名字一如它的容颜那么漂亮:红嘴相思鸟。

  我偶遇它们是在下午五点多的一处河边,直接是一见钟情不能忘怀了。😄😄😄

山遮住了阳光,它们一群十几只在阴暗角落里觅食,我举起相机居高临下勉强拍摄,没有满意的片子。

后面的日子里我又专门去了几次这个地方,但再也没遇到过它们,到现在我还单相思。😂😂😂

  这个在老家虽然数量好象也不多,但到处都可见到。它们一般都是一对儿一起,出双入对小神仙。但个头小行动敏捷不好拍。我拍了好多次,没有满意的:焦距有限,远了不好拍,近了把它们吓跑了。

  有天上午九点左右,在离家二百米远的一处山崖下的田里,我顺着小路前行突然发现了前方的它,也是以前从没见过,怎能不激动:阳光正好,屏住呼吸悄悄举起相机咔咔几下。

  这个在老家每年都能看到,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同一只了。

  它停在几十米的高压线上俯视田野(应该是在等它的美食田鼠出来),我刚举起相机瞄准,它突然飞离,让我勉强抓了个飞版。

  好少见、很难拍。第一次见到拍到,是在一个下午太阳已落山的山上。

  这个最难得,也是以前从来没见过。很小的太阳鸟(估计鸽子蛋大小的个头)。突然发现路边一棵有花开的杂树的花上有个飞舞的东西(距离远,又是逆光,看不清。拍完了看照片才知道拍的是啥东西😂),赶紧走近几步快速拍了几张……惊了它,飞走了。

虽然只是拍了几张,但它美丽的身影留在了我的记忆里。

  各地很常见的漂亮小鸟,老家也到处都能遇到,但可以确定的是数量并不多。

  这个是第一次拍到,是在已没有阳光的下午的山上拍的。这种鸟只在山上活动,不会到山下有人活动的地方。

  以前每年在老家都能看到白鹭,不过只能看到有一只。这回运气爆棚:三只白鹭一起从家上面的空中飞过,停在离家一二百米远的一棵十几米的大椿树的树梢上。

  这两种鸟在老家较多,而且觉得它们都是属于特别“中国人性格”的鸟:说话嗓门特大,在老家一天到晚到处都能听到它们说话和唱歌的洪亮的声音:家里的老公鸡不知道有没有感觉到了下岗危机?😂😂😂

  这个比较牛,谁都得管它叫哥:因为它的名字叫八哥。😄😄😄

以前在老家偶尔会见到一两只。今年却见到一群,估计得有个三五十只吧,它们分成两个团伙各自行动,互不干涉。

  下面这几种鸟在老家的河里天天能见到。但它们个头都很小而且几乎不长时间停留一处,所以不可能近距离拍摄,不容易拍到、拍好。

  这个在老家和其他地方都比较常见。

  在拍摄过程中回看照片时发现它已残疾,一只脚没有了爪子,不免心生怜悯:祝福你,坚强的小鸟!👍👍👍

  前面那个是真见多不怪。但这个黄腹的是第一次见。

某天突然从家里窗户看到它停在房后核桃树最高的树梢上,见到那黄色的外套就马上意识到这是一种此前没见过的,赶紧拿出相机悄悄跑到楼顶拍了几张。

  下面这些都早已是人类的老朋友,就不一一介绍了。

  至少还有五六种比较少见的拍到了,但图片效果实在太差,就不发了。山上有很多小鸟,是只闻其声不见其鸟,根本就无从下手拍摄。

以上各种鸟类我大多不知名,是根据一位打鸟高手好友提供的参考素材命名的,难免有错,错皆在我,欢迎不吝赐教指正。👏👏👏

感谢朋友们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