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儿庄古城的关帝庙,不仅是当年的中国守城部队指挥部旧址,而且是当时夜袭日军的敢死队出发地,曾经见证了那场大战最关键最紧要的时刻。本篇,作者根据对关帝庙的实地考察,详细介绍了31师指挥部等相关遗址和池峰城师长的情况。

关帝庙是台儿庄大战遗址

在台儿庄古城东南部,有一座历史近300年的关帝庙。关帝庙,是为了供奉三国时期蜀国的大将关羽而兴建的。这座关帝庙西面近百米处就是运河,东南距古城南门280米,东连车大路,西通顺河街。

说起来,在台儿庄古城的历史上曾有两座关帝庙,其中老关帝庙规模较小,位于古城鱼市巷与繁荣街交汇处的东侧,这座老关帝庙后来改成了花庙。

座落在古城东南的关帝庙又叫“新关帝庙”,建于清朝雍正13年(1735年),是由晋商集资修建的。

关帝庙位置示意图

这座关帝庙坐北向南,南北长约70米,东西宽约50米,占地面积3483㎡。大门东侧立有“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台儿庄大战旧址”黑色石碑。在关帝庙大门前两侧,各有一个武将牵着一匹马,在二道门外并列着两尊威武的雄狮,守护着庙门。

关帝庙正门

作者在台儿庄大战旧址石碑旁留影

进入关帝庙,这是一个四进院落,前院有一座大戏楼,专供香火庙会日唱大戏用,后来延伸为每年的春节,聘请各路戏班来此唱戏;后面两院各有东西月圆型的跨院,是晋商议事的会所和主持师傅居住的地方;最后的建筑是关公大殿。


关帝庙“春秋楼”和配楼

关帝庙戏楼

关帝庙的最里面是正殿,它是重檐歇山顶建筑结构,是祭祀关帝的场所,殿内神龛供奉的是头戴冕旒冠、身着龙袍、神情刚毅、端庄肃穆的关羽神像。

关帝庙大殿里的关公像

大殿两侧分别建有奚仲祠和鲁班祠,“奚仲祠” 供奉的是马车发明人奚仲,是春秋时期的薛国人,被称为造车鼻祖,也是枣庄祭奉的当地神。“鲁班祠”供奉的是木匠祖师爷鲁班,他是鲁国人,生于滕州,被称为木匠鼻祖,也是枣庄祭奉的当地神。

这座关帝庙殿堂宏伟,雕刻瑰丽,布局精巧,集建筑艺术之大成,是当时台儿庄古城香火最旺、影响力最大的庙宇之一。

这座古庙曾承载着一段不寻常的历史,在明清台儿庄鼎盛时期,它曾兼作山西会馆,聚集着几十家晋商、富商、富户,影响着商家的诚信商德,为“天下第一庄”的繁盛做出过重要贡献。

池峰城指挥部设在关帝庙“部将殿”

在关帝庙的东北角,是关帝庙的“部将殿”,这座房子位于正殿的东侧,面对着正殿旁的“鲁班祠”。门口立着一块“ 池峰城指挥部旧址”标志牌,台儿庄大战时,池峰城师长的第31师指挥部就曾设在这里。

“部将殿”与门前的“鲁班祠”

“ 池峰城指挥部旧址”及标志牌

走进31师指挥部旧址屋内,只见墙上挂着《徐州会战台儿庄附近战斗示意图》,正中的桌子上摆放着老式电话机和作战地图、油灯等物品,靠墙的桌子上放着几部电台,墙边摆放着枪支,音响中模拟大战时31师师长池峰城与第二集团军总司令孙连仲的通话内容,室内呈现着当年紧张激烈的战斗氛围。

池峰城指挥部内景

台儿庄大战中,日军的狂轰滥炸,使台儿庄古城遭到了严重破坏,整个古城几成废墟。关帝庙这块圣地也未能幸免,庙内大部分建筑被毁,但紧挨大殿东侧的池峰城指挥部三间房屋却安然无恙,奇迹般的幸存下来。现在作为国家一级文物、“台儿庄大战遗址”,供游人参观。

大战后台儿庄古城几成废墟

池峰城为什么把指挥部设到关帝庙里?

据史料记载,台儿庄大战开始时,31师的指挥部设在运河南岸的铁桥下。那么,池峰城为什么要把指挥部转移到位于古城内的关帝庙里?这不是使指挥部离敌人更近、危险性也更大了吗?

