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界有时很糟糕,糟糕到难以入睡,它虚荣,残酷又自私。却也时常感到这世界依然很美好,它朴实,善良又真诚。于是想明白了,这世界大抵永远是复杂的,我们能做的,就是接受全部真相,义无反顾地站在你爱的那一边。这世界从未绝对过。一切都是矛盾与相对。

别问我是恶类或善类,我只是渴望飞的哺乳类。

俄罗斯的良心,索尔仁尼琴说: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他们也知道自己是在说谎,他们也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我们也知道他们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但是他们依然在说谎。

古斯塔夫·勒庞在《乌合之众》中说,群众没有真正渴求过真理,面对那些不合口味的证据,他们会充耳不闻。凡是能向他们提供幻觉的,都可以很容易地成为他们的主人;凡是让他们幻灭的,都会成为他们的牺牲品。

贾平凹《自在独行》中讲:人既然如蚂蚁一样来到世上,忽生忽死,忽聚忽散,短短数十年里,该自在就自在吧,该潇洒就潇洒吧,各自完满自己的一段生命,这就是生存的全部意义。

遇到困扰的事就说出来,病都是憋出来的。善良不是隐忍,宽厚也不代表憋屈。谁欺我踩我,我就公之于众,先痛快了再说!别总活得那么小心翼翼,心直口快的人反倒没那么容易被欺负。

为什么30岁后真爱越来越少?因为越上岁数越现实。这边想着利益得失,那边算计现实条件。被生活腌透了的人,一谈感情就是眉眼精明。但凡能扛住压力的真爱都是小年轻,你见几个大叔大婶能演绎生死恋的?所以,真的不要荒废青春,恋爱要趁心无城府的年纪好好谈,年轻的时候遇到的,才干干净净。春天来了,年轻人,好好谈一场恋爱吧。

你可以爱错三五次,但不能反反复复爱一个错的人三五次。一生那么长,我们都会绕弯路,但死活赖在弯路上不离开那就是你的不对了。所以连续伤害过你两次的人就不要再信了。第一次是他的错,第二次则是你的错。

你给妈妈发信息,妈妈不回你,你一般不会心慌。你给恋人发信息,对方不回你,你可能会心慌 。根本原因是:你确定你妈妈爱你,而不确定你恋人爱不爱你 。只有不确定的东西才会让人患得患失。

我们这一生,总有些东西,纵拼了命也得不到。多少人是被不甘心坑了一生,其实并没必要搏命去追这些让你油尽灯枯的东西。大多数事情都没有输赢,最后不过是自己放过了自己。等你明白过来了,就不会非逼着自己去争去夺了。倒也不是认输了,其实就是,算了。 ​​​

即使你能成为世界上最成熟,最甜美的那枚桃子,这世界上总有些人他讨厌桃子。

二先生说,隔离了一个半月,一解禁发现,民政局离婚率激增!这是啥情况?我觉得现在的人、经得起分离,经不起相处。平时各忙各的相安无事,一旦朝夕相处反倒抓心挠肝。再亲密也需要距离,没日没夜地聚守在一起,就是被没收了个人空间,打碎了独处需求。这就是最可怕的情感关系了。

就像有时候,你会希望被困在雨中的车里,不必回到家里,不用奔向人群,就那么一个人静静地呆着,与世界隔绝。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坏事,独处的时候示示弱,因为我们并非时刻都有力气全副武装地去面对现实。

你喝的每一滴水,其实恐龙也喝过。地球上水的总量是一定的,循环往复,它曾流经这个星球上的所有生命。滴水、乃至万物,连接起亿万年来所有的生物,它们都比人类更古老且智慧。这就是因果,对自然,你有敬畏心便好。

这是个奢侈的季节,连享受都有些舍不得。 总怕过完了。沈从文说,“美,总不免让人伤心”。太美的东西,有着极度的杀伤力,可以片刻让人体无完肤。 一春无事看花忙。

人越是明白,越是有追求,就越孤独。不奢求会有意外的惊喜,只愿过去的一切努力都不会徒劳。 ​ ​​​​

总有一天,我也会变老,时间掩盖了我的热情,吞噬了我的纯真,收回了我的童趣,但它抹不去我的快乐,我的愿望是:现在当个快乐的老阿姨,老年时当个快乐的老太婆。

生命的滋味,无论是阳春白雪,青菜豆腐,都要去尝一尝啊。

要永远年轻,永远热情,永远不听话;

要大笑,要做梦,要与众不同。

三月将尽,春光乍破。

沉默了一整个冬季的冰河终于化出些许裂缝。

枝头冒出新绿,万物野蛮生长。

还是别关心身在云端还是海底,

就把自己浮在绵绵春意里,

摇摇晃晃到雨期来临吧。

祝你晚安💤

也祝你早安午安!

