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家最富余的是时间,最奢侈的也是时间,倒是从容得很,也谈定得很,用时间来换取喜爱之事,可算是扩大了时间值吧。以前是学中文的,心仪的课程有两门,一是古典文学,其次是现代汉语,成为我初时的审美坐标,几十年过去了,两位给予我的营养始终滋润着我,陪伴着我,亲炙于它们,是为益友。

古人云: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唐诗宋词当是古典文学中的精粹。这两年萌发了读写诵古诗词的念头,空暇之时找出喜欢的作家诗词来读,既欣赏了美文,又锻炼记忆,还练了字,一举好几得,而当下不是此举最好的的时机吗?

从书橱里抽出了《唐宋词一百首》,发黄的纸张还带着亲切感,似久未谋面的老朋友。翻开书一看,是一九六二年中华书局出版的,胡云翼选注,(胡版注释极好)书的扉页上还留有我父亲的签名,当时一定是他购买的,他有这个习惯,凡购书必落款,记得当年他还专门请人篆刻了一枚读书章,父亲也是爱书之人,遗憾的在他生前竟没有好好的和他聊过读书之事,几十年前的遗憾虽然无法弥补,但会转化为我读书的不竭动力。

在浩瀚如烟的唐诗宋词里,喜爱的诗人有很多,大家李白、杜甫、苏轼自不必说,尤爱李清照。北宋的山水不知如何孕育的她,清雅脱俗,独树一帜,她就是北宋的精华。一阕阕脍炙人口的诗词,读来如大珠小珠落玉盘,声如裂帛,又如桃花红梨花白菜花黄,色彩斑斓,再如莺儿啼燕儿舞蝶儿忙,活灵活现,读后常感神清气爽,拍案叫绝。

在《唐宋词一百首》里又见李清照,心里呼喊着:久违了,李清照!有一股莫名的喜欢感,小林说:喜欢是发自内心的欢喜,还真是如此。虽然几十年的时光里经常读她,细揣心思,感受是不同的。

年轻时读她,喜欢她的文字,落笔细腻,用字传神,“红肥绿瘦”的红绿欢喜;“人比黄花瘦”的人花相映;“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的浓缩的忧伤,一字收尽万字意,细琢淡品,回味无穷。 

中年之后读她,喜欢她的意境,醇雅醉人,心曲独奏,“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中,秋意和着绵思;“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中,重阳多愁多感;“落日熔金,暮云合璧,人在何处?”中,思乡忧患孤寂,熔炼的语言吐出唯美的画面,或深或浅,或浓或淡,直抵侔色揣称之境。

现在读她,更钟情她的白描式用情,“一种相思,两处闲愁”,彼此牵挂之情;“此情无计可消愁,才下眉头,却上心头”,无法排遣的相思之苦;“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孤独凄凉的况味,用凝练的笔触勾出的悲欢离合,仿佛听到她撕心裂肺的呼喊,感受到她执子之手的真情,堪称千古一唱,直教人潸然泪下,魂断诗词。

古人云,不读诗词,不足以知春秋历史;不读诗词,不足以品文化精粹;不读诗词,不足以感天地草木之灵;不读诗词,不足以见流彩华章之美。我谓诗词,魅力独在于文化视野的拓宽,审美能力的递升,悦耳悦目至悦身悦心,再至悦神悦志,到古到今到山到海,再到真到善到美,从外在形式的欣赏到内心的感动,千万里的审美路程在诗词中走完。

继续读诗,因为内心的感动。

永见,李清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