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初,春寒料峭。在一个平常的午后,宅家许久的我突然心血来潮,想去曾经工作过的地方走走,找寻一些昔日的记忆。

而当我来到曾经的厂区,眼前林立的高楼却挡住了我的视线,曾经的厂房早已荡然无存,只留下一大段往昔的碎片。伫立其间,一切恍然隔世......

  曾经空旷的厂区,曾几何时已经变成了一个现代化的住宅小区,曾经诺大的车间,也已被鳞次栉比的高楼所替代。自从离开后,听说厂里曾经的光景不再,后来就转手了,我也就没有再踏足。而今,却已然找不到昔日的模样。

光阴似箭,时过境迁,曾经厂里的同事早已四散,而我留在这里的时光,却始终不曾忘却。虽然,在放飞的梦想里,我等不到片纸千鹤,可是这一刻,我却离曾经是如此的近。

站在高楼下,阳光的影子穿过丛丛的叶片,在我眼前斑斑驳驳。抬首,空中,谁的锦书,迢遥在云天之外,一些想念,再也寻不到落脚的旧址。

  在高楼间穿梭,我将自己没入旧时光里,用步履丈量着曾经的门卫室、仓库、车间、办公楼、食堂的位置和距离,还有记忆里那棵高大的无花果树,草坪里那丛茂盛的雪绒花,以及那棵繁茂的桑葚树。我仿佛看到了缀满枝头的无花果在风中招摇,闻到了雪绒花在枝头散发的幽香,还有那红得发黑的桑葚果含在嘴里的清甜。

小区的花圃里种满了各种绿植,在春风中羞涩地颤动着,而这里,曾经一年四季都缤纷着那个超爱花草的厂长铺展的五彩斑斓。而今,循着耳际依稀的呼唤,轻步慢踱,却已经物是人非。是否,那些草已经结成了种子,那些花已开满了天涯?

流连其间,所有的记忆,在流年的片段里,烟花散尽,满地尘埃,连我的叹息也变得苍老了。此时,我甚至还来不及去寻找光阴的走向,却已在时光深处,沉溺了自己......

  隔壁的福利大楼依然默立在那里,还是旧时模样,却大门紧闭,那曾经熟悉的身影,那曾经的欢声笑语,也都留在了岁月里。

厂区右边的菜园还在,依然有序地排列着各种蔬菜,还有个种菜的老人。许是我的贸然闯入惊动了他的劳作,凝眸的瞬间,老人温暖的笑容,让我分明看到了往昔的时光。

十多年了,一路走来,曾经长河落日的慷慨欢歌,不知不觉间已成为墟里孤烟的从容淡定。一个人,走了很长很长的路,再回首,那种种过往,虽然淡了,但拐角处,总会有一些让我永远不会忘的记忆,一如此时此景。

  在这密集的高楼里漫步,空气里弥漫着醺暖的味道,懒懒散散的,让我的心也不禁悠然起来。

慢下来的时光,停下自己的脚步,在不动声色里,守着一缕春风,候着一缕阳光,等季侯绕过我的指间,随着四时风起,等那一树花开,等下一场杏花雨的讯息。

且行且思,一缕闲情,化成了想念。想念依旧微温,催生了我指尖的跳动,那些欲说还休的过往,终究留在了昨日,变成了眼前温润生寒的生活......

  风从树林里旖旎而来,拂动我满怀的心绪。是谁,将回首的目光,连着弯弯长长的小径,守候在初春的午后,守候在阳光的间隙,然后,隔着灵魂的沟壑,穿越了我的眼眸?

曾经的年岁,在这里,有风拂疏竹,有花香绕肩,亦有浅念,在心里弥漫。而今,流连在这里,交错的时光,远了,又近了,近了,又远了。

蓦然回首,惊觉岁月忽已晚,那些所有的过往,那些不忍放手的,念念不忘的,最终都定格成了风景。原来,最美的时光,不过是虚幻一场。

  离开这里十几年了,而今再次驻足,也想可以捕捉到南来燕的嘤咛小语,也想收集到风过留痕的筋脉,更希望以后的日子,在某一个思念成荒的清晨,可以对着一檐风,守着一帘雨,把心中不灭的眷恋,依着千米之外的天色,再次轻轻诉说。

因为,我一直在彼岸,守望着隔岸的火花,看那穿越了十多年的风雨,如何在我的眼眸里,愈渐消散......

  人生漫漫,似水流年,风一样的日子,就这般轻悄悄地在我的身后越来越远。

今日,当我再次置身这里,再次走着曾经走过的路。细细寻去,那些岁月留给我的深深浅浅的足迹,依然会勾起我满腹的怀念和思念。

走过,这世界已经与上一秒的世界有了距离。时光旧了,人心淡了,光阴催生的,除了苍老,仿佛还有淡漠疏离。一路行走,一路掇拾,只剩下沧海桑田的嗟叹。而人心,已被光阴读老。

回首向来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