不论你在海的哪一边。

写于2020年3月25日22:52

为什么要每天都摇呼啦圈?

为什么每天都会写点东西?

为什么睡前要看一会儿书?

因为大多数人都没有每天能坚持的东西,所以任何一种坚持都能区分别人和自己。

世界上究竟有没有完美的女神呢?没有。或许一个有点小毛病的快乐女人,一个即便有遗憾却努力生活的女人,一个虽然冒着烟火气却踏实向前走的女人,才是真实而温暖的存在。


人生三件事:读书,吃饭,睡觉。居家三件事:网课,擦地,淘宝。房子,我来选;装修,我来做;家务,我全包。因为这并不仅仅是一间属于自己的房子,而是长年累月在这间房子里度过的生活。这里,有我眼见的花月,我耳听的风雷,我食得的酸甜,我触到的温凉……你们知道的,乱室没有佳人。

女人一旦只参与你的吃喝玩乐,不参与你的柴米油盐 , 都会是你想要的那种温柔可爱善良大方的女神。

朱子治家:黎明即起,洒扫庭除,要内外整洁。 一粥一饭,当思来处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宜未雨而绸缪,毋临渴而掘井 。庭除洒扫所有环节中最闹心的是套被罩!套被罩!套被罩!仅次于它的是换洗窗帘……这两个活儿,耗尽了我90斤略有贫血的体重所能产生的全部能量。我老了,干不动了,这要gao年轻的时候,这些床品必须熨烫平整了才能用!装了护墙板的露台,发泡胶不大好弄掉,水枪坏了很耽误事儿。花花草草及装饰品正在路上奔向我。

最公平的是时间,最偏心的也是时光。每个人都拥有同样的24小时,最后却活成了不同的样子。

任何热闹对于人都是一种消耗,人在热闹之后会感到累和虚空。任何宁静对于人都是一种滋养,内心或多或少都可以长出点什么来。~春夜有感。

今天洗刷擦阳台露台,收拾地下仓房,让仓房里的东西排队站好,再拖干净地面。挪车拖地库,我的车已经一年没开了,打着了火让它自己突突突突半个小时。先攘外,后安内。回屋擦室内所有的柜子和地面……真挺累!让家务活儿来得更猛烈些吧,我能hold住![憨笑]

这些高仿绿植花了我不少的物力与心思,愿推窗望月,四季如春。

我大弟,特意从农安赶到我家来赈灾。给我炸了肉酱,焯了干白菜和萝卜干,带了素馅的饺子;给二先生带了煎带鱼酱牛肉和干豆腐,牛肉特意给我们切好一盘,知道他姐烦油腻。这满满一桌子都是爱。今天保洁妹妹在我家干活,她说,姐你有两个弟弟呀,每次来你家干活都碰到你弟你妹给你送吃的,我也有两个弟弟,他们对我可不这样。我说,他们怕我饿死。

过去叫自拍杆,现在叫蓝牙直播支架。最低36cm。桌面自拍照。最高170cm,拍全身。有补光灯,六种灯光变换。明天试试。

以后室内拍照不用求人了。室外微风或者无风的时候能用,风大一点不行,吹倒了会把手机摔坏。

我发了这个图在朋友圈儿,让大家猜。有人说没电了,有人说是荷兰时间,有人说是荷兰时间北京时间,有人说是中欧时间,有人说是孩子的时间……大家说的都对!你们太聪明了!我对二院眼科的君妹妹,我同事杨老师的回复情有独钟。君妹妹说:“母女时间。”杨老师说:“儿行千里母担忧。”嗯,我家客厅里有两个钟,一个是北京时间,一个是荷兰时间。

给大家分享一下荷兰那两小只宅在家里,是如何秒变大厨的。疫情蔓延的时候,你越移动损失越大。当然,宅在家里你不能颓废,要学会休整。任何生命都有周期循环,消涨起伏是一个整体。回国之路不好走,硬回恐怕会自伤。这时候就不能使蛮力了,先停下来待着。不好走的路,就等着吃胖了再走。

花儿渐渐开放,嫩芽悄悄成长,我们始终相信,更美好的春天,一定会如约而至。普通人的世界,底色很淡,淡到风一吹就散。世间所有的如火如荼,最终都是这么风烟俱净……愿你们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心中撷满爱。我的孩子们,你们值得拥有更好的一切!

