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痛使我从站着写字到坐轮椅写字,又到趴着写字,变的是身体,不变的是追求!”在杨文彪的抖音主页上,他这样描述着自己的人生经历,吸引了无数人的好奇,作品获赞无数;短短一个月,粉丝量猛涨两万有余,目前还在持续增涨中。

(住院期间挂着点滴也要坚持写字!)

  杨文彪,1978年9月出生于湖南省新化县炉观镇,1994年考入湘西自治州机电学校,1997年一场意外导致脊椎受伤造成高位截瘫,从此开始了书法人生。在浩如烟海的古今书法名帖中,他先后研习过颜真卿、赵孟頫、文徵明、二王、钟繇、智永、祝允明、王宠等,尤在钟繇二王及隋唐写经体上多有用功。作品先后在全国第四届青年书法篆刻展等全国性大赛中入展或获奖一百余次,其中获最高奖十余次。2018年,获齐白石奖提名。

(2018年,坐着轮椅参加“齐白石奖”书法面试)

(2020年,卧床“趴书”)

        对于杨文彪来说,四十多年的人生,前二十年是走过来的,后二十多年是爬过来的。前二十年的生活泯然于众,后二十多年的磨练让他成为了书法界的一颗新星。

在十九岁之前,杨文彪一直是令父母寄予厚望的学霸。然而在他即将完成学业等待工作分配的前夕,因为一次意外事故,从十余米高的悬崖上坠下,造成胸十一椎骨折,脊髓断裂,生命从此断裂成为两半,腰部以上在轮椅和床上活着,腰部以下在手术中死去。他在医院挣扎了两年,全家陷入债台高筑的困局,2000年,父母泪流满面地把他从医院推回了新化县山村里的老屋。

        活着是比死难千百倍的事,不能走路了,不能和朋友围炉煮酒了,不能去工作了,甚至连生活都不能自理了。人生的前部分是铁板琵琶,高唱大江东去;后部分却是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千百个梦想都已坠崖而死,只有残缺的躯壳还在病床上艰难地呼吸着。


(局部)

        怎么活下去?杨文彪想了很久很多,只有这一双手还能受自己支配,那就写字吧。家里的经济条件,也就买得起一块五毛钱的毛笔和一瓶墨汁了。淡墨孤灯之下,一本从故纸堆里翻出来的《颜真卿多宝塔》字帖,一共才不过十几页,三百多个字,他临摹了整整三个年头,临到了几可乱真的地步。他和别人不同,别人练字是生活的修饰,是锦上添花,他练字却是生活的全部,是他能够找到的唯一精神出口。所以,他从一开始练就是全力以赴。


(局部)

        初习书法的时候,因为脊椎伤口尚未愈合,坐着--这个基本的生理姿势对于杨文彪来说却是异常的艰难,往往坐不到十分钟就会痛得虚汗淋漓,他只好趴一会儿再坐一会儿,歪着一会儿再靠着一会儿,自己和自己反复折腾。多次手术,早已把一个乳虎啸谷般的男人摧残成了一茎弱草。在这种艰难的境况下,他隔三差五就感冒,而一感冒就必然高热,一高热就是好几天。坚持不下去的时候,他就只能看看书,家里的书看完了,就看《新华字典》,一本字典他竟然翻来覆去看了不知多少遍。


        有人说,别人练字,是墨染的,杨文彪练字,却是血染的。这个说法完全没有一点错!因为下半身没有知觉,而写字又必须坐着,导致臀部血液循环不畅,稍不注意就会生出褥疮并且溃烂,而一旦溃烂就很难愈合,指甲大小的伤口,往往就溃烂成碗口大,一年半载也未必能够痊愈,因此,他的身上常常是旧伤犹在又添新伤。冬天的双脚,如果不烤火就像是一块没有生命的冰,而烤了火又往往会在不知不觉间被烫得满脚是泡,有一次竟然被烧掉了半个脚趾头而不自知。家里才满月的小狗,以为眼前没有愈合的脚趾是主人丢给它的肉骨头,连撕带咬吃了下去。当发现的时候,一个脚趾已经被吃完了,血肉模糊的一只脚,就像一个凶杀现场。


(2018年还能坐着写字)

(《心经》作品,获“本焕抄经大赛”最高奖,奖金人民币10000元)

(妙法莲华经)

临了《多宝塔》后,杨文彪又专门研习了赵孟頫,之后又学了文徵明。在这样一个一贫如洗的家里,他别无他法求师,一切全凭他自己闷声闷气地摸索。天空中飞过的雀鸟、夕阳下摇曳着的树影,门前池塘里戏水的鸭,在他的眼里看来都成了字。只要是醒着,只要是身体状况允许,他就都在不断地揣摩和练习,春花秋月,八载年华,都在一支笔几本字帖中孤寂地走过。

