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5年,日寇为了扭转即将失败的战局,派了一批名为狐敢死队的女魔精锐,潜伏我大西南党国军政内部,她们搜集情报,暗杀高级将领,还企图占领我西南门户淄江城,妄想摧毁中美联合空军基地,以保护日本本土。46集电视剧《狐影》反映的就是这个时期的故事。

故事主要人物叫雷震,其名如雷贯耳,重庆政府派往淄江城,安插在李司令身边的一位反特小组组长,曾经受训英国特务学校回国的高才生,其侦察才能堪比神探,一次又一次揭露事实真相,挫败敌特阴谋,令孤影们恨的咬牙切齿。


剧情开篇就给我们描述了雷震侦探的惊人功夫。他从宾馆的一个房间留下的蛛丝马迹,配电房发现的血迹和一块破碎怀表,贵宾楼后门的弹壳和墙上划痕,马上在他脑海里复盘了刚刚遇见的牌坊上吊着的三个革命者惨遭杀害的原象,且根据电话亭玻璃的血迹和店牌上的弹痕,地上迂回的车辙,推断有车开过来接应这三个人并发生过枪战。


他的推断非常正确,那个开车接应并逃走的女人叫王红云,共产党人。雷震找到同伙冯波和王红云联手,最终搜查到了日本人藏匿鸦片的地方,并一火焚之。

雷震断案时,总能根据敌人留下的蛛丝马迹,双目凝神,两指一并,右手在空中划上一道弧,就开始还原整个案件真相。


打入情报处的敌特九尾狐告诉刘志庸,说祥和布店有敌特,刘志庸想抢头功连忙带了人马赶过去,发现尸体就是他手下失踪的喜子,非常愤怒,吩咐人马四处搜查,在店里查获发报机和日特故意放置的地图,以为功,正准备押着店老板到司令那儿去邀赏,雷震侦办三人小组赶来了。


许国璋验尸断定此人咽气已超过24小时了,雷震查看松土没有血迹,草地上有拖痕,他沿着拖痕寻到布店后墙紧挨着的长竹篙上留有麻袋挂丝,根据这些蛛丝马迹,一个狐敢死队员从屋顶把麻袋掀下来,然后拖着尸体并埋葬的整个流程展示在雷震的眼前。于是他断定这里不是作案的第一现场。


可是第一现场已被破坏,但雷震心里清楚,之前,祥和布店是地下党人的联络点,他曾和八路军妹妹去那儿发过报,被日特监听到了,于是日特杀死刘志庸的人,拿来陷害地下党人,这真是用心之险恶啊。


后来,雷震在调查乔曼不是敌特时,他来到张会长家,有了重大发现,雷震告诉刘志庸,这里是狐敢死队在淄江城的窝藏点,也是喜子遇害的第一现场,那个死去的哑巴丫鬟,口里含着喜子给她准备送给刘志庸的徽章。

雷震断案神速而精准,并非凭空设想,而是以事实为依据,推理逻辑严密,思维敏捷,令人信服。


当真假乔曼混淆视听的时候,雷震估计乔曼和朱莉娜的名字互换了,他让助手神偷去朱莉娜寝室拿来一本签有乔曼名字的书,和截获的一张秘报上的字比较,显然出自同一人之手,又和当初朱莉娜打入情报组时填写材料的签名对照,证明现在的乔曼就是朱莉娜,雷震并把朱莉娜改名乔曼的前前后后和别有用心,向两位助手分析得淋漓尽致。


每次决定的军事机秘,马上就有人泄露给敌特,这不是一般人所能做到的,他又让魏来顺去朱莉娜寝室里去暗查,虽然当时没有得手,但后来证实,朱莉娜所用的微型发报机,就藏在一只绣花鞋垫的鞋底下面。


朱莉娜去作战前线,借去给万乘风包扎伤口之名,故意碰摔了马灯,她乘万乘风找蜡烛之机,很快拍下了那次作战的城防图,结果,导致了那场战争的大败,雷震就从这个时间的契合点上作了精准的分析。


当刘志庸和万乘风多次向李司令汇报说,已经把狐敢死队剿灭干净了,并扬言雷震说狐影还在淄江城疯狂活动是谣言,是蛊惑人心。结果端掉了张会长家狐影们的窝点,虽然乱枪打死了混入前线的军医张天涛,但潜藏野战医院的飞狐张岚及同伙却逃之夭夭。这足以证实狐敢死队的存在,且活动一刻也没停止。


