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刘晓东的同学苏海宁来访,其妻张莉莉也一起来了。饭余茶后,刘晓东和苏海宁坐在沙发上小酌着两盅,正东聊西聊的。江小冉收拾着餐桌,张莉莉也一起帮忙,而后两人来到阳台,坐在藤椅上聊着天,聊的火热,也聊的很多。

张莉莉经营着一家服装小店,近几年生意越来越惨淡,已经关门大吉。江小冉经常去光顾她的门店,也是她的老常客,忠实的消费者。

最近,张莉莉改做生意了,带来一套高档化妆品给江小冉免费试用,江小冉有些不好意思地问:“多少钱啊?我付款给你。”

“嫂子,不贵的,就两千五,免费给你试用的,你不用打款给我,这是我们公司的返利,家里还多的是……”张莉莉说着,硬是把江小冉的手机给夺去放回到茶几上。

江小冉不喜欢占人便宜,毕竟这两口挣钱也不容易,何况苏海宁几年前下岗,一直也没有工作,忙说道:“这多不好意思?”

“没事,嫂子,你太客气了……”张莉莉客气地说着,脸上一直洋溢着笑容,似乎已经走出了困境,事业又有了新的方向,又有了新的发展。

“海宁最近在忙什么?”江小冉转移了话题。

“他呀,和我一道创业,是我的助理……”张莉莉轻松地说笑着。

“哦,你是改行做了化妆品生意?”江小冉猜测地问。

“嗯,就是,我已经做到公司在本地区的总代理了……”张莉莉欣喜而自豪的说。

“哦,你两口真有能耐!”江小冉夸赞着,也深深的有些羡慕。

“公司总部在津海市,是家实力很强的直销企业,年创利润数十亿……”张莉莉滔滔不绝地阐述着公司美好的前景……

“哦……”江小冉听得入迷。

“哥嫂你俩都退休了,在家闲着也是闲着,不如也加入我们的直销,余外再多挣点钱。我和海宁租了套公寓做为工作室,已经吸收上千会员,每日都有讲师辅导如何创业,如何做好直销,如何及时把握机会,哥嫂也来听听课,一定也会受益的……”张莉莉继续的述说。

“哦……”江小冉继续的听着,张莉莉继续的讲述:“凡是加入公司会员,业绩良好的,公司还组织去新马泰旅游,可以带上自己的父母亲,费用由公司全包……”

“哦……真好……”江小冉羡慕着,也有些心动。

“也就是说加入公司的会员,推销公司的各种产品,而且你只需推销两个人,然后这两个人各自再推销两个人,就这样无限的发展下去,人会越来越多的,你得到的提成也就越多,银行卡每日都会有进账,少则几百,多则几千,我现在每日都有几千至上万的进账……”张莉莉兴奋地说着。

江小冉更是心动,颇感兴趣地问:“哦……是吗?那加入你们公司会员需要多少钱?”

“是分等级的,初级只需三千九百九十九,中级七千九百九十九……”张莉莉耐心讲解……

时间过的很快,已经很晚了,刘晓东不胜酒力睡倒在沙发上,苏海宁却好好的,张莉莉不好意思的告辞。

“走了嫂子,要是感兴趣,你和哥可以随时过来听听课……”张莉莉说着,和爱人苏海宁出了门。

“好的……”江小冉客气的送走了客人,心里真的是有些心动……



清晨,刘晓东还继续的睡着,江小冉却早早的醒了,推搡着爱人说道:“还睡呢?一天就知道吃了睡,睡醒了吃,我们也应该考虑做点什么,充实下自己,多挣点钱也没什么不好的,你说呢?”

“哦……说什么呀?”刘晓东困倦地伸展着胳膊有些不耐烦,继续的说道:“你心里想的我清楚的很,你要感兴趣你就去听听课,了解了解再说,我一个男爷们肯定做不了推销化妆品的事情……”

“再说了,不要看着别人挣点钱你就眼热,现在到处都是直销,到处都是传销,处处充满了金钱的诱惑,凡事还是谨慎些好,你不是还干着兼职会记吗?要多少钱才够啊?”

