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月亮湾的笑声

图片;收藏

文字;老罗






《我的荷尔蒙何时释放》


夜挑逗着春梦

膨胀了诗意的荷尔蒙

相思如泄

嶙峋的冲动

碾碎词典

拾起一串文字

挂在风中

煎熬成殇洒向了云天

飘向远方

飞向心仪知己红艳的身旁

梦里与心中女神缠绵……!



《庚子年正月守望》


莺歌燕舞三月天,

乱风凌空的病毒直上青云。

大自然隐形的纤手,

开启了最原始的生命之门。


饮食男女,食色性也,

是男是女谁不怀春?

雌雄荷尔蒙渴望着纠缠,

肌肤的厮磨发韧于亲密接吻。


遗憾,庚子之年彻底失衡,

黎明不像黎明,黄昏不是黄昏。

在口罩蒙面的大江南北,

嘴唇已经无法飞吻对方的前阵。


呼吸被囚禁于宫纬,

嘴巴被安装上了门禁。

连接世界的通道,

只有一双双惊悸的眼睛。

距离不断地升级维度,

冲动是不共戴天的敌人。

所有的目光都不怀好意,

所有的觊觎都别有用心。


相思萌动成了季节的囚徒,

分不清绝色西施还是东施效颦。

男欢女爱已是异想天开,

以身试法者必定九死一生!


这个春天已经来得太晚,

蛰伏的荷尔蒙早已苏醒按捺不住。

期待接吻先对着镜子示爱,

曾经奢望梦想祈祷成真;

相約午夜、释放荷尔蒙三天才行。





尘世如梦,岁月匆匆,年华似水,痴心谁懂? 此生不相拥,来世是痴梦。 真情成凄空,痴心皆朦胧。



  曾因你消瘦脸庞, 曾因你辗转难眠, 曾因你牵肠挂肚、曾因你魂牵梦萦。 曾因你惆怅了心房, 痴痴想,默默望,不愿镜花水月空一场,南柯一梦不相共。 既使近在咫尺难相逢,有缘无份终成风。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 余生用心灵相守、余生让心灵等候。



今世情,余生还。前世缘,今生盼。 若无缘不会重见?若有缘为何成期盼。有缘无份;上天安排、 命中注定的一份无法成就的情缘! 人生路短,还有多少时光让俺去期盼? 还有多少精力容我去痴恋?!


免责申明;


把文字创作作为艺术欣赏、千万别对号入座;如属雷同、冒犯失礼处望海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