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已走进了四月,站在时光的彼岸,将思绪安放在美好的大自然,静观岁月的枝头被挂满了季节的诗笺,任心中的灿烂,开出完满的喜悦,静默成唯美的快乐。


尧城的清晨,春树枝头,黄莺在悠扬地歌唱;晴空之中,燕子在悠闲地飞舞;旷野之间,潺潺流淌的河水在小桥下淙淙作响,河畔之滨,落花在春风中静悄悄地飘落。

喜欢清晨的美好与舒适,看霞光慢慢地升起,如音乐跳动在心湖里,是一日初始的新意。晨风带着清新的空气,让花香四溢。今天又是一个平凡又不平凡的日子,有希望,有梦想,就会有美好如约而至。


这世间幸福的事,莫过于清晨醒来便和阳光撞了个满怀,阳光给广袤大地送来了温暖,看阳光穿过稠密的枝叶照在大地上,叽叽喳喳的小鸟在林中欢唱,田野里花儿草儿在朝阳中舒展,心中便藏着欢喜。

乘着春天带给我们的好心情,我戴着帽子和口罩出门,到尧渡河畔去散步,人间四月天,一切都是那么清新,那么美好,花儿赶着趟地开,树木百草铺天盖地的绿,粉红,嫩黄,洁白,翠绿,赏心悦目。


春光妖娆踏歌舞,花红柳绿伴君行。 兜兜转转,来到了尧渡河畔。河水不仅在晨光照射下依然波光粼粼,就连岸上的柳树、花树泛绿的泛绿,开花的开花,感觉今年的一切都比往年更充满了生机。

尧渡河,宛如一条光滑、飘逸的丝带穿城而过。两岸的柳树使劲地舞动着满身嫩绿的枝条,显得更加多情多姿、景色旖旎。她的文化内涵丰厚、生态景观迷人,一年四季,每时每刻,都会给人带来不一样感受。


相传当年尧帝就在这里乘船顺水去了大历山访舜帝,自此,这条河也美其名曰尧渡河。千百年来,这块神奇而美丽的地方人杰地灵,民风纯正,仍保留着一条尧渡老街,似乎在展示着这里久远而古老的历史。

一路上,只见尧渡河两岸的花树上的花朵已开始凋谢了,抽出碧绿柔嫩的新叶,叶片在微风的吹拂下飒飒作响。田野里一块块金黄的油菜花地散发浓郁的芬芳,令人心醉神迷。春天带来的大自然的勃勃生机让我们随时随地不期而遇。


一踏进滨河公园,我们顿有神清气爽,别有洞天的感觉。但见花树葱茏,芳草萋萋。尧渡河畔,行道长廊,造型别致,掩映在绿荫丛中更显轻盈鲜明。以前也常常到公园里晨练,可这样的花红柳绿也没有真正引起过我多大的兴趣。

走在四月的滨河公园里,枝飞叶扬,姹紫嫣红,徜徉在花团锦簇的怀抱中,总是能感觉出一丝丝的拥挤;我来到花丛间,心情顿觉从未有过的轻松。往年的这时候,一拨拨晨练的人们,习以为常地对荡漾的河水,盛开的鲜花发出感叹和赞美。


春风在河畔飘动着,岸上的柳树,像喝醉了酒似的,使劲地舞动着她满身的嫩油油的枝条。亭阁耸立,栈桥卧波,阡陌交错,曲径与回廊相随,丑石与长桥相伴。不管你选择沿着哪一条小路行走下去,心里总是觉得错过了另一处的好景致。

走着走着,遇见一片樱花,此时的樱花开的正艳,朵朵妖娆,点点新绿,芳华灼灼,是春天里最美丽的景致。漫天的樱花纷纷扬扬,飘舞到地上,留下一地的粉色,洒满一地的相思。看着樱花一瓣一瓣在身边飘落,心莫名的惆怅与寂寥。


以前看樱花都是去南京看的,殊不知家门口的滨河公园里也开得很盛,很多人都结伴去滨河公园里观赏。公园里的樱花,如期盛开。如粉如霞,装扮着一个幽僻的山坡。每年樱花盛开的时候,我眼睛里闪烁着喜悦,都会在这个小山坡流连。

阳光为樱花镀上温柔的金色,一地的绚烂。在那零落绝美的舞步中,我仿佛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叫我的名字,我朝花瓣纷纷飘落的地方望去。只见白花的怒放,它们在笑,红的破蕾,它们在嚷嚷。樱花美得任性,美得张扬,美得超凡脱俗。


樱花粉红的,深红的,粉白的,千姿百态。有的娇羞闭目,有的回眸传情,有的极度夸张,有的张扬任性,你不让我,我不让你争先恐后绽蕾吐蕊尽情开放着。樱花映红了碧蓝的天空,樱花燃烧着激情,樱花是一个故事,也是一段岁月。