“张莉莉给我看了她手机,有公司的宣传照片,产品车间,直销营业执照……”江小冉继续说。

“哦,你要喜欢你就去听听课再说,我太困了,再睡会……”刘晓东又继续的睡过去。

“你就知道睡,什么都不感兴趣,就知道玩你的摄影,也没见你玩出什么花样……”江小冉唠叨着起了床……

“妈,你和爸爸都退休了,没必要再去挣什么钱,我们家又不是多么缺钱花,你俩每天出去活动活动,把身体搞好比什么都重要,现在社会上的传销都泛滥了,不要去搅和那不知底的浑水……”吃早餐时儿子关心地说。

“也是啊,身体不好,有再多的钱又能怎样呢?今是这个明星,明是那个名人,患了绝症一样的没招……”江小冉忽然的明白了些什么,儿子已经成了家,有着不错的工作,明年又该是哄孙子的时候了,哪有什么时间去折腾的……

“想通了就好……”刘晓东附和道,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忙又说道:“你收了张莉莉的化妆品,给人家钱了吗?”

“张莉莉说是免费的,不让我给她转,昨晚他们走后我还是给转了过去。”

刘晓东瞅了瞅那套化妆品,有些不是很满意地说道:“就那么几盒化妆品要两千五百元?你们女人的钱真是太好挣了,也没见你的皮肤好多少,我一辈子从不擦油也好好的。”

“好了,大男人家不要婆婆妈妈的,女人就是喜欢用化妆品,喜欢穿穿漂亮衣服,天性就是爱打扮,不像你们男人又是抽烟又是喝酒的,损了身体不说,也没少花钱……”江小冉唠叨起来。

“好好好,天性使然,我也没反对你什么,又是唠叨一堆的出来。”刘晓东说着,几口喝完豆浆去了阳台,打开窗户燃上了一支香烟,他也想戒了,可总是戒不了。

“叮当、叮当……”江小冉的手机想起来,是老同事的电话,前些日就约好了今日去参加个聚会,“你好,苏姐,我刚吃完早饭,一会儿准到……”

“又是你那个苏姐?”刘晓东回过头问。

“是啊,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拒绝,都邀请我几次了,还神神秘秘的样子,让我不要告诉任何人,说是什么基金很挣钱……”

“我看你还是不要去了,什么聚会还神神秘秘的?一定是他们的洗脑会,骗你投入他们的基金,等你血本无归的时候,你再明白就晚了。”刘晓东本能的劝说着爱人。

“是啊,妈妈,爸爸说的有道理,你还是别去为好,你知道的,股市一直在跌势中,基金也都在跌,哪会有什么基金很挣钱?明显的是个套,不要轻易的相信……”儿子也觉得蹊跷。

“唉,算了,我不去了……”江小冉叹了口气,收拾着餐桌。这个社会的确处处是金钱的诱惑,让人都无法适应了。


苏海宁和张莉莉常来家里做客,依然如同往常一样,江小冉炒几个小菜,刘晓东和苏海宁再喝上几盅。饭余茶后,江小冉和张莉莉坐在阳台的藤椅上,依然的聊着天。

“嫂子,其实你可能有些多虑了,我们做的是直销,不是传销,你现在不做,以后再想做就难了。”张莉莉依然是她的直销话题。

“哦……”江小冉附和着。

“我的弟弟也在跟着我做,业绩挺不错,昨天和我父母他们去新马泰旅游了,总公司组织免全部费用……”

“是吧?你弟弟和父母真是享福了,还是你们有能耐。”江小冉说着,看着张莉莉的手机,张莉莉出去旅游的照片,张张神采飞扬,快乐无比……

“嫂子,我们是直销团队,如果你完不成两个下线,我们可以互帮的,你根本不用担心什么的。”张莉莉继续的动员。

“其实真正做起来并不难,我们最初也是找亲朋好友帮忙的,一次不成就两次三次,要有锲而不舍的精神,发展两个下线还是很轻松的,再由下线去发展下线,不怕你不成功,只怕你不去做。我们工作室有专业的营销学讲师,专门针对新会员进行培训……”

“哦,我考虑考虑……”江小冉有些不好意思地说着,心里七上八下的。

“叮铃铃,叮铃铃……”张莉莉的手机响了,张莉莉接了电话,忙说道:“好的,好的,我马上就过来……”

“不好意思啊,嫂子,朋友介绍了几个远地来入会的,正在我公寓的工作室等候呢,我和苏海宁要先走了。”

