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回童年

2020.4.10晚

我的家乡辽宁盘锦地处北温带,属于暖湿带大陆性半湿润气候,四季分明,雨热同季、干冷同期、温度适宜,是一个非常美的地方!

家乡很使人怀念、很使人向往!那里有抹不去的记忆和快乐的童年!

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家乡还处于贫困阶段,那时候的孩子们没有现在这样幸福,但是都很快乐,现在想想真的很怀念、留恋!最值得留恋的是村的西头有一条由北向南的大水沟,长达约有十华里左右,当地百姓俗称“西沟”,过去这里经常发水,由于人工治理不妥,雨水时常堆积泛滥成灾。多年以后通过人工治理,修建的非常完美,上下沟渠畅通无阻,再也没有洪涝现象发生。

这条沟像一条清澈的小溪,时常流入我的梦里,多少回我重新踏入这条小溪中,寻觅着儿时欢乐的影子……

每当春季来临时,河沟里的水在阳光的照射下,微风一吹水波泛起涟漪时,显得金光闪闪,各种小鱼小虾成群结队的畅游,来回嬉戏!好一派惬意的场景!太美了!


过了清明以后,天气渐渐变暖了,家家户户都把后门扒开,这里有个习俗,冬天这里非常寒冷,每家都把后门堵上封闭保暖,来年春天再扒开。遵循着传统的习俗,盼着春暖花开,扒开以后那心情格外高兴,就像完成一件任务似的,尤其早上起来那太阳光直接照到后门上,折射到屋子里,然后放眼望去能看到很远很远的地方,那蓝天白云晴空万里,轻轻吸上一口气,感觉那个凉爽,高兴的找小伙伴儿们去玩儿耍,有时都忘记了吃饭,真的开心!现在想想没有那种感觉了。

尤其暑假一到,早早就起来三五成群结伴儿一同去西沟捉鱼捞虾,沟的两岸长满了芦苇还有各种野菜青草,还有小面积的盐减滩,太阳一出来踩上去烫的人站不住脚,直往河沟里跳,孩子们嘻嘻哈哈的有说有笑,一会儿你摸到一条大鱼、一会儿他抓住一只螃蟹!有的伙伴儿在岸上跟随我们,帮着捡鱼,乐此不疲!那场景无法用语言表达!

家乡的夜黑的很早,于是便常常与小伙伴儿们一起捉迷藏,你找我我找你,玩儿的特别开心,每当遇到十五的夜晚,繁星点点月亮就特别的亮也特别的圆,几个玩伴儿在外面玩儿‘’找朋友‘’,的游戏,前面一个大朋友追赶后面排尾的那一个,你追我赶玩儿的那叫一个乐!直到夜深还舍不得离开,各自壮着胆子、哼着小曲儿“夜猫归巢。

日复一日的时间过得好快,转眼已是秋天,各种植物都处于丰收的状态,满地金黄,那一片片稻浪像微风吹过的涟漪,一浪接一浪互相涌动着,非常美丽!尤其河沟的两岸芦苇更是值得赞赏,芦花尽显她的风姿,婀娜无比!惬意极了!

这时候我们跟着大人们在河沟里放上过鱼的网,耐心地等待鱼儿自动进来,‘’捉拿归案‘’,这样反反复复不知多久,收获着可喜的成果,回到家里,总免不了一通轻描淡写地唠叨,像立过大功似的很有满足感,但那些鲜货与豆腐炖成一铁锅美味佳肴时,便鲜美了全家人的嘴巴,也鲜亮了全家人的笑颜。

寒假的生活最为快乐,西沟的河面早已结冻,便成了我们的运输线了,每年 到了这个时候,大人们开始准备过冬的柴火,我们几个小伙伴儿也跟着去凑热闹,拿起绳子还有“挠耙子”(当地方言拾柴火用的工具),直奔西沟对岸,河沟里结了厚厚的一层冰,先是玩儿上一会儿,打打“呲溜滑‘’,用绳子你拽着我我拽着你,追着、闹着、叫着、笑着,一片欢声笑语……

红日西垂,太阳快要落山了,我们一个一个满载着劳动成果,一摇一晃地回家了!

时隔今日,这么多年过去了,那笑声一直还在心中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