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06



“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

花叶永不相见。

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


——《佛经》





【彼岸花香】

作者/雨巷



今天我为你换上一袭红妆

云伴我 心花怒放

风随我 雀跃飞扬

我呀!只是想

静静地 ,静静地

与你惬意地坐在云水花旁

剪一段清浅时光

听文风词雨,共品一卷书香

让幸福在心河中缓缓流淌



今天我为你换上一袭红装

花笑我总 为你痴狂

草言我心 马乱兵荒

我呀!只是想

轻轻地 , 轻轻地

依偎在你宽厚的臂膀

听你把情歌轻唱

共赏山边醉人的夕阳



今天我为你换上一袭红装

放弃所有俗世纷扬

亦不感怀岁月沧桑

我呀!只是想

慢慢地 , 慢慢地

与你牵手明月清风、劈柴、喂马

醉卧尘世外,执笔写柔长



今天我为你换上一袭红装

远离当代人的 浮躁与轻狂

我们在轻歌中 品味着春漾

在曼舞里嗅着 花的清香

你为我解读 平仄里的情长

我为你抚慰 浮世的惆怅

你我带着热忱的信仰

穿越到渴慕以久的宋唐

约禹锡《竹枝词》欢唱

邀苏轼对饮一壶月光



今天我为你换上一袭红妆

不求荡气回肠,也不需千古绝唱

只愿撩起一帘幽梦

温柔相向,包容谦让,细水流长

你为我画眉,我为你梳妆

你为我琴韵弹唱,我为你轻舞飞扬

守 一处小院, 种 四季花香



只是啊!春秋已成过往

花落成泥,满地情殇

我为你 着了几世的红妆

仍没成为你 最幸福的新娘

而你 早已喝下孟婆的 情汤

一袭飘然长衫 站在 烟柳杨花的彼岸

笛声悠扬,深情回望

微笑着对我说

姑娘......

我们好像在哪儿见过




《竹枝词》是古代巴蜀的一种民歌,人们边舞边唱,用鼓和短笛伴奏。赛歌时谁唱得最多,谁就是优胜者。刘禹锡任夔州刺史时,非常喜爱这种民歌,他学习屈原作《九歌》的精神,采用了当地民歌的曲谱,制成新的《竹枝词》,描写当地山水风俗和男女爱情,富于生活气息。体裁和七言绝句一样。但在写作上,多用白描手法,少用典故,语言清新活泼,生动流畅,民歌气息浓厚。





【彼岸花】

作者/雨巷


花叶本相牵,两两不相见。

都言彼岸远,有时在身边。

痴情为此牵,折柳在君前。

花叶相离间,两两隔岸观。

终是亦无言,泪语梦月圆。

即便永不恋,也要花开艳。

柴米与油盐,过成诗意远。

只要各自安,永远是晴天。





【彼岸花】

作者/雨巷


花不见叶,叶不见花。

风月同天,咫尺天涯。

生生世世,两相牵挂。

花开彼岸,枉负韶华。




【彼岸花】

作者/雨巷


世间花有千万种,唯独此花情不同。

相恋相惜不相见,各自安好存心中。




故事分享(来源网络)



他们都说,你我永不相见,生生相错,


却不知,这是你我永生的相守。


我们曾是三生石上的旧精魂,千年相伴,


看尽人间尘缘,悲欢离合,生死轮回。


那日,佛说你们需入红尘。


我向佛问我们的姻缘,


佛闭目,一生只得一面之缘。


我问佛:


前世千次的回眸,换来今世的一次擦肩而过。


前世千次的擦肩而过,换来今世的一次相遇。


前世千次的相遇,换来今世的一次相识。


前世千次的相识,换来今世的一次相知。


前世千次的相知,换来今世的一次相爱。


可是当真?


佛笑而不语。


我落于忘川彼岸,生在三途河畔,这里阴郁而凄冷。




只有一座桥,和桥上那个年年岁岁都守着一锅汤的老人。


形形色色的人从我身边走过,走上那桥,喝下那碗中的汤,又匆匆走下桥去。


一些人走过的时候,我会听到缠绵的呜咽,生生世世的承诺……


我恻然,而那桥上的老人却似什么也听不到,

依旧平常的盛着汤,送于上桥的人。


日子久了,我才知道这桥叫做奈何桥,这老人,唤做孟婆。



我问孟婆,那响起的是什么声音?


孟婆说,那是铭心刻骨的爱,铭心刻骨的恨,是人世间最没用的旦旦信誓。


原来,孟婆那碗中的汤,叫做孟婆汤,是可以忘记前世的。


上桥的我问孟婆,他是不是也会忘了我?


孟婆不语。


我问孟婆,我什么时候会开花。


孟婆说,到了开花之时便会开了。



我盼望着花开,盼望绽放最美的容颜,盼望着和他一生一次的相见。


孟婆看着我,叹一声,又要是秋彼岸了!