“哦,那好,你们先去忙……”江小冉忙说着和刘晓东起身送走客人。

生意人永远都是在忙碌着,永远都是在为钱而奔波,直到挣够很多的钱……

“张莉莉又在动员你?”刘晓东问爱人。

“是啊,我都不好意思了……”

“你知道吗?苏海宁说人人都在做直销,直销是大趋势,说我们胆小怕事,鼠目寸光,竟然挖苦起了我……”刘晓东点燃一支香烟,面对着窗外,显然是有些生气了。

“唉,算了,咱们也不去冒风险,不差那点钱,老是再三的强调他们是在做直销,反倒让人起疑,我们也没说过他们是传销啊……”江小冉无奈的说着。

“是啊,我在国家商务部官网查询过,他们是合法的直销企业。”刘晓东说着,也是有些无奈,“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他们去干他们的,我们过好我们的日子。”

“人人都去做直销,人人都找亲朋好友来帮忙,该找的都找完了再去找谁?下一个直销产品也要以此类推,去找亲朋好友来帮忙?我看都做不了亲朋好友了,只是一锤子的买卖罢了,富了的也只是塔尖上的人……”刘晓东有些感慨万分。

“产品价格虚高数多倍,在直销模式下走着传销的路子,到底是合法还是非法,这样的直销就是大趋势,很可笑……”刘晓东无奈的思索着,又燃起了一支香烟……


最近江小冉脸上起了些小珍珍,而且火辣辣的, 去医院看了医生,医生说是化妆品引起的过敏,给开了几样药,还有一个疗程的面部水疗,开支医药费两千五。

医院里人山人海,清静惯了的刘晓东焦急急的,陪着江小冉在医院待了整半天,终于出了医院点上了一支香烟。

“我看你还是别再用张莉莉的化妆品了,就当扔了五千元吸取教训……”刘晓东望着江小冉那潮红色的脸说。

“医生说我不适合用那个品牌的化妆品,最近有好多来看病的都是因为用了这个品牌出现过敏……”江小冉说着,也庆幸着自己没去做此化妆品的直销,若是推销给亲朋好友出现问题,自己的心里会很不好受,亲朋好友又会咋想呢?

“以后别再乱用化妆品了……”刘晓东吸着烟,和江小冉一同走着,迎面却巧合的碰上了苏海宁。

“哥,嫂,你俩去哪了?”苏海宁客气的问。

“哦,我们闲着没事,逛了逛大街……”江小冉忙抢着说,担心刘晓东说去了医院,免得双方都尴尬。

“就是,就是……”刘晓东附和道。

“哥嫂到我家里去坐坐……”苏海宁客气地说着,和刘晓东握了下手。

“哦,再不了……”刘晓东客气地说着,心里虽有些不愉快,但也不能表现出来。

“走吧,都到家门口了,又多日没见,去我家聊聊……”苏海宁甚是客气,硬是拉着刘晓东进小区门口,刘晓东和江小冉无奈的去了苏海宁的家。

“张莉莉不在家啊?”江小冉进屋问道。

“她去津海总公司参加表彰大会了,就我一个人在家。”苏海宁说着,利索的倒了两杯茶。

“哦,张莉莉真有能耐……”江小冉夸赞着,欣赏着鱼缸里的鱼,刘晓东欣赏着阳台上各式的盆花……

“哥嫂你俩坐沙发,品尝下我老家邮过来的新茶碧螺春……”苏海宁热情的说。

“哦,好,我们尝尝……”刘晓东客气地说着,和爱人一起做到沙发上,然后和苏海宁东拉西扯的聊了一阵,苏海宁忽然站起拿了个保健药瓶过来。

“嫂子,给你推荐个保健品,这个是专门减肥的,我给你先做个小实验……”苏海宁说着去接了一杯清水,又从油烟机上弄了点油污过来。

“哥嫂你俩看,这是一杯清水,我把这点油污放进去,这杯子就如同是我们的肠道,里面充满了油脂,人发胖就是因为体内的油脂过多造成,那么为了减肥,我们完全不去吃油腻的东西是不可能的,所以你尽管放心的去吃,请看我把这一粒药放进去……”苏海宁说着把胶囊旋开,里面的药粉撒入杯子,然后轻轻地摇晃着说:“你瞧,神奇不?”