人生最美妙的就是,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刻,下一个转角处,你会邂逅什么样的风景。我站在樱花树下,吹面不寒杨柳风,春风吻着樱花,也吻着笑脸,青衫红袖交相辉映,人面樱花相映红,试与春光争奇斗艳。这一刻,心中升腾着无限的遐想与欢愉。


遥想当年,樱花树下,那个青春美少年,曾经一起在花下追逐、留恋。那些花间轻许的诺言,早已随风飘散,一如这飘零了一地的花瓣雨,成为时光里斑斓的记忆。而如今,韶华逝去,青春不再,岁月之笔画老了容颜,而唯一庆幸的是,风尘老却少年心。

我还可以趁花未央,情未央时,寻着一瓣馨香,找回曾经的那颗单纯的初心,找回走失的那些美丽的记忆。儿时,每到春季,我都会去尧渡河畔,看一丛一丛的野花。每一次我都会驻足良久,一个身影,一种心情,一份记忆,都随那飘洒的花瓣,缤纷着,蜜一样的流进心田。


在这个旺盛的季节,记忆的闸门总会被不断地打开,一些人,一些景一定会让你在这明媚春光中激动着。还记得儿时,没有什么能阻挡住放学后的我们嬉笑打斗的欲望,一头扎进田间,仰面朝天,尽情地吮吸明媚春光中泥土的芬芳。摔跤,斗鸡,躲猫猫,放风筝,或是下河抓鱼。

尧城的春天,尧渡河的两岸,草木扶疏,一片连着一片的油菜花,明熠灼目。是司空见惯还是在这个季节本来就是我们生命中应该绽放的一部分,我们对这满目的金黄从来就没有在意过。我在意的是尧渡河堤上釆茅茅针挖鸡梗子的快乐。咀嚼着白嫩多汁的茎,便是酸甜可口中的愉悦。


春日的尧渡河堤上,坡埂下,满目的野花。一簇簇开着淡紫色的小米花,叶如榆钱状的植物便是我们采食的野味鸡梗子。去年的茅草春风吹又生,温润的泥土中,草鞘包裏着白茅如雨后春笋破土而出,这便是茅茅针,剥开开后可以吃里面绵白柔软的嫩白茅,放在嘴里咀嚼,清新微甜。

我更在意的是奶奶的味道。在物质极度匮乏的时代,奶奶总能变着法子让我们的生活丰富多彩。“三月茵陈四月蒿,五月六月当柴烧。”一阵春雨过后,青蒿、艾叶长势旺盛。清明前清明前一两天,奶奶带着我们,提着竹篮,在尧渡河堤埂上,在田野阡陌间釆摘到处可见的青蒿、艾叶。


回到家里,奶奶把一篮青漾漾油润润的青蒿头倒在一个盛满清水的大木盆里清洗,老屋上下顿时清香四溢。洗净后的青蒿放入沸水中焯一下后捞出凉透后手工剁碎,只需加点盐,然后把剁成糊状的青蒿连同汁水,与糯米粉和粳米粉和在一起,揉成粉团,加工成面皮,再包进芝麻馅料。

最后捏成青蒿粑粑的团形状,放入笼屉中蒸熟,热气腾腾中那清香诱人的蒿子粑粑足以让你垂涎三尺。岁月悠悠,往事如烟,我的奶奶已离我们远去。但忘不了的是这份童年的美好,蒿子粑粑,在那物质极度匮乏的年代,对童年的我们这无疑是难得的珍肴了,绝对是铭刻于心的美味。


四月,又是春笋上市的季节。如果蒿子粑粑中加入春笋,更是人间美味。”儿时的我们,断不知东坡老先生同他的朋友游南山是吃的这几样春菜中的蒿笋是不是这清香诱人的青蒿头,也品不出这其间的人间清欢,只知道家乡的春天是清香四溢的,盛满童年欢乐的尧渡河是清澈明亮的。

最美人间四月天,走在河边的路上,春在走,花就在身旁,莫负自己,莫负春光。岸边的凉亭,长椅上情侣戚戚、相依相偎,草坪上孩童嬉戏、追风扑影;静下心来,聆听河水的细语,鸟儿的呢喃,宁谧的尧渡河水,为游人远离尘嚣,回归自然,修身养性,提供了一个绝佳去处。


总是在花开的明媚里,描摹迎面走来的画面,写意成心间最美的诗行。遇见繁花盛开,是岁月素笺上最美的绽放,温暖,如掌心的记忆,描绘了生命的五彩云朵。在岁月辗转中不惊不扰,用微笑将美好收藏,既便有一天发丝如雪,回忆中依然会写满,那些遇见的温馨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