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 孙建平

文字 萧 潇

冬去了春来,梦醒了花开。

这个春天,我们是如此渴望吮吸她的气息。“迟日江山丽,春风花草香”,闻闻花香;“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听听鸟啼;“细雨鱼儿出,微风燕子斜”,看看鱼儿;“今夜偏知春气暖,虫声新透绿窗纱”,寻觅虫声;“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春夜喜雨。得意时“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惆怅时“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万物萌动的春天,桃红柳绿的春天,诗情画意的春天在今年被按下了慢放键。生命,这个命题在这个春天变得沉重万分。

著名作家冰心曾说过:我不敢说生命是什么,我只能说生命像什么。

生命像一江春水,冰雪是它的前身,一路上他享受着所遭遇的一切。遇到巉岩前阻,他愤激奔腾,一泻千里;经过细细平沙,斜阳芳草,他静静流淌,低低吟唱,轻松度过;遇到激电风雷,他心魂惊骇,倍感新生;遇到晚霞和新月,他稍作休憩,继续向前;行程的终结,他回归大海,消融了,归化了,说不上快乐,也没有悲哀!

生命像一棵小树,从地底聚集生力。长在平原上,岩石上,城墙上,承受日光,在雨中吟唱,在风中跳舞,在烈日下挺立抬头!他听过黄莺清吟、杜鹃啼血、枭鸟的怪鸣;他可用如盖的浓荫荫庇树下的鲜花芳草;他可以接出累累的果实,呈现甜美与芳馨;他可在秋阳下庄严灿烂 ;他终在朔风中叶黄枝干。他回归大地,消融了,归化了,说不上快乐,也没有悲哀!

生命中不是永远快乐,也不是永远痛苦,快乐和痛苦是相生相成的。

有生命就有生活,生活有苦有甜,有悲有喜,没有一个人的生活是容易的,总是一路迷茫一路前行。生活总有美好让我们驻足,总有远方给我们希望,总有未来值得期待,所以我们要走过去,走下去。

走过去,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走下去,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走过去,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走下去,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走过去,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走下去,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

生命又何其强大,强大到不屈服任何一个死亡的寒冬,愿捱过这个冬天的每一个人。走过去,繁花似锦;走下去,艳阳一片。

2020年4月9日 • 四季花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