刘晓东和江小冉专注的看着,只见杯内混合的油污不见了,水恢复的清澈如初,江小冉激动地说:“哦……油污不见了……”

“是啊,肠道的油脂没有了,这样就达到了我们减肥的目的……”苏海宁兴奋地述说。

“嫂子现在有些发胖,特别需要关注身体的健康,因为肥胖而引起的病太多了,所以这个减肥保健品特别适合你。哦,对了,你们看我是不是胖的要死,我也在吃,今天的药还忘吃了……”苏海宁说着从药瓶里取出两粒吞了下去。

“多少钱一瓶啊?我也试试……”江小冉激动地问着,刘晓东暗自踢了一脚江小冉,然后忙说道:“不错的减肥药,你先吃着,等你减瘦了,我们再试用……”

“哈哈,行啊……”苏海宁笑着,忙又站起去拿开水瓶过来添茶,客气道:“哥嫂喝茶,今晚在我这里吃饭……”

“不了不了,我俩今天晚上还有点事,改日改日……”刘晓东忙说着站起,使了眼色给江小冉,江小冉也匆忙站起说道:“是啊是啊,我们先告辞了,谢谢你海宁……”

“哎呀,你俩好容易来一趟,啥事情非要今晚去办?我还想和哥喝上两盅,坐着,坐着……”苏海宁着急地说。

“真的有事情,我们改日再聚……”刘晓东是铁了心要走……



张莉莉的生意是越做越好,一年多时间已经发展了不知多少的会员,而她就是该地区金字塔模式上的尖端人物,底下是无数的下线和下线,无数的提成源源不断的集中到她的账户中。

津海总公司表彰了张莉莉,奖励了三十多万的进口车一辆,而做为助理的苏海宁也被奖励了二十多万的国产车一辆。

张莉莉可是风光发达了,除带着家人去国内游,去国外新马泰游,也带着团队的精英去国内外游,实实在在的一个成功案例。这个成功案例激励着更多的人去搞直销,更多的人搞着五花八门的连自己也不知道的是直销还是传销。

刘晓东和江小冉每日都出去晨跑,大清早的就会见到小区门口的二层铺面里老头老太太们在频繁进入,人数众多,也不知是在搞什么。刘晓东和江小冉晨跑回来的时候也是老头老太太们出来的时候,个个手里都拿着些如雨伞、洗衣粉啊什么的。

“这些老头老太太们在干什么?”江小冉终于忍不住问着爱人。

“还能干什么,给点小恩小惠,把他们都通通的诱惑住,吸引更多的人进来,然后在适当的时机进行收网……”刘晓东有些无奈的猜测着,这些小把戏常骗老年人的。

“是在搞直销或是传销?洗脑的工作室或窝点……”江小冉疑惑地自言自语着。

“你那个什么苏姐还继续和你联系吗?”刘晓东忽然问起,深怕经不住诱惑的爱人也上当受骗。

“哦,她啊?她被骗入传销,投了二十万的什么基金,顶层负责人跑了……”江小冉有些痛心的说着,然后又心情沉重地说道:“其中十万是借的私人高利贷,债主天天上门催债,她给我打电话想先借点钱,我说要和你商量一下才能决定,她一直哭哭啼啼的,之后也没再来过电话,我害怕你生气也就先没跟你说。”

“是吗?她要借多少?”刘晓东惊异地问。

“十万。”江小冉轻声说。

“十万?”刘晓东更是吃惊了,“好家伙,一张口就是十万?你是不是还有些同情你这个苏姐啊?”

“什么基金会有很高额的回报啊?值得她借用高利贷去投入基金吗?她是昏了头啊?洗脑给洗成这样了?你是干了一辈子会计的,这帐你应该清楚啊?换是你,你会借利滚利的高利贷去投资基金吗?”刘晓东不可思议地问。

“是啊……”江小冉忽然的有些明白。

“你呀,以后别再跟这样的同事打交道,不要经不起诱惑,不要随便就上当受骗,就像苏海宁给你做的那个减肥的小实验,你立马就心动了,脸上的伤疤还未好就忘了疼?”刘晓东说着掏出钥匙开门。

江小冉去厨房做早餐,刘晓东坐在沙发上看着微信,微信朋友圈里也渐渐的多了各种的广告出来,这个在做微商,那个也在做着微商,这个在做化妆品,那个在做保健品,那那个在做健身品,五花八门的,充满着各式的诱惑……