台儿庄运河铁桥

31师指挥部曾设在南岸铁桥下

池峰城将军把31师指挥部从运河南岸的铁桥下迁到关帝庙里的时间,是3月30日。这时候,台儿庄战斗已经到了最紧张的时候,日军不仅攻进了台儿庄城里,而且已经占据了古城四分之三的面积。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刻,为了便于靠前指挥和稳定军心,池峰城师长就把指挥部从运河南岸迁到了古城东南角的关帝庙里。

池峰城虽是河北人,但一直在西北当兵,对关公的“诚信、忠义、仁勇”敬佩有加,而且他听说日本多地也建有关帝庙,日本兵对关公这位伽蓝菩萨也敬畏三分,所以轻易不敢在关老爷面前动手,因此,池峰城将作战指挥部设在关帝庙里,一方面希望能够得到关公的庇护,另一方面也想借助关公的神威激励将士斗志,打赢台儿庄这场生死之战。

我在《在台儿庄,寻找当年大战遗迹(二)》中曾经介绍过,186团的指挥所设在位于古城北关附近的清真寺里,那么为什么186团指挥所又到了这座关帝庙里呢?

1938年3月27日,日军从北门附近攻入台儿庄城后,占领了北关附近的清真寺 ,此前31师186团的指挥所就设在这座清真寺里。在这种情况下,186团代团长兼城防司令王冠五就把指挥所从城北的清真寺转移到了城东南的关帝庙里。关帝庙在清真寺的正南方向偏西一点,直线距离约700多米。

设在清真寺里的 186团指挥所

台儿庄大捷功臣池峰城

台儿庄大捷是在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将军亲自指挥下取得的,是数十万参战官兵流血牺牲换来的,但要说谁是这场大战胜利的最大功臣?则非第31师师长池峰城莫属。

这是因为,池峰城率领第31师,以不满员的兵力和劣势装备,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坚守台儿庄达16天之久,直至4月7日凌晨我军向日军发起反攻,为中国军队最终赢得台儿庄战役的胜利,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池峰城,1903年12月8日出生,河北景县人,16岁入冯玉祥西北军,长期隶属于冯玉祥帐下“十三太保”之一、被冯玉祥誉为麾下战斗力最强的“韩石二孙”中的孙连仲所部,因池峰城悍勇善战,一直深得孙连仲赏识,将其倚为心腹大将。每次孙连仲排兵布阵,都将池城峰作为主力。 

大战期间,蒋介石在台儿庄火车站亲自接见了池峰城。蒋公拉着池峰城的手说:你的长官说你是忠勇、精干兼备之人,今天看来此言不虚。池峰城向蒋介石立誓:我师绝对战斗到底,与阵地共存亡,以报国家,以报委座知遇之恩。

第31师师长池峰城将军

“七七事变”之后,中方凡城墙被攻破即城池陷落,太原、南京以及最近的滕县,概末能外。池峰城在台儿庄创造了一个抗战期间前所未有的军事奇迹,他凭借极其艰苦和惨烈的巷战,在城破之后与敌反复争夺长达10天,确保台儿庄未陷于敌手,为我军在台儿庄发起反攻创造了重要条件。

就连被周恩来称为“守城名将”的傅作义对池峰城也钦佩不已,他评价池峰城说:“我傅宜生自认论战守之策,当今中国独一无二,可是纵观台儿庄战例以后,便不好以此自谓,镇峨之守台儿庄,堪称史无前例,真神人也,宜生遇之当以师礼相待。”他说的“ 镇峨”,指的就是池峰城。因此,人们便把池峰城称为“守城神将”。

台儿庄大捷后,池峰城因功晋升为军长,获得青天白日勋章,并且解放前夕他又为北平的和平解放做出了贡献。1955年在北京病逝,终年52岁。

池峰城组织敢死队绝地反击

4月1日,日军已经占领了台儿庄城的四分之三,日本的报纸电台迫不急待地宣称已经夺取了台儿庄一战的胜利。此时,池峰城的第31师伤亡惨重,百分之八十官兵为国捐躯,部队几乎打没了。在这极其危险的形势下,池峰城向上峰请求将剩余部队撤出城外喘口气,但上峰坚决不准。

极度的疲惫和压力,使得池峰城都累得吐血了。在这生死悠关的紧要关头,池峰城师长的英雄气概和军事谋略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他采用古代兵法“置之死地而后生”“背水一战”的绝招,抱定与台儿庄共存亡的决心,拿出“破釜沉舟”的气概,果断命令炸断浮桥,堵死退路,决心不成功则成仁!他对官兵说:“台儿庄是我们全师官兵的坟墓!就是剩下一兵一卒也要坚守阵地,任何人不得撤退,违令者严惩不贷!”

