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兰诗人米沃什写过一首诗:


如此幸福的一天。 

雾一早就散了,我在花园里干活。 

蜂鸟停在忍冬花上。 

这世上没有一样东西我想占有。 

我知道没有一个人值得我羡慕。 

任何我曾遭受的不幸,我都已忘记。 

想到故我今我同为一人并不使我难为情。 

在我身上没有痛苦。 

直起腰来,我望见蓝色的大海和帆影。


这首诗歌的题目是《礼物》,是诗人送给自己的。

  我是在半夜“半酣半醒,似梦似醉”的时刻在手机上读到这首诗的,当时觉得有着某些触动,就复制下来,放到备忘录里,今天翻到此诗,已经忘记了是哪一句触动了我。


但仍旧喜欢。


昨天是清明小长假的最后一天,晚饭后去花卉园走路。我们小区裕华路的大门封闭了,只开槐北路的门,去花卉园要从槐北路出去,走到裕华路,过地下通道,比以前直接从裕华路走远了很多。我想,怎么也是走路,就从民心河边一路走过,一边欣赏着飘落的海棠,一边嗅着晚开的丁香,悠闲地走着。

  有人告诉我,像我这样悠闲地走路,达不到锻炼的目的。但是,每次我一开始走,还记得走得快一点,可是走着走着,就被飘落的花吸引了,被河水的波纹吸引了,就被温柔的风吸引了,脚步越来越慢。后来,我想,就如此走吧,不锻炼就不锻炼,我起码没有辜负这些花朵、春水和风。


还没有到公园门口,朋友就在微信里说:现在天长了,想不想出来溜达溜达?


我看着就笑了,我们是如此相通。我出来的时候就想,要不要约一下这个朋友,她家离花卉园很近,我们俩家的距离,花卉园在中间。想想,等快到门口时再叫她吧。她倒是先约了我。

  我们几乎前后脚到了公园门口,我们沿着通道走着。紫叶李完全败了,海棠也纷纷飘落,那些怒放的北美海棠也开老了,颜色不再鲜艳。朋友说:你看,现在的颜色像不像那种仿旧的花布。我抬头望去,真的很像,那种暗红,就如同做旧的装饰色,散发着一种贵族气质,仿佛比那些艳丽色彩时更能打动人心。


我们没有随着人流走动,我们走着花径中的小路,有花瓣飘落下来,很美,很温暖。海棠落了,樱花开得正艳,一团一簇的樱花垂掉着,随着晚风飘荡,一层层的花瓣在晚霞的映衬下显得格外饱满靓丽。我想,是该拍拍樱花了。

  我今年还没有好好地拍过樱花。也没有去石门公园拍过樱花。似乎石门公园的樱花已经成了我心里的一个节点。那是我带老张最后拍过的樱花。那一年,我站在樱花树下,花瓣飘落满地,老张坐在轮椅上,举着大头为我拍照。那情景,成了我脑海里的一个定格。


第二年樱花开了的时候,我没有带老张看花,总觉得还有明年,年年樱花都会开。可是,今年,樱花又开了,老张,却不在了……

  从公园回来,我很早就躺在床上,我努力回想带老张看花的画面,我希望能做一个梦,我在花树下,老张为我拍照。


早晨醒来,仿佛一夜无梦。回想起来半夜十分复制的那首诗,翻开备忘录,果真在里面。但是,触动我的是那句诗记不起了。


早晨起来,看见张开心(我家猫)趴在餐边柜上盯着鱼缸看,我顺着他的眼睛看过去,发现鱼缸里的一条红鱼沉在水底,一动不动。这条鱼死了。

  这条红鱼本来是一对,另一只买来不久就牺牲了,相对而言,这条活得比较久。这对红鱼还是推着老张一起去由由花鸟市场买来的。前几天,我看见这条红鱼的尾巴上长了一些斑点,我知道它生病了,没想到这么快就荡掉了。


现在鱼缸里面只剩下两条鱼孤单的游着。女儿说,可以再买几条回来,说前一段时间,因为疫情,这种不正宗的锦鲤都是论斤卖的。现在不知道怎么卖,如果论斤卖,一斤会有多少条?我家鱼缸会不会太小了?

  不过我还是想等过些天再买,等着柳絮飘完,天气再暖和一点。很多年以前,我和老张去花鸟市场,老张向一个养鱼的询问春天鱼缸里面的水容易发绿坏掉的问题,养鱼的告诉我们,每年飘柳絮的时候,就停止喂鱼,鱼缸里的水就不会坏了。我们已经坚持了好几年了,确实再也没有坏过水。


那条死了的红鱼,我用餐巾纸包了一下,拿到楼下花池子,挖了一个坑,我把它埋了。我觉得不诓它跟我们一起度过了这么长时间,而且在最艰难的时候也一直伴陪着我们,新冠最严的时刻,它也没有退缩,一直坚持到现在。所以,我要好好地埋葬它。

  其实,我是不喜欢养鱼的,但是老张喜欢,我们家已经养了很多年了。鱼缸里的鱼也是一批一批的换。老张走了,我还是决定养下去,这些流动的鱼,就仿佛生命的流动,情感的流动。


有些记忆深处的东西是抹不掉的,就像春天里的樱花,就像鱼缸里游动的鱼,时间再怎么流逝,那些画面,总会在你的心里默默地隐藏,不知在哪个节点,就会跳出来,填满你的脑海。

  于是,想象着,在某个清晨,在喧嚣的人群中,看见一个身影渐渐走近,又渐渐走远,只是观望而没有言语,只是擦肩而没有打扰。


又在某个黄昏,在熙熙攘攘的街头,一个人遥远地观望,看车来车往,看人来人去,依然没有任何的言语,甚至都不知道身后有跟随的目光。只是,这次角色互换,远去的是自己,观望的是别人。


就这样一次次地相见和别离,就这样走近又走远,在瞬间、在刹那,擦肩而过,飘然远离。一切是注定,也是人生的场景。


于是,就站在花树下,盈一颗初心,感受清风拂面的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