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七一年四月二十二号,一声长笛将我从天府之国带到了西南边陲。于是我有了个特殊的名字____支边青年。

这就是我的连队

这座水库就是我们当年用一担土,一担土堆积而成的。快五十年了,我依然尚能寻找到我们这群知青的足迹。

这是我们当初建造的营房,墙里的土基是我们一匹一匹打出来的。一天一百匹,从挖土,轧草,搅拌,制作,凉干后堆放。那个时候,谁的手脚没有一道道的裂口,痛,痛极了,但赤着裂口的双腿还得踩在泥土中搅拌,裂着口的双手依然还得将泥土置于木框中一匹一匹的去完成一天一百匹土基。

香叶,种植香叶是我们农活的一部分。在那天晴一把刀,下雨一团糟的土地上种植香叶,我们经历了太多太多的故事。收获后的香叶,蒸出的香精,直接运到广州,可卖到三百元一公斤。香精最后被加工成了各种品牌的香水后,便销往到各地。

四十年后的十三连水库

连队的公路

连队的仓库围墙

连队的食堂围墙

宿舍墙上的黑板,连队的宣传阵地。

在我们支边四十年之际,我随我的战友返回到了连队。身边的这间屋,就是我曾经居住过的。留个影,仿佛我刚出门,又要参加农田劳动一样。

支边四十九年了,感叹弹指一挥间。历历往事翩翩至,青春已去不复还。我曾在此抛血汗,回首往事无遗憾。梦里多次游故地,惊醒依旧疑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