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身微,不作高声语。

不是“恐惊天上人”,是出于对事实和真相的敬畏。

引用《水浒传》里一句非常经典的话,权且为自己壮胆:

只因衣冠无义侠,

遂令草泽见英雄。

(二)

我相信:百步之内,必有芳草。

我更相信:百步之内,必有稗草;凡有水井处,必有鸟人和败类。

武汉解封之日,《方方日记》发行海外。

如此操作,也是神马了。速度之快,效率之高,可与当初G某发表论文相比肩。(坊间说在《柳叶刀》上发表一篇论文酬金2万美元)

(三)

文字,用得好,堪比剑戟,见血封喉;用不好,还不如鸡毛蒜皮。

  “良心作家”方方“红”了,越来越多自发的老百姓却 “火”了——

此前,还从没听说过方方其人,更不用说她的作品了。武汉疫情严重时,从网络上接触过一两篇方方日记,读起来,除了感觉到阴暗、沉重和压抑,还有一丝对作者写作动机本能的怀疑和警觉。

就像看到她在黑夜中避开光明,选取了璀璨星光和灯火照不进的漆黑,啪啪啪一顿狂拍;还有一些,是方方剽窃、夸大了别人蓄意制造的虚假黑暗。

作为已经退出体制、享受着正厅级待遇的大员,曾经“著作等身”,致仕赋闲在家,本可含饴弄孙、颐养天年的她,庚子年春却被几十篇“武汉日记”映红了粉嫩老脸。

(四)

不管你写日记的初衷是出于一种怎样的善意、想揭示一种怎样的“真相”,但你将其交由外贼,授人以柄,成为他们讨伐国家、祸及同袍的“证据”和“凶器”——

把良知卖了,换来狗粮;说不定,洋大人还会扔她一枚镀金的诺牌。

这种行为,与内鬼、家贼何异?

试想,一个家庭里兄弟姊妹很多,都知道父母不完美,有时相互訾议,泄泄私愤,乃人间常情。然而,一旦哪个不肖子孙偷跑到仇家炕头上,一把鼻涕一把泪哭诉自己的父母兄弟,这事就大了。

在中国这片地上,无论黄发还是垂髫,都知道“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的祖训。

不管你如何高贵,很难用几块骨头收买一条即将饿死的狗。

所以有人说:了解了一些人的品性,宁可喜欢狗。

(五)

天雷勾地火。

少见多怪,见怪不怪。物伤其类,其鸣也哀。

方方也不是一个人在与“爱国Zei们”抗战”,其中一个就是原中国作协副主席张抗抗,这位原先“食君禄、为君忧”现在领着副部级养老金的老干部,力挺“方方日记”为“良心”日记,把领着副厅级养老金的老干部汪方比作当代“鲁迅”,把自发起来表达愤怒的老百姓称作“无脑愚民”。

还有骂名昭著、消停许久的法学叫兽何兵,跳出来称方方日记“让人看到了知识分子的家国情怀和责任担当”!

(六)

蜜蜂爱鲜花,苍蝇爱厕所。

据说,力挺方方的,还有一位是叶挺将军的后代。我们都还记得叶挺烈士的《囚歌》吧——

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

为狗爬走的洞敞开着,

一个声音高叫着:

爬出来吧,

给你自由!

 

(七)

一条饥饿要死的狗,决不会轻易被富人收买、反口咬向故主。

住着豪华别墅的方方,穷吗?

她用蘸着武汉乃至全中国人血的馒头,为急于甩锅、虎视眈眈的欧美反华势力递上了投名状。

杨舒平说“美国空气都是甜的”;许可馨自诩“恨国党”、辱骂中国人“贱骨头”——我们不妨原谅她们尚乳臭未干、痛恨父母教子无方。

方方呢?

早有人喊:别让她跑了!

罪你,罚你,夫惟春秋。

好在网间已经传来消息:当地政府部门正在联手调查方方别墅事件。

好查查了。

(八)

方方低估了中国民间的判断力,欧美高估了他们的影响力——他们根本不懂中国人的血性:

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

且不说饿死不食周粟的伯夷、叔齐,不说饿死不吃美国救济粮的朱自清。

就是曾经登上过《时代》杂志,被认为能一统中国、美国人心中的“中国最强者”——枭雄吴佩孚,最终被北伐军打败,在晚年也拒绝为日本人服务,因此被日本人怀恨在心,于1939年被设计杀害。吴用生命保住了自己的晚节,诠释了中华儿郎的气节。

日本进攻上海的时候,杜月笙霸气回绝与日本人合作:我是一个中国老百姓,碍于国家民族主义,未敢从命!黄金荣宁死不与日本人合作,解放后扫大街,也得善终;而张啸林死心塌地追随日本人,落得暴尸街头、遗臭万年。

方方的气节呢?

方方原名汪方——我们不必考证她当年为什么避讳“汪”字。当吃瓜群众因“日记”事件唾弃她的时候,她称网友为“极左法西斯”。

 

为中美建交做出积极贡献的基辛格是了解中国人民的,他在《论中国》一书说过一句很中肯的话:

中国总是被他们最勇敢的人们保护的很好。

我们还不敢奢望那些傲慢无知的外国政客对中国好一些,只要求他们能对中国公正一些,这已经足够了。

(九)

方方递上的投名状,起作用了吗?

欧洲疫情方酣,美国一骑绝尘。

戏精特朗普靠演戏上台,左膀右臂必须配合他演戏,稍有差池就要被炒;遇上问题就退群、赖账、甩锅。

武汉疫情初期,特朗普远在太平洋彼岸得意洋洋地看风景,唯恐这边火势不大。

一边吹牛“没有人比我更了解病毒”,“四月份天气热了,病毒会自己消失”;一边许着空诺。

一副奸商的嘴脸!

走夜路,吹口哨可以为自己壮胆。

吹着吹着,疫情在美国如燎原之火,终于捂不住了,戏精就开始拼命甩锅,甩给武汉,甩给世卫组织,甩给本国州政府,甩给身边的狗头军师……

锅没甩出去,却越甩越大,牢牢地扣住了美利坚。

四月天气热了,病毒没有遵从特朗普的指示“自己消失”,商人特朗普,做梦也不会想到:

一场瘟疫,真的让世界头号霸主”优先"了。

17日晚央视新闻:美国奶农一边把全面5%的牛奶倒入下水道,一边有很多陷入贫困的人排着队等待救济。

这就是美国——我们最初在教科书上认识的美国。

特朗普拼命想甩的锅,说不定就是他作为总统权力最后的墓穴,也为美利坚走向衰落勾画好了轮廓。

美国,从此江河日下。


  (十)

红尘未老身先老​,眼见方方晚节无。

不​明就里的人乍看方方:一手持真相,一手秉正义;左肩擎天理,右肩扛侠义。

细忖:却是一手美金一手欧元。

有些钱​你可以拼命去挣,有些财你可以誓死去守,但不能拿民族大义去做交易。

母亲捂着伤口正疼​,你却拿母亲的伤待价而沽?

尼采曾经说过:

在世人中间不愿渴死的人,必须学会从一切杯子里痛饮;

在世人中间要保持清洁的人,必须懂得用脏水也可以洗身。

今天的方方,能否用自己制造的脏水重将自身洗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