城中军民等粮下锅,九尾狐造谣说,粮库的粮食已被日特下了毒,以此让万乘风烧毁这些粮食。雷震根据粮仓的严防死守,没给敌特留下任何可乘之机的情形,作了敌人不可能投毒的准确判断,要开仓放粮,可是万乘风还不信,甚至关押了雷震。


事情证实了雷震的每一次判断是正确的,并逐步揭开了九尾狐们的面具,且最终消灭了她们。

在狐敢死队猖獗的日子里,雷震不仅要撕破狐影们的画皮,和她们周旋,同时还要面对兄弟们的反调,而更多的是还要与同僚们进行激烈的搏弈。真是全营皆昏我独醒,雷震一时间成了孤胆英雄。


他们的矛盾焦点主要集中在九尾狐,她是个非常妖媚而狡猾的女日特,和多位男士逢场作戏,左右卖乖,除了雷震不吃她那一套之外,几乎所有男人都被她勾魂过了。


雷震的哥们许国璋魏来顺也被朱莉娜的虚情假意所迷倒过,他们都认为乔曼是特务,而偏袒朱莉娜,即使雷震从假乔曼的签字上找到证据,分析了她俩互换名字的充分理由,他们还是不愿承认,就是过不了爱上貌美的狐妖这道槛,许国璋还劝雷震把识别真假乔曼这事交给别人去管,雷震气愤地说,你怎么不说交给日本人去管呢?


刘志庸身为党国要员,情报处长,可是一个花心色狼,自以为用计把朱莉娜迷昏而强抱了她,其实哪知朱莉娜是以退为攻,她动辄以此警告刘志庸,要向万乘风告发他,并拿出自已是郭厅长外甥女相要挟,仍至刘志庸拿到朱莉娜是敌特的铁证都不敢声张。当三堂会审时,他违心地站在了万乘风一边,和雷震针锋相对,指认乔曼是敌特。


雷震和刘志庸的斗争,从未停止过。祥和布店的埋尸案,雷震以铁证推翻了刘志庸别有用心的草草结案,给布店老板陈大哥洗清冤情;抄查张会长家是狐敢死队藏身窝点,回击了刘志庸清剿淄江城无狐影之说;拨开朱莉娜特务身份,以揭露刘志庸居心叵测陷害忠良助狐为虐的内奸嘴脸。

万乘风身为参谋长,司令李天龙的好兄弟,曾经救李天龙失去一支臂膀,他带兵打仗,勇往直前,是一位勇猛剽悍的血性男人。


但是,自打朱莉娜给他挡过一回子弹以后,他不知是朱莉娜所设的局,被朱莉娜的花言巧语所迷惑,曾经,雷震多次指出朱莉娜是特务时,他都掏枪指向雷震的脑袋,甚至按住李天龙拨打逮捕朱莉娜的电话,发誓朱莉娜不是特务。


万乘风挤兑雷震,除了两人对朱莉娜的判断完全相反以外,万乘风还看不惯雷震桀骜不驯的样子,当一次又一次雷震作了正确判断,受到司令李天龙待见以后,万乘风感觉有一种失宠的落差,这样在对待朱莉娜的判断上发生分歧就很自然了。


但是我们和敌特的斗争是针锋相对你死我活的斗争,来不得半点的感情用事,稍出差错,不只是危及自己的生命,这关系到国家的命运,民族的生死存亡。


事实上,朱莉娜两次擅自闯到前线,借关怀万将军之名,两次窃取了战争机密,两次都造成重大损失,而两次都被雷震严肃的指出来了,而两次司令都要处罚他,甚至有一次司令说都要枪毙他了,但碍于兄弟情份还是重用了他,结果,造成重大伤亡,还总把矛头对准雷震兄妹和乔曼。


在雷震的警示下,李司令已完全掌握了朱莉娜特务的证据,司令说为了稳定军营局势,没有逮捕朱莉娜,而朱莉娜在完全暴露了特务的本性之下,还在利用万乘风为非作歹,唆使他烧毁军营急需的军粮,雷震反复强调军粮没有毒,赶紧发到官兵手上去。万乘风偏听信朱莉娜的谣言,在保卫淄江城的危急关头,反倒还把雷震关押起来。


当司令得知以后,告诉了万乘风全部真相时,他再去寻找朱莉娜,却死在了朱莉娜的枪口之下。

雷震最终在地下党人的协助下,完成了剿灭狐影的任务,而在这个过程中,包括他的妹妹雷晓蕾和女友乔曼等多名共产党人,为了民族大业献出了自己的宝贵生命,在女友乔曼的感召之下,雷震的人生也完成了一次华丽转身,成为了一名共产主义战士,他的才华真正有了用武之地,为保卫根据地作出了杰出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