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休息了一天,今天早早就到办公室平台喂鸽子了——上星期,每天撒下玉米渣,不消一会儿工夫,那只鸽子就会飞过来啄食。

可是今天,左等不来,右等不来,就出去开会了,期待开会回来能看到那只鸽子。

回来还是没见鸽子的踪影。

中午了,玉米渣还在平台上。

太阳快落山了,玉米渣还在,鸽子依然杳无踪影。

难道是鸽子飞回自己家去了?

我不禁想起六天前的那一天早晨……
上个星期一早上到办公室上班,发现平台上飞来了一只鸽子:白色的短喙,深灰色的头,浅灰色的身,灰黑相间的翅膀,深灰色的尾巴,可是那双爪子却是红色的,在灰白的底色中透着唯一一点亮色。鸽子见到我也不躲,竟然盯着我看。

我没养过鸽子,不知道这只鸽子是长途飞行中的偶尔歇脚,还是受伤或者生病了偶尔流落此处?但不管是什么原因,陌生的鸽子是我的“不速之客”,必须要尽点地主之谊招待一下。

不知道鸽子喜欢吃什么,就网上查,手头正好有没有吃的坚果,就敲碎了喂它。
中午,食堂吃饭带了点米饭回来,用水泡一下喂鸽子。下午鸽子不愿在平台上休息,竟然飞进了办公室。难道真的受伤要常住下来?于是我找了一只纸箱子,简单给鸽子做了一个临时之家。下班时,又去看了一下鸽子,见它在平台上悠闲地散着步。我把中午剩下的米饭都喂了鸽子,又用烟灰缸盛了清水给鸽子喝。不过,我心里还是盼望着它没有受伤或生病,期待它能够早日飞回家,和它的父母兄弟姐妹相处在一起。

星期二一早去办公室的路上,心里还在想着鸽子的事,既希望鸽子能够飞走回家,又期待鸽子能够住下来。当我推开门走上平台的时候,鸽子,竟然就在我的脚边。我们,离得这么近,我们四目相对——在鸽子圆溜溜的小眼睛里,竟然有孤独的气质——昨天还是怯怯的眼神,充满着恐惧,今天就有了一点亮光,孤独里透着一点点自信了。
我赶紧给鸽子找吃的,带来的坚果自然成了它的美食。不过,最要紧的事,还是寻找鸽子的主人。我立即拍照发到群里,询问怎么才能找到鸽子的主人。大家纷纷出主意,我按照大家的建议,找到了鸽子的脚环上模糊不清的电话,打了几个,竟然真找到了它的主人。可是主人离南京太远,就不要它了,让我随便处理。我看着可怜的鸽子,猜想鸽子大概是找不到回家的路了,就喂养它吧,等它能飞回自己家的那一天。

晚上特意去超市买了玉米渣。从此,鸽子就不吃米饭了,而且不再离开平台,还时不时的飞进办公室,睁着它那圆圆的小眼睛,东瞧瞧,西望望,间或盯着我看。这鸽子,好像认识人啦!
一连几天,都是我一上班,先到平台看鸽子、喂鸽子。也有两天我来得早,不见鸽影,可是一会儿,鸽子就咕咕咕地飞回来啦,眼巴巴地望着我手中的玉米渣,好像在说:饿了饿了,快给我吃吧。我就抓一大把玉米渣,让鸽子吃个饱。

原以为我和鸽子就这样会一直相处下去。可是就休息了一天再来办公室,竟然再也见不到鸽子了。早上撒了一地的玉米渣,等它来啄食,它没来;中午也没来,等到太阳落山,依旧没有鸽子的影子。

我知道,我大概再也见不到鸽子了。我与鸽子的五天情缘,也就结束了。

只是我希望,它只是在我这休息了一个星期,现在有体力飞回家去了。

回家也好。

鸽子,祝你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