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图片来自百度搜索,谢谢摄影师精彩的技艺。

                        唯美黄花

                             

牛安忠

 

我禁不住惊诧于那漫山遍野、密密实实、连绵起伏的金黄!
是谁,胆敢将皇家的龙袍,轻覆在这蓝天白云之下的一道道山梁,若不是御用之锦缎,哪来这般纯金一样的光亮?!
又是谁,斗胆将王母娘娘蟠桃园里的桃花,偷撒在荀乡的茫茫山野,莫不是孙大圣当年吃剩的桃核,洒落在了这山灵水秀之地,在黄色的海洋里泛起点点浪花?!
 

这就是春天的黄花岭,就是那个走进《乡约》、走进《乡村大世界》,把“太行山最早的春天”告诉世界的人间奇葩。 
她的黄,浪漫中充满了惊艳,她的花,小巧得像贵妇人那枚精致的耳丁,然后串在一起,让纤纤的金条葡蔔在万木丛中,无论是初恋的情侣,还是年迈的夫妇,置身于这天赐的黄金地毯上,都会忍不住抱在一起,留下一段奢侈的回忆。
 

古人早给她起了个形象的名字“黄花条”,她的香嫩欲滴、她的纤肢玉体,让普通的百姓在形容纯清的少女时,也会随口用“黄花姑娘”来赞誉。她的一袭艳丽,富贵贯身,让善于经商的香港人称她叫“一串金”,而自由、开放、多情的韩国人把她请到了自己的首都首尔市,尊封为“市花”,每年的早春都会簇拥在黄花丛中,尽情享受春天的第一缕芬芳。据说,把黄花压在枕头下,睡觉时可以梦见情侣的模样,这是多么的诗意和浪漫!
 

在高速路的绿化带里,你会误以为她是昨夜还没有离去的一颗颗星辰,不忍心加大油门,只想慢慢领略从天而降、镶嵌在绿带上的一缕缕“闪闪金光”。
 

在安泽县290万亩的土地上,有150万亩黄花同时绽放,这其中当属21万亩的黄花岭最为风光、最为奇特。这里的黄花集中连片,层层叠叠,绵延不断,好像是在安泽的东大门,向上党盆地展现着一道金色的“圣旨”,似乎在陈诉着黄花的皇家风范和荀子千年的文化缘源。盘山一条景区路,回旋缠绕在群山之巅,任凭你放开时尚的音乐,驾起心爱的宝车,带上热恋的伴侣,肆意驰骋在爱情的花海里。
 

黄花,并非一花绽放独为春。其间,淡粉色的山桃花、乳白色的山杏花、米黄色的山梨花......,有的是她的贴身侍女,有的是她的信使丫鬟,有的为她牵头探路,还有那千年油松,威武地为她保驾护航,忠实地守卫在自己的岗哨,这番行装,你不由得会想起大唐女皇武则天“武媚娘”隆重出访荀子故里的盛况!
 

这里的黄花不是李清照愁肠百结“莫道不销魂,卷帘西风,人比黄花瘦”的菊花,总是在秋风萧瑟中带给人无限的惆怅;也不是宋人韩驹“道人禅余自锄菜,小摘黄花日中晒”那般小家碧玉的油菜花,就连她的名字都充满了传奇般的色彩。传说,五千多年前,一个名叫连翘的姑娘,陪着爷爷岐伯在山中釆药,爷爷因品药验药中毒休克,毫无办法的连翘姑娘急不可奈,一把抓起身边的黄花塞进了爷爷的嘴里,没想到爷爷死而复生,爷爷康复后潜心研究黄花的药效机理,发现了黄花从根茎到花果的许多药理价值,从此,便用孙女的名字命名黄花为连翘花。
 

多年以来,历届安泽县委、政府领导不但致力于“黄花旅游节”的开发延伸,更是把连翘产业做到了极致。以连翘产业助推脱贫攻坚项目走进了人民大会堂,将安泽的“绿水青山”转变为“金山银山”,把安泽连翘的资源优势转化为产业优势,在“连翘花”上做延伸,在“连翘叶”上求突破,在“连翘果”上深挖掘,全力助推群众脱贫增收。铺天盖地的连翘成为民众脱贫增收乃至致富奔小康的“永续动力”和“绿色银行”。
 

黄花之果为连翘,在人们留恋黄花隐退的思绪里,一颗颗果籽已焕发出诱人的生机。
安泽县连翘资源丰富,
熠熠生辉、随处可见的野生连翘遍布安泽全境,每年7月中旬,浩浩荡荡的采摘队伍成为该县的一大奇景。连翘年产量4000吨左右,占全国总产量的四分之一,是全国连翘生产第一县,享有“自古连翘出安泽”的美誉。2014年,安泽连翘获得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自“荀子故里”这张名片亮相后,“安泽连翘”便成了标志安泽的第二张名片。

 

清热解毒,消肿止痛,降血压、降血脂等功效早已被中医证实,几乎所有的中医药方都不可缺失连翘的影子,就连年轻的青翘也因其药理不同,被广泛用于中医配药。如今,安泽禾清源公司推出的“荀翘茗茶”已远销各地,永鑫集团公司以连翘深加工为主的山西岳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作为全县重点工程,已经破土动工。
中国连翘在山西,山西连翘在安泽。最美的花海,最好的连翘,最优的药品,使黄花不单以美惊艳天下,更将以实用惠及人类

 

黄花岭,是安泽得天独厚地理位置的一个缩影,是勤劳智慧的安泽人民的骄傲;岳阳山,终将以连翘为名片走出大山,走向世界;荀子故里必将以厚重的文化和优越的资源相映成辉,名扬华夏,福泽天下。
黄花怒放不为春,连翘熟时收获忙。美人之美,不唯其表,表里如一的默契才是感人至深的醉美!
独爱黄花不思花,愿为一花守终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