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部下小林,是学环境资源的研究生,曾在乡镇当过副镇长,分配到我手下时,已经在乡镇挂职一年多。

  我原本以为,她是那种公务员中的好苗子,既是选调生又在乡镇经过锻炼而且还是90后的小女生,这下我办公室忙乱的局面一定会得到改观。但小林来到我手下三天后,我就“火眼金睛”的发现这是个“活宝”,举几个例子:不管你偶尔嗑几颗瓜子、吃个苹果、桌上放包辣条,她都喳喳呼呼的要求给她留一点,有时可能只剩点小尾巴,她也没有嫌弃的意思,接过去就往嘴里塞;她一个大姑娘,每天从不化妆,穿的衣服大大套套的,像个孕妇;我让她给某单位发个通知,8位数的电话号码,前几位还是重号,要给她说几遍,说完几遍她还说不行不行,等等,我拿个笔记一下。很多时候被她搞得哭笑不得。

有时我在想,她是如何考上研究生的,乡镇的这个副镇长又是如何当的。

有一天,饭桌上突然聊起一个话题,有同事问我?“你一个作家为什么两个月都没有作品出来”。小林也跟着别人忽闪忽闪着大眼睛疑惑地看着我。我不假思索地说,有你这样的部属,我怎么有时间写作。接下来的几天,我为自己的唐突和冒失后悔得不行,想着各种法子讨好她,让她不要让我的仇。
去年民主生活会上,我是这样点评她的:林某某同志工作效率不太高,工作作风要转变,要认认真真地从零开始学习业务。小林的优点是不爱斤斤计较,对名利看得很淡。你人生的运气好,你要通过努力工作来保住你的这份好运气,不然你人生的好运气会被你自己挥霍掉的,估计你这个年纪也不太能理解。我自以为是的认为抛给她了一个深刻的哲学命题。事后她主动找到我,笑笑地对我说:“处长,谢谢你对我的点评,我会变好的,我会努力工作的,你放心好啦。”
她表态以后,我就注意观察她,她还真的在努力地学习各方面的业务。
我们党选拔好干部的标准是,德才兼备最好,如果才欠缺一点可以慢慢培养,但光有才没有德是万万不可以的。这样看来,小林同学的未来大有可期。
  接触久了,小林同学优点显现出来了,就是不生气对名利看得很淡,没有娇骄二气,而且不生气、名利看得很淡前面必须加个修饰的副词“从不”和“一直”,我刚刚批评了她,她转过身来还是朝我笑笑,那种笑是很阳光并且发自心底的。她的这种林下风致的美好品质,简直让我有些嫉妒。
小林的好脾气、没心没肺、看淡名利,是我遇到的几百上千同事当中最好的,没有之一。她讲起自己的糗事来,绘声绘色,好像是在复述别人的故事,这就需要智慧了。
我是个小地方出来的文人,很多时候很多工作中,难免恃才傲物心胸不开阔而得罪别人,自己还不自知,有时知道了,虚荣心作祟又不肯认错,于是常常自己和自己找不痛快。
记得20多年前在部队的时候,有一次,为没有得到我们小单位钥匙的保管权,又不敢找领导讨要,只好连续几天生闷气,数夜无眠,如今想想我那点出息就觉得好笑。
  我经常思考,一个单位不管大小,不管人多人少,只要没有内耗,大家对名利得失都看轻点,工作起来应该幸福指数很高的。放眼四周,又有多少人能绕得开“名利”二字,面对得失坦然自若呢!
我们这些庸人笑话小林凡事大大咧咧的时候,她心里可能暗自发笑: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别人看不穿
真正的高人凡事都是非常看得开的,这就好比有佛性的王维“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小林这样小小的年纪有如此心性,是如何修炼得来的,我真想好好讨教讨教。

  科学一再证明,容易生气、愤怒,悲伤的情绪都会引发很多健康问题,俗话说“不生气就不生病”,生气就像是一场“大地震”,气在心情,伤在身体。你体会到的只是气愤的表面,但生气也许已悄悄“震裂”了你的身体。

  古之所谓豪杰者,必有过人之节,人情有所不能忍者。匹夫见辱,拔剑而起,挺身而斗,此不足为勇也。天下有大勇者,卒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此其所挟者甚大,而其志甚远也。这样的名言警句,我会背诵几十段,到头来不运用,终其只是个书呆子。

  再比照我人到中年,生活早已步入大康,也算有些许浮名,日常还不自觉地爱生气总琢磨些营营苟苟的人和事,真是汗颜到家。

  突然联想起我桌上有份闲章,几年来一直没想好刻几个什么字,由人淡如菊的小林得到灵感:明天就找人刻上“忘却营营”四字。

  陈学斌,江苏如皋人,全国三八书香顾问团顾问,橘州讲坛特邀学者,唐诗宋词研究专家,毛泽东思想文学院客座教授,著名作家,曾经在海、陆、空军各兵种服役25年,现供职于中共长沙市委。已出版《红色记忆》《心灯》两部长篇小说,发表评论、散文、诗歌等百余万字,获全国性文学大奖17次。搜索13755133397陈学斌原创散文或陈学斌教授传统文化讲座可看到作者许多近作和视频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