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25

石林兄弟,妻子闺蜜的小老公,生活在历史文化名城大淮安,家住美丽的大运河畔,交往多年,感情愈深。


石总爱玩、爱闹,心胸宽广,我们虽工作不同,地域各异,但琢磨不透的是,有一种魔力让我们情感相连,难舍难分,又彼此珍惜。


多年前,妻子随军来京,办理手续时间紧,我急受命回到淮安,找到妻子闺蜜协助我去办理随军手续。


初见妻的闺蜜,她们都一样,是个即年轻又充满活力的小姑娘。


出去办事,她时而打车,时而奔跑,我也是一路小跑,仅用半天时间就办完所有手续。


慢慢地,两家人相距两地,成家立业,彼此联系,又彼此为家庭事业而打拼。


过往中,有时很长的一段时间,彼此没时间联系,更没时间一起相聚,但在彼此心里,我们时常不忘,牢牢记住这份难得的感情,有事没事,经常拿出来唠叨唠叨。


石林弟弟家风特别严谨,然生活过得又是特别的随性,这份洒脱和不拘一格在叔叔阿姨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妻子不止一次对我说,阿姨太好了,经常发微信,都是闺女闺女地称呼:注意安全,有空就回来看看,做好吃的给你吃,全家回来玩玩……


听到妻的述说,我感动得热泪盈眶,一幕幕往事呈现眼前。


每次带着孩子回淮安,妻和闺蜜便成为死党,他们聚会,逛街,吃小吃,走访同学,唱歌聊天……


更多的时候石林兄弟开车来接,往日的情谊愈加纯厚,不知不觉,我和石总便成为死党,有事没事总爱联系,甚至比他们还铁。


石林兄弟拥有一颗感恩之心,“滴水之恩当涌泉之报”。


来京就医,我的朋友帮助就诊,他怀抱家乡特产和白酒,火车站出来就去看望帮忙的哥们,让我们非常感动,石总与人交往之道甚好,他满怀诚意而来,他做的很多事会让你感动良久。


有时他们来京游玩,我们工作又特别忙时,照顾不周之时,石总从来没有怨言,我只是抽点时光有限关照,他们没有丝毫的责备。


而我们回到家乡,叔叔阿姨的家宴和饭店安排的桌席都是尽善尽美,都是最正宗的淮扬菜,这种礼遇让我为之感动。


石林兄弟对钓鱼的爱好非常执著,因为叔叔阿姨也是一个钓鱼迷,最幸福的家庭就是一家人有着共同的爱好。


外出钓鱼,以前是父子一辆摩托车,现在是父子一辆越野车,一出去就是一天,带上渔具,带上食品,走得很远,在号称鱼米之乡的河湖中寻找自己喜欢的水域。这种喜好,这种乐趣,这种运动,是陶冶情操,怡情养性的最美境界。


到他们家,叔叔阿姨会把野钓的小鲫鱼,野生龙虾,白条等杂鱼精心烹饪,让你沉迷于美食之境,不能自拔。至今,我的照片还保存阿姨做的很多美食图片,有刺身对虾,蒜蓉芦蒿,清蒸闸蟹,大煮干丝,软兜鳝丝……


每一道菜都是那么精致,那么完美,吃在嘴里,唇齿留香,让你觉得淮扬菜就是这个味道。


一家人钟爱的是喝酒,俗话说:无酒不成席。无论每次回家还是他们来京,酒成了不可或缺的饮品,好长时间不见,好多话无从聊起,天南海北,诉说的都是久别从逢的高兴和即将离别的不舍之情。


叔叔一家人都是性情中人,阿姨口直心快,慈善心肠,叔叔爱热闹,爱交谈,石林兄弟雄姿英发,爱家庭爱旅游,石总爱人也是事业型,忙于教育事业,把培养孩子放在首要位置,成就斐然。


孩子小的时候,到叔叔家里做客,一句话:我想去钓鱼,忙的得叔叔阿姨又挖蚯蚓,又准备鱼竿,在蚊子施虐的夏夜,坚持了几个小时,真心不易,对叔叔阿姨是又佩服、又敬重。


石总一家的生活令人羡慕,简单而满足。虽然房子不止一处,但都是非常的舒适,不去追求简单的高大尚,而是在乎生活的品味,自己设计的装修风格,喜欢什么就尝试什么,坐在客厅,一些图案各异的盘子把背景墙点缀得很有特色。


一只泰迪犬是一家人的最爱,一只普通的动物,不仅给家庭带来了欢笑和活力,还被一群善良的主人们关爱呵护着,其乐融融,自由自在。


石林兄弟和我们一样,爱家庭,爱孩子,爱旅游,爱生活。


每一年,他们总爱去外地游览一番。一家人,在一起,融入自然,享受自然之美带来的无穷乐趣。


春节至今,疫情严重。


春节期间,石总精心计划的聚会也被疫情搅黄了。由于疫情严重,无法见面,只在微信闲聊,消解苦闷无聊的隔离生活。说好的约定不能实现,想想那种阔别畅聊,无拘无束的相聚是多么地奢侈。


回忆往昔,回味无穷;展望未来,更加美好,我和石林兄弟一家人,会感情更近,走得更远!


我想说,兄弟:


还记得盱眙相聚吗?彻夜未眠,畅聊人生,永不能忘。


还记得里运河闲逛,领略苏北运河风情,闲庭逸致吗?


还记得石塔湖的小吃吗?炸干子的味道让往事萦绕。


还记得鱼塘垂钓吗?春节出行,叔叔阿姨兴致不减,助孩子雅兴。


还记得中途停车,留下永远的南船北马照片,感受淮盐的博大与悠久。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人的一生很短暂,庆幸与叔叔一家人相识、相往,往事如风,吹在春天里,希望心随所愿,待疫情散去,再续如花似锦的美丽前缘。


愿春风送暖入屠苏,夏花烂漫飘如雪,一切安好如初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