妞儿大舅舅昨晚上跟我通话,聊到了妞儿把同学请回家住的事儿,他语气温柔又郑重地说:“嗯,妞儿这孩子从小就善良,心软,特别有耐心,对谁都乐呵的。她有美好的生活,是她自己修来的。”我说:“还是那句话,一切都是自己花开结的自己果。”你得是真善,伪善不行;感恩你得付诸行动,口头上说说不行。

“闺女,荷兰一天七八百例,一直高居疫情榜前十,你们害怕吗?荷兰民众害怕么?”

“荷兰还没有上演武汉封城的桥段,开始罚款了,大家才害怕了。”

“罚款?什么意思?说细点!”

“就是两个人之间的距离不能小于1.5米,小于就罚,最高400欧。”

“那你们俩在超市买东西呢,也要大于1.5米么?”

“嗯,亲人之间不限距离,但是我俩今天去超市也保持距离了。”

“超市货品齐全么?”

“还行吧,不如以前丰富。”

“你们封城了?”

“没有。欧洲经济挺脆弱的,封了,经济就完了,经济一完饿死的比得病的人多,他们都是月光族都有贷款,会闹事的!贷款利率都下调了,政府必须在疫情与经济之间取中间值。”

“欧洲没有某些公号写的那么惨!”妞儿的同学说。她是没回国的留学生,被妞儿请到家里吃住一段时间,妞儿说这样她同学更安全一些。她同学说:“阿姨,我们好着呢!妞儿每天都好吃好喝地供着我呢!”这孩子非常优秀,在美国读的本科与硕士,在美国工作过,如今又去荷兰拿第二个硕士学位。

他们怎么说,我也还是担心。

妞儿说,有吃有喝有工资,你担心什么!

我怕经济形势不好,影响到她明年毕业找工作……

我怕姑爷的实验被耽搁,他申请的基金下不来……

我不想勾引孩子回国,不想给吉林省添乱……


湖北的粉丝急切地等着我更新文章,湖北人民个个是英雄,这个愿望是得满足。各地的姐妹们,有问旗袍是在哪儿做的;有问大酱是什么牌子的;有要衣服的链接……唉,没有人给代理费的带货老网红。

今天不用干活,本来想洗把脸,可是一想到晩上还有一遍呢,太费护肤品了!就把头发一拢,学知识去了。我的学知识,可不只是看看书这么简单,种地,剪枝,水电木瓦油,绣花,编中国结,倒立下腰修甲,把旧衣服剪了重新做,织毛衣,画画,用手针做床单被套……原谅我一直不会骑自行车不会用缝纫机不会跳舞,估计我的小脑太不发达了。去年暑假用20分钟的时间总算是把自行车学会了,这得感谢亲家母教得好。我说我右脸有一个大酒窝,二先生说你那是什么酒窝呀,你那是大褶子!好吧,今天我对着镜子做各种假笑故意笑,咋看都不像是褶子呀!再说这是我年轻的时候就有的。二先生说那是年轻时候就长的褶子。虽然是挨着法令纹长的,可是真不太像褶子吧!

还有,读书与上学无关,那是另一码事:读,在校园以外,书,在课本以外,读书来自生命中某种神秘的动力,与现实利益无关。而阅读经验如一路灯光,照亮人生黑暗,黑暗尽头是一豆烛火,即读书的起点。

你改变不了已经发生的,所以就不要浪费时间想那么多了。放手,忘了它,前进,就这么回事。

我60天没出屋,与外界断了联系。

关系=联系。

只要不联系,是不是就等于没关系?

疏于联系的朋友渐渐陌生了,

也许只剩下点赞之交了,

这再正常不过。

不是我朋友少,是我对朋友的定义不一样,虽然朋友多了路好走,但我不需要给我修路的朋友。因为我,自己有翅膀。

和舒服的人在一起,就是修行和养生。

一个人容颜老不可怕,关键是灵魂不能老。愿意葆有苍老天真,满头白发依然有孩子气。

多幸春来云雨少。且教月与花相照。

清色真香庭院悄。前事杳,还嗟此景何时了。 莫道难逢开口笑。夜游须趁人年少。

光泛雕栏寒料峭。

迂步绕,不劳秉烛壶天晓。~黄裳

暖:长春市人。一个爱穿旗袍喇叭裤高跟鞋,爱码字儿的, 1968年出生的语文老师。

拍摄器材:iphoneX及11pro max

文章写于:2020年3月25日

拍摄时间:没洗脸的自拍于2020年4月8日, 洗脸的拍摄于2019、2018同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