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地乡的大东沟,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杏花村。

为了赴一场杏花的邀约,我们几人六点半就从县城出发,沿伴山公路一路向南。半小时后一轮红日从山边虎头虎脑探出头,我们也到了目的地。

新地乡属于山区,下车后才发现今天风大风冷,翠绿色雪衫在半山,山顶白雪皑皑,山下杏花正在风中灼灼盛开。沿沟数百米,花树灼灼,淡红褪白似云霞,杏蕊梢头香。一场杏花盛宴已经启动。

同行有我的小美女同事,她穿着大红汉服,在杏花林中游走。像从汉唐穿越而来,也像从山野中逾世而出的一个美丽精灵,是我们镜头下捕捉的一个又一个生动符号。

各种节日,“吃”是永恒主题。喜辣可以看那红艳艳的香辣牛肉干;喜奶味产品有牧民自产香醇奶酪干;好吃点的黄澄澄香喷喷的大囊;好喝的可以免费品尝绿色健康的晟通牧羊人啤酒,绝对爽歪歪。

看到瓜子就想起我的瓜子牙,以前磕别人的,现在本地也有品牌了。各种包装口味的“疆小闲”瓜子,可以共度悠闲时光了。

这些绣品可真漂亮,原来是我们北庭绣房的娘子军们做的。抱枕、丝巾、头饰等。车师古道、花儿沟就在丝巾上铺开炫酷山水,无不带有北庭特色。

走过一家饮料摊位,这里的东西倒不特殊,酸奶等都是日常食品,看摊的人穿着有特色。原来是吉木萨尔县中石油加油站的第三产业,都很拼啊。

这边,这边,居然是新华书店的一个书摊,在碎片化阅读的今天,看见纸质书格外亲切,像老友久别重逢。

东边山脚下的一片杏花吸引了我,远远看去,林边烟尘四起。好奇心让我飞奔而去。

一个牧民骑着摩托车在路边望着烟尘,我问他发生了什么,他说他的马赶不回来,他们正在赶马。我说我想拍马,他说你坐上摩托车,我带你去。我二话不说就坐在了摩托车上,再次领略了在山道上飞奔的感觉。

  七八匹马在田野里放肆地奔跑,从沟上、垄下。一冬天的自由放牧已经让它们习惯了自我放纵的快乐时光,看样子真心不愿回去啊!

往回走的时候碰见了母子两个牧民,她们的脸也晒得黑黑的,小孩只有7岁,蹦蹦跳跳的,母亲笑眯眯的。一路与她们聊天,我问:你们去哪?母亲汉话说得不太流利。小孩指着杏花林上面的半山说:我们去那里。我看着小家伙笑着说:你们去那做什么,你上学了吗?他说:去看牛羊,上学了,今天休息。他们家有40只羊,8头牛。

又是一片杏花林,汉服社的美女帅哥们在林中游逛,感觉穿梭到了汉家岁月:孤村芳草远,斜日杏花飞。春日游,杏花吹满头。

杏花节的开幕式在热闹的阳光中终于开幕了。女子大鼓舞将节目推向高潮,鼓舞者的女子们看起来年龄都不小了,但她们的精气神儿、打鼓的气势,使她们像在战场上挥动金戈铁马的战士,面对任何困难都不退缩、永不言弃。

游人络绎不绝地来到山上,骑行者、漂亮的小孩、老人,一张张笑脸与杏花互相明媚。能够有今天,不能忘了我们国家众志成城、守望相助的付出。

每天看一朵花开,就像每天看生活展开了一张笑脸,幸福像花儿一样。

作者:何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