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所有的习惯都被破坏了,受到庚子疫年的影响,我的生活与工作昼夜颠倒,人情冷暖,自不待言。

       一位彼岸的好友忽然上周告诉我,娜菊患上肺癌,我惊愕不已。接连几天没有睡好。本周娜菊和我直接联系,坦然告诉我实情,她说的很轻松,并且发的图标全部都是灿烂的笑容。

        认识娜菊是在美国西南部城市的华人教会,她喜欢京剧,非常投入。为人直率坦诚,做事认真。由于我曾在韩国日本多年,对基督教有一定的了解,因此和娜菊很聊得来。

       她对神的敬拜非常虔诚,查经传教付出巨多。正是因为她的态度感染到我,才静下心来研究圣经。而今她面对生死,笑着说着,让我觉得她纤弱娇小的身躯透出高大的身影,有着一种无穷的精神力量。

       我们生活在怎样的世界?有许许多多的人究其一生都鬼话连篇,做的事情都见不得天日。以自欺欺人的态度极力掩饰着自己的伪善。轻吐一句真言却是那么的艰难......

       是谁免我们的罪如同免我们的债?

南乡一剪梅.花迷离(两首)


花蕊绽亭溪,老树芬芳鹊鹤啼。

寄梦徘徊深眷恋,醒也情迷,醉也情迷。


随步漫新堤,碧绿花坛浅覆泥。

晚暮云霞留照壁,生也难题,痴也难题。

南乡一剪梅.春疫叹(新韵)


春色几时来,疫祸江城遍地开,

且避家中孤赏艳,风满亭台,馥满亭台。


疏落几声哀,噪鹊飞离乱绪猜。

又见云头遮远碧,云也徘徊,人也徘徊。

唯以小令,排遣抒怀。黑夜里我在无声的哭泣。

插图部分选自我好友的作品,在此表示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