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言:本故事并非虚构,但还是请读者千万别对号入座,如有雷同,实属巧合。俗话说:笑一笑,十年少,茶余饭后的笑料,希望能给你带来快乐。

上世纪七十年代,我随部队首长到湖北武汉市出差,住进某厅招待所。当时的招待所条件还非常地简陋,四层楼的房子,一层楼有二十余间客房,房间一字排开,客房内没有卫生间,一层楼只有一个公用厕所。所以如果你想上厕所,实在是有些不方便的感觉。

记得国庆前夜,因台风影响,天气突然变冷,身穿衬衣,感觉微有寒意。那天夜晚,我和首长早早钻进被窝斜躺在床上,虽然时过零点,却没有一点睡意。首长谈兴正浓,忽听走廊有一女子大喊:抓流氓啊!抓流氓啊!


军人的职业敏感性,驱使我迅速穿上制服冲出门外,这时,只见一年轻漂亮的女子披头散发,衣衫不整,身体多处春光外泄。


流氓呢!我大声喝问。


她指了指房间,泣不成声。


我冲进房内,将灯拉开,只看见一北方汉子惊慌地将被子紧裹着身体。这时,我愤怒地掀开他的被子,大喝一声:


起来!


我的天那!那汉子赤身裸体,被子里冲出一股恶心的热浪,差点让我晕倒。


北方汉子见我身穿军装,有几时分威严,倒也十分顺从,赶紧穿好衣服坐在床沿,等待着我的发落。


刚才是怎么回事?我励声问道!


北方汉子羞愧地回忆道:朦胧中,我闻到一股女人的幽香,感觉到一只纤细润滑的小手在抚摸着我的身体,迷迷糊糊的,我还以为是仙女下凡呢,我控制不住自己,于是就那个那个……

我实在听不下去,转身打开房门,唤那女子入内。突然一年轻小伙怒气冲冲地闯了进来,挥拳对准床沿边上的北方汉子顺势一劈,北方汉子轻易躲过,反手回击。年轻小伙哪是北方汉子的对手,打人不着,反被对方重重击了一拳。


激烈的吵闹声,几乎惊醒了大楼所有的旅客。看热闹的人群在走廊里议论纷纷,你一句,他一句,人数越来越多。身着军服的我,此时大有人来疯的感觉。我制止了打斗的场面,开始询问起受害的女子。


那流氓是怎么样进到你房间的?我开始对他们询问起话来。


女子呜呜地哭泣,口里不停地骂着臭流氓!臭流氓!心情非常激动,却不回答我的问话。我对她非常同情。


你和那流氓认识吗?我继续问道。


那女子支支吾吾,好象有什么难言之隐。这时我开始好奇的上下打量着那女子,再看了看房间里的行里包裹,总觉得有些什么地方不对劲,于是再问那女子。


你住几号房间?

十六号。女子回答。

这是几号房?我再问北方汉子。

十四号。

听了北方汉子的回答,在场的观众突然哄堂大笑。似乎所有的人都明白了其中缘故。只有那女子和那年轻小伙,似乎还有点莫名其妙。笑声中女子双手蒙着脸,身体一扭一扭地哭泣着钻进了隔壁的房间。这正是:


进错房间上错床,

认错老公摸错郎;

世间若再有奇遇,

几多甘为臭流氓?


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