3月29日晚,池峰城组织了57人的敢死队,夜袭日军。经过一夜激战,57名勇士仅有13人生还,但他们却用生命夺回了古城西北角的一条运输生命线。根据时任第27师157团3营7连连长王范堂的记述(《正面战场徐州会战—原国民党将领抗日战争亲历记》中国文史出版社),这支敢死队,由该连官兵组成,战斗结束后,池峰城师长接见了他们并给予了奖励。

4月5日,台儿庄战斗进入到了最关键的时刻,日军已经占领了台儿庄大部分城区,中国守军兵力所剩无几,命运危在旦夕。入夜,池峰城将全师仅剩的兵员全部召集起来,通信兵、勤务兵、担架兵、马夫、伙夫,还有轻伤员等,全都拿起武器,组成了300人的敢死队。当他宣布给敢死队员每人赏30块大洋时,有的士兵大声说:“我们打仗是为了不让子孙作日本人的奴隶,为争取民族生存,命都不要了,还要钱干什么?我们死了只要立个碑,说我们为抗日而死就行”。池峰城被这些誓死不当亡国奴的硬汉子感动了,与他们一一握手送别。池峰城师长的“破釜沉舟”之举终获成功,已经精疲力竭的日军压根儿想不到中国军队还有能力发动逆袭,顿时乱做一团,死伤无数。31师经过一夜苦战,将日军赶到北门,重新收复了台儿庄四分之三的城区,在最关键的地点和最关键的时刻挽救了战局,为台儿庄战役赢得最后胜利做出了最重要的贡献。

4月6日,苦苦等待的援军终于到了。总指挥、第5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将军亲自指挥部队全线出击,追歼日军,台儿庄大战终获全胜。

国军敢死队装备

敢死队员与日军激战

古运河流淌着中华民族不屈的血脉

在台儿庄古城南边,一条河流从西向东蜿蜒绕过,这条河就是京杭大运河。现在的台儿庄运河,是1959年京杭大运河台儿庄段改道城外时留下的,全长3公里。台儿庄是京杭大运河上唯一保存着一座古码头、古驳岸等水工遗存完整的运河段。由于台儿庄运河古街保存完好,生活气息浓郁,具有回到明清时代之感,被称为京杭大运河仅存的清代文化遗产,世界旅游组织称其为“活着的古运河”。

运河在台儿庄郁家码头和双巷码头一带,向南拐了一个近乎直角的大弯,从由西向东变成了由北向南。古运河边现在修成了景观道,叫做顺河街,从西城门沿着运河岸边,青石铺就的步行道从西向东再由北向南蜿蜒而行,沿途依次可见五行码头、当典后码头、双月码头、高家码头、四十万码头等十余个古码头,最老的已有500多年历史,全都是青石砌成,材质坚厚。在运河北岸,都是古色古香、重楼叠院、错落有致的明清风格的商铺和民宅,漫步其中,令人感受到古城和运河当年“一河渔火、十里歌声、夜不罢市”的繁华景象,仿佛穿越到了数百年前的明清时代……

台儿庄段运河流向示意图

台儿庄运河拐弯处

(右前方尖顶建筑是

丁字街南口的天主堂)

古运河郁家码头

台儿庄大战时,中国军队在运河上架设了浮桥,运河浮桥的遗址就在台儿庄古城西门外,大战期间,中国军队利用运河码头台阶,以木船和木板铺设了南北向的浮桥。运河南岸就是守城部队的后方,中国军队通过浮桥向台儿庄城里运送人员和物资,那时运河和浮桥就成了中国军队的“生命通道”。

运河边的浮桥遗址

中国军队经过运河浮桥奔赴台儿庄前线

中国军队终于在台儿庄坚持到了胜利的那一刻。台儿庄古运河千年不竭的河水,见证了那场艰难的大战,永远流淌着中华民族英勇不屈的血脉!

撰文、摄影、制图,均为泰哥

历史图片采自《台儿庄大战纪念馆》等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