2009年,杨文彪搬到县城赁房而居,有了一台电脑,也认识了一些书法老师,书法的殿堂在他面前豁然开朗,感觉自己就像小溪奔到了大海,青蛙跃出了井底。历代名家的字帖,在网上琳琅满目,应有尽有;网络中更是高手云集,他这才知道书法原来还需要讲究笔法和章法,原来自己一直都只是在“练字”而已,在书法的格局中,自己才刚刚跨过第一道山门。他既受打击,也备受鼓舞,痛定思痛,决定重新从楷书的源头钟繇学起,再到东晋的王羲之、王献之,及至隋唐写经,一路临下去。身体限制了他远走高飞的自由,却同时也得以使他在书艺上心无旁骛,除了书法,其他的一切都可以不再牵挂。在不得不要停下来休息的时候,他就翻阅各种书法理论,揣摩历代名家笔墨,透过笔锋、力度、用墨揣摩书家意图,透过风格读懂性情,透过人物品味历史。读帖练帖愈多,他的内心亦日趋平和坚定,既然苦难就这么劈头盖脸地来了,那就直面人生吧。历史中那些光茫四射的名字,有几个不含着血和泪?谁家的屋檐下没有藏着一段隐痛?与其在悲痛中自苦,不如抛下挂碍修行!

(局部)

此后,杨文彪主攻楷书,对魏晋小楷、智永千字文,隋唐写经尤其苦下工夫,又涉猎祝枝山、文徵明、王宠等诸家,偶尔也写写其他书体丰富书写,努力扩宽视野和境界。心里安静了,书法自然也就气定神闲了,字里行间渐渐笼罩了静谧纯洁的气息,使人见之忘俗。他终于从遍仿名家中走了出来,慢慢打磨出了自己的风格。

(临智永《千字文》)

杨文彪千回百转的生命轨迹,纯正不染尘埃的书法打动了很多书法名家,很多书法同道认为他来日不可丈量,并给他力所能及的帮助。2015年底,湖南省书法家协会主席、省文化厅副厅长鄢福初先生在应邀参观中国娄底首届书画艺术交易博览会时被一幅中楷斗方所吸引,他驻足良久,不无感叹地说:“此人名不见经传,但其书法清秀、端庄、纯正,其功底不在娄底61位中书协会员之下。”此斗方正是出自于杨文彪之手。2017年11月,杨文彪受邀来到历史文化名城长沙观摩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杨明臣先生与他弟子们的书法联展。杨明臣先生轻易不收徒弟,他收徒弟要论资质、功力、人品、恒心以及悟性,当他看了杨文彪的书法作品之后,认定这是一个可造之材,当即欣然应允,收下了他为弟子。在业内高手和名师不遗余力的指导帮助下,杨文彪书艺日进,其小楷兼收并蓄,点画干净利落,提按分明,既有古意又灵动多姿,字的架构古朴而开张,笔画精准而舒展,修短合度,显得安静而又雅致。

(2017年底,和恩师杨明臣老师及师兄弟们在一起)

        杨文彪的住处,除去必需之物,只容得下一张床和一张小书桌,连一张宣纸都铺不开,但他在这间陋室里写的字,韵味十足,且不失法度,在全国各大赛事中捷报频传。2017年,他的作品入展了全国第四届青年书法篆刻展,此后两年,又接二连三地入展首届中国作家书画展、本焕抄经大赛、正山堂杯第三届茶文化书画大赛等全国性大展一百余次并屡获大奖,其中最高奖十余次,2018年,更是获得了齐白石奖提名。这些少则数百、多则数万数额不等的奖金,成为了他生活的主要来源。


(堆积如山的获奖和入展证书)

(获“本焕抄经奖〈最高奖〉”颁奖现场)

坐在轮椅上写字,杨文彪慢慢走出了人生的困境,生活似乎向他张开了笑脸,命运也似乎向他展开了温情的一面。正当他信心百倍地朝着阳光明媚处一路飞奔的时候,不幸再次发生,厄运降临,可恶的病魔又再一次眷顾,并差点夺去了他脆弱的生命。去年大年初一开始,他每天都高烧不退,大汗淋漓,整整一年,都是辗转各地,求医问药。直至十月,生命垂危之际被紧急送往北京问诊,才查明病因,原来是脊椎部位又长了一个巨型脓肿,已经无法切除,通过手术引流了超过两公斤的脓液后,在鬼门关前打了几个转的他,总算又再次逃过了一劫。

(如今只能趴在床上写字)

(作品局部)

如今,杨文彪虽然慢慢缓过来了,但他的身体更加虚弱,原来还可以勉勉强强坐在轮椅上写字,现在却连坐也坐不起来了,只能整天卧病在床。然而他的生命毕竟是顽强的,不能坐,那就趴在床上继续写吧!从此,他又开始了他的“趴书”人生。

很多人问杨文彪:“你还能活多久?干嘛要这么努力?”他回答说:“人的生命长度自己把握不了,如果能够增加一点生命的厚度和宽度,那也是很好的!”在学书的路上,杨文彪付出了常人多倍的努力,将来会有多难,不可预知。但我相信: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咬定青山不放松的人,从来都不会无功而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