吃过早餐,收拾完餐桌,江小冉也习惯性地坐在沙发上看手机,看微信朋友圈,这点个赞那点个赞,看看这个做微商的,那个做微商的……

“朋友圈里的东西还是少看的好,有些是在做微商挣点小钱,有些未必是在做微商,是在微商的掩护下做着传销,鱼龙混杂,难以分辨,都是先从亲朋好友来入手,最好不要去招惹他们……”刘晓东小心地提醒。



金钱的诱惑力还是蛮大的,刘晓东的远房表妹没有工作,为了过上富裕的生活,也搞起了直销,直销生意也是越做越好,正大力迅速的发展着会员,拥有了众多的下线,成为了地区的总代理,顺应着直销的大趋势,紧紧地跟上时代的步伐。

刘晓东曾劝说过这个表妹,她做的这个项目涉嫌非法传销,让她不要再去做,可是表妹却不在意的说:“表哥,你看看做直销的,多的去了,反正我没见谁出什么事,管他直销还是传销,白猫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

刘晓东哑口无言,只好感叹这个社会上的人都疯了,被金钱诱惑的不知所以然。已经被洗过脑的人,就是十头牛也拉不回来。

江小冉的表姐也搞起了直销,兴致勃勃的来到家里找江小冉。

“表妹,我经朋友介绍正在做直销,公司前景很好,产品遍布全国各地,享誉全球,一次性投入一万九千八就是会员了,可以终身享受公司的福利。目前咱们地区还很少有人做这个项目,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你看看我手机上的视频,很多知名人士都在代言该产品,电视台也常有公司的新闻播报,是家正规的直销企业……”表姐滔滔不绝地阐述,脸上洋溢着要大干一番的雄心。

“哦……”江小冉也已经耳闻目睹了许多,不再有了什么激情,不再有了什么冲动,平平淡淡的反应。

小区门口的那个二层铺面是个传销窝点,前几天刚被工商局查封了,老头老太太们成千上万的钱都被一一骗走了……

江小冉大概的看着表姐手机里的视频,无非也就是企业宣传,产品宣传,企业大楼下的公安派出所的照片,国家重点保护单位的牌匾照片,领导人视察的照片……

“咋样?我租了个铺面做工作室,在新华街七十八号,有专业的讲师授课,你可以过来先听听课,一定会受益的……”表姐继续耐心地说。

“哦,有空再说吧……”江小冉附和道,永远也学不会拒绝,怕难为了对方。

表姐和表姐夫是工厂的工人,生活状况不是很好,表姐下岗后就在做些小生意,去年又做起了美容按摩,江小冉经常去照顾表姐的生意,前前后后也差不多花了快一万。

刘晓东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一直的没有说什么话,对这些乱七八糟的直销或是传销反感透了。

“一个家里有一个做直销的,全家人都会跟着享福,可以带着父母家人去旅游天下……”表姐依然在游说着。

“行啊,表姐,哪天我去你那里听听课,入不入会的慢慢再说……”江小冉婉转地说着,也有些心急了。

“那好吧,改天你过来听听课,真的会改变你的思想,改变你对人生的看法……”表姐说着站起来,“我先走了,我要去工作室,有好多事还要忙……”

“哦,表姐再坐会呗?这么匆忙的……”江小冉客气地说着,看电视的刘晓东也忙站起来。

“不了不了……”表姐是真忙还是假忙,还是感觉到主人有些冷清,反正是走了……

“瞧你,坐在沙发上一直看电视,一声不吭的,一点也不热情,表姐心里肯定是不舒服了……”江小冉埋怨。

“是吗?我也没见你多热情啊?”刘晓东纳闷地说着,瞅着爱人。


生活就是这样,人人都在为钱而奋斗,没有钱就无法生活,商铺做不下去,电商也做不好,微商也只是挣点小钱,人人都想抓住先机,热火朝天的扑向各类的所谓的直销,有的人富的流油,有的人倾家荡产。

刘晓东那远房表妹的梦想很快也破灭了,资金交易的网络账户被查封,高额的返利没有了,投入的资金也没有了,无数的下线涌入到这个表妹的家里,涌入到这个所谓的地区总代理的家里,他们讨要说法,讨要着投入的巨额资金。

这就是没办法的事情,无数的下线找着这个所谓的地区代理要着投入的钱,到处筹款也还不清,卖了房也还不清,逼得走投无路又去拉高利贷还账,一屁股的账,然后又被高利贷追着还账……

