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组《初荷》拍了好些天了。翻翻日历,那是4月26日,竟然八天过去了。

        一边拍,当时就一边在想一些事情,或曰构思。都说“形散神不散”,而我确实不知道什么会散,什么时刻会散,又会散到什么程度。

        借着今天五一假期,把该做的做了,该还的还了,总算偷闲出得门来。期待能寻一僻静所在,让我心灵能安静下来,不再有俗世烦扰。

        潜意识之中,意念所到之处,是在去年莲子罢市之后、残荷未成之时,想去拍一组《残荷》,既应了季节,又应了心之所念。然而总被俗世打扰,或是自我懒散的原因,终未能成行,故而一直引为遗憾,甚至耿耿于怀,叹俗世扰身之多,心念不及之烦。

        终至八天前,抛却身前身后事,让心愿做了一回主,只身赶赴那一大片心心念念了一年多时间的莲田。

        然而,在这个季节,却已是满塅水田里初插的荷叶。

        

        有一丝遗憾,更有欣喜。

        残荷是拍不到了。心念中的残荷,是在一片水平如镜的水田里,那些已经枯萎的荷叶,再也撑不起来,因而或萎顿在水面,或倒伏,或斜依,或相扶相牵……平静的水面里,同时倒映着,每一支残荷都以水面为镜对立,或三角形,或圆形,或偶有穿插……呈现着丰富多彩的立体几何形状,让人浮想联翩,让人们心念发散开来,沉思…沉思沓远!

        然而,初荷亦是美的。新生命来了,远观之,心念中却是那襁褓中的婴儿,让人爱不释手。左拍,右拍,前拍,后拍,站着田埂上,周围都是莲田,被簇拥着。对角构图,三角构图,圆形构图……每一次摁下快门,都是满满的期待,都是心念深处的一次美妙体验。

        喜欢拍点花花草草,是我的一种爱好,我也会把一些照片留存起来,做一个文件夹,备注一下日期,作为将来青春逝去后,有翻一翻旧照片的去处,有回忆往事的资料可循。

        而我却真心地不会后期。即使捕捉到了美好的瞬间,即使碰巧有一次完美的构图,然而原图总有或多或少的瑕疵。

        就象这些初荷照片,构图对焦应是大致还行吧,然而水田里泥土的淡黄色却让照片黯然了许多。

        由于不懂后期,也就更不敢问任何大师能否改变水田的底色了!

        拉拉扯扯地叙说了这一通,我已不敢回头去看写了一些什么。管它形散,神散,或形不散,神不散,也不想去归纳。心之所想,笔之所至,写完了也就给了自己一个交待。

        只是情不自禁地又想了一出:待到荷花含苞、莲子堪折之时,再来旧地重游一番;又,再到秋收荷残之际,仍要圆那拍摄一组《残荷》之梦!

        笔触至此,不知何去何从,搁笔为好吧,感谢美友们捧场啦!

     ———————5月4日写于塔山公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