我疑惑。


人喝下去,便会将这世间一切的恩怨情愁统统忘记……然后等待下一次的轮回。


于是,我知道了,春分前后三天叫作春彼岸,秋分前后三天叫作秋彼岸,是上坟的日子。


秋彼岸初来的时候,我惊异的发现自己绽放出白色的花朵,如霜,似雪,扑满了整个三途河岸。


孟婆说,有了彼岸花,这黄泉接引路不再孤单了。


一年一年,我在每个秋彼岸的时候准时绽开,一片片的。我终没有看到他来。


他终究还是来了,在我还没来得及绽放的时候,匆匆的来了。


匆匆从我身边走过,我拼命的叫他,沙华!沙华!


他似全然失去听觉,就这样匆匆走过,让我连他青衫的角也触碰不到。


彼岸花?她说的是我么?不,我叫曼珠,不叫彼岸。


一年一年,我在每个秋彼岸的时候准时绽开,一片片的。我终没有看到他来。


他终究还是来了,在我还没来得及绽放的时候,匆匆的来了。


匆匆从我身边走过,我拼命的叫他,沙华!沙华!


他似全然失去听觉,就这样匆匆走过,让我连他青衫的角也触碰不到。


我哭泣。孟婆冷冷的说,他不叫沙华!


不,他是我的沙华,三生石上的沙华。


当泪再也无法流出的时候,我开始沉默。


每年秋彼岸的时候,我依旧静默的开放,送过一个一个来来去去的亡魂。




一千年里,我看着他在我身边匆匆的过,没有停留,也没有看我一眼。这一千年里,他却从没在我盛开的时候到来。又一千年里,时间在一开一落中开始,又即将走向结束,他变幻着身姿走上奈何桥,端起孟婆的汤。


我的泪,流了又流,我的心,碎了又碎,我呼唤他:沙华,我是你的曼珠,你不记得了么?


终于,在一个秋彼岸的时候,在我绽放了白色的花朵的时候,他来了,带着满身的风尘,一脸的憔悴,来到我的身边。


我曾以为他又会匆匆的过,匆匆的喝下那让他把我越忘越远的孟婆汤。




然而,他走过我身边的时候,竟然放慢了脚步,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


只那一望,心中干涸的泪又如泉水般涌出;


只那一望,便将心中数千年的积郁化作泪水;


只那一望,万般的幽怨都如云消散。


那个秋彼岸的时候,我开得格外鲜纯又是数千年的等待,数千年的一年一见,


他每次回头的一望,都让我心里裂开一道深深的痕,一年一年……



不记得这是多少个千年的相遇了,他突然停在我的面前,


喃喃自语,似曾相识,似曾相识……


我惊异,心在那一刻彻底碎裂了,白色的花,在那个瞬间惨然的变成红色,如火,如荼,如血……


他受惊般的退上桥去,孟婆汤从他颤抖手中的碗里洒出……




从此,在秋彼岸的时候,忘川里便开满血色的花,夺目、绚丽而妖异。


他又在花开的时候来了,在我身边徘徊着,徘徊着,在走上桥头的那一刻,竟然回头,


嘴里喃喃,曼珠?曼珠?


我已无泪了。


孟婆长叹一声,这是这近万年来,我听到的唯一一声叹息。


至此,人们都说,在秋彼岸的时候,忘川的三途河畔,


会绽放一种妖异的血色花朵,花香有魔力,可以唤起人对生前的回忆,这花,叫做彼岸花。



千次的回眸、擦肩、相逢、相识、相知,佛语都一一成了现实,于是我平静的开,平静的落,


平静的等待千年之后的爱。


爱来的很平静,却很震撼,他蹲下身来,亲吻着我的脸,轻轻的说,


曼珠,我不会再忘记你,我要你陪在我身边。


我恍然的望着他,难道他不记得佛说,我们只有一生一次的相见么?





他笑着看我,波澜不惊的采下一株花藏在袖中走上桥去,我看到他微笑的看我慢慢的喝下汤去。


孟婆的脸上闪过一丝奇异的笑。


佛说我们违背了天意,从此永生永世不得相见。

他却在笑,笑得很舒心。



于是他化作我茎上的叶,叶落方可花开,花开叶已落尽。


他说,我们不要一生一次的相见,我们不要陌路相忘。


这是我们永生永世的相守,不再分离,不再忘记!


于是,佛经说: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


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




于是,彼岸花在佛语里有了另一个名字:曼珠沙华。


开到荼蘼花事了,永世相守孟婆桥。


凄美的爱情,永恒的等待,花叶不相见,唯有

彼岸花。



作者:贺念

笔名:雨巷

祖籍蜀国广安华蓥

居南国广州

文学爱好者

诗词痴迷者

也喜欢书法、绘画、音乐、摄影

在广州日报、南方都市报、 羊城晚报 、羊城地铁报、华蓥山杂志、红杜鹃杂志、匠心读书会、诗画天地、当代诗报、岭南作家、中华散文、中华情作品集等发表过作品。

传承中华文化

邂逅是缘,谢谢您的来访和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