值此,依然的还有人在冒险去做所谓的直销,顺应着大趋势。江小冉的表姐依然在奋斗,依然在努力,依然在坚持不懈的发展着下线,依然再三的动员着江小冉。

江小冉也一直没有去过表姐的工作室,去了又有什么意义呢?刘晓东核实了该公司,一直没有取得合法的直销牌照,所以,目前所谓的直销是违法的。

刘晓东再三的告诫江小冉,不要做无头脑的事情,不要去羡慕那些已经成功的人士,尽管他们拥有了豪车,拥有了豪华的别墅,无数的钱财,那是他们及时的抓住了机遇,也是他们的命运,认准了真正的合法的直销企业,我们即使想做也要合法,切忌盲目跟风……

“表妹,我知道你怀疑我们是在搞传销,那真是你误解了,我们公司已经递交了直销牌照的申请,很快就会审批的。公司经常上电视报道的,是国家重点保护单位,公司大楼下就是公安派出所,他们搞传销难道国家不管吗?公司有那么大的胆吗?网上乱七八糟的传言是不可信的……”表姐给江小冉不时的发着微信,似乎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感觉,刘晓东也瞅了瞅。

“上电视台是事实,那是电视台报道企业风采,很正常的事情,但是并无报道该企业正在申请直销牌照中,递交了申请不代表就能取得直销牌照,还要调研企业是否合规合法的经营,不是半年一年就能顺利取得,没有直销牌照就是不合法经营……”刘晓东解释着江小冉心中的那团疑虑。

“你表姐已经被洗脑,十头牛也拉不回的,她想去冒风险就让她去冒风险吧,但愿公司能顺利取得直销牌照,那样也就合法了,我们不去冒这个险……”

“是啊,这个社会真的是混乱了,听说二姨的姑娘也在搞什么生意,租了个大仓库,一大车的货都存放半年了也出不了手,急得焦头烂额,都是缘于金钱的诱惑。”江小冉说着,感觉到很无聊的,一天尽是这些乱七八糟的破事,打开了电视去看。

“唉……”看着微信的刘晓东叹着气。

“怎么了?”江小冉感到奇怪。

“一事没完又来一事,嫂子又发微信来了,邀请我去她的工作室坐坐,听听课,帮忙推广一下他们的产品……”刘晓东无奈的说。

“是吗?多少钱?”江小冉忙问。

“钱到不多,也就是九百九十八。”

“那你还是帮帮嫂子,哥嫂也对我们挺好,帮我们不少忙,别为这点小事为难嫂子。”江小冉诚心的说。

“是啊,我也是这么想……”



好久没见苏海宁和张莉莉了,听说苏海宁搬了新房,刘晓东打了电话,然后和江小冉去贺房,顺便的再聊聊天。

“恭喜乔迁新居啊,海宁……“ 一进屋刘晓东便客气地说着,然后看着大大的客厅又立马夸赞道:”这么大的房子?真好……”

“请坐,请坐,哥嫂空手来就好,怎么还提着礼物啊……”张莉莉快言快语。

“很随便的一点礼物,恭喜你俩,又幸福又能干的一对。”江小冉客气地说着。

“哈哈……”苏海宁笑呵呵的,腆着那又大了些的肚子。

“哈哈,海宁,你还吃那个什么减肥药不?我看,你的肚子又大了一些。”刘晓东开玩笑。

“哈哈……再没吃……”苏海宁有些尴尬,不自然的笑着,去小客厅端茶,江小冉也笑了。

“莉莉,你们现在还在做么?”江小冉问。

“哎呀,再做不下去了,公司产品也有限,本地区的客户也让我们都给做的差不多了,好日子都过去了……”张莉莉有些感慨地说。

“哦,那不再做点其它的什么直销?”

“不做了。不瞒你嫂子的,这些其实都是骗人的,我也都不好意思了,但是带着团队你不做下去也不行,你也得让下面的挣些钱,但是越是往后也越不好做,没办法的,我们现在只能退出。其实,钱也差不多挣够了,也不能太贪心……”张莉莉诚心的说。

“哥微信给我发的那个产品,你们最好也别去做了,没啥前途的,不到半年一年也就没戏了,底层的也挣不上多少。”张莉莉实心的说着。

“哦……”江小冉忽然的明白了许多,刘晓东也明白了许多……


二〇二〇年六月二十一日发表于《丹噶尔文学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