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冠状病毒不仅侵害呼吸系统,还会引起肺部以外的多器官功能衰竭。之前有研究报告,在确诊的新冠肺炎住院人群中,高达12%的患者出现了急性心肌损伤,表现为急性甚至暴发性心肌炎、心律失常、心力衰竭等。近日,《欧洲心脏杂志》(European Heart Journal)接连刊发了多篇有关新冠肺炎患者并发心脏损伤的案例。下面我们简要介绍其中的两个典型病例。

病例一


患者,女性,21岁,在新冠肺炎暴发期间因发热、咳嗽、咳痰、腹泻、呼吸急促而入院。鼻咽拭子检测:新冠病毒阳性。生化检查:肌钙蛋白I升高至1.26 ng/mL,NTproBNP明显升高至1929 pg/mL。

胸片:双侧肺部多个病灶融合,心脏扩大(图A)。


心电图:非特异性心室内传导延迟、多发室性早搏(图B)。

超声心动图:严重左室收缩功能障碍。


胸部CT:双侧肺下叶多个病灶融合、磨玻璃样阴影(图C)。

心脏CT:冠状动脉正常(图D~图G),心肌层因水肿而增厚,左室侧壁心内膜下充盈缺损(图N)。


心脏磁共振成像(MRI):在T2短时间反转恢复序列成像上显示左室心肌层弥漫性高信号强度(SI)(图H~图J,心肌/骨骼肌SI 比值=2.2),心肌壁增厚(左室质量指数111.3 g/m²),提示心肌壁水肿。


在MRI 绘图序列成像上,T1数值明显增大(图K~图M,中位间隔部1431 ms,侧壁1453 ms,参考值约1150 ms),细胞外间质容积数值同样增大(图P~图R,中位间隔部29.7%,侧壁61%,参考值约25%)(图O)。观察到广泛的透壁晚期钆强化(图S~图U)。

最终,通过多种影像学检查方法证实该患者在新冠肺炎的基础上并发了急性心肌炎。


病例二


患者,男性,54岁,在新冠肺炎暴发期间因寒颤、干咳、恶心和呕吐入院。在急诊室时患者呼吸急促,呼吸频率32次/分,体温37.3°C,血氧饱和度76%,遂送入病房。


基线心电图:正常,无房室传导阻滞(图2A)。
高分辨率CT:双侧肺部弥漫性磨玻璃样阴影,几乎所有肺叶上可见数个病灶融合(图2B)。

鼻咽拭子检测:新冠病毒PCR阳性。


入院间期给予患者抗病毒和羟氯喹治疗。在住院第13天,由于患者气促症状恶化,遂行气管插管,转至重症监护室。


转入重症监护室的次日早上,心电图显示II导联完全性心脏阻滞(图2C)。
遂紧急行心肺复苏,10分钟左右患者恢复窦性心律。图2D中心电图II导联走纸速度设为6.25 cm/s。图上部显示正常窦性心律,随之进展到完全性心脏阻滞;图中部为心肺复苏时Holter心电图,有伪影;图下部Holter监测到恢复窦性心律。

超声心动图:左室大小和功能正常,射血分数提高至50%,无心包积液。


之后患者一直维持窦性心律,但3月30日因重度呼吸衰竭而不幸去世。


来源


1. In-Cheol Kim, Jin Young Kim, Hyun Ah Kim, and Seongwook Han. COVID-19-related myocarditis in a 21-year-old female patient. European Heart Journal 2020.


2. Mona Azarkish , Vahideh Laleh far, Masoud Eslami, and Reza Mollazadeh. Transient complete heart block in a patient with critical COVID-19. European Heart Journal 2020.


查看原文 原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著作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