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逢一年清明时,又是一个哀思日。在这个感恩怀德,抚慰亡灵的清明时分,一路风尘,回到了生我养我阔别已久的家乡,乡村公路尽头,坐落着敦实矮小的青砖屋——那曾是我温暖的家。


我的家在安徽省池州市东至县洋湖镇南山村,一个地处偏僻的小山村。那里没有城市的喧哗,但我在那里感受到了空中飞翔的鸟儿的鸣叫声,那门前小河的流水声,树上草间的虫鸣声……


时常想起家乡,似乎那种清香的奶茶悠悠四溢的又飘到了我的身边,家乡,追随我一生记忆的梦,成长后的我于家乡渐行渐远,而家乡的气息和家乡悠扬的琴声将是追随我一生不变的情怀。


当车子行驶在家乡的高速公路上,轻轻地驶进了记忆的大门时,我是非常欢喜的,当然也有那么一点点的惆怅。阔别多年后,我又一次的踏上归乡的路途,心里眼里,记着的,尽是旧时风景。

车子在通往家乡的省道公路上奔驰着,而我的心早已飞到了我儿时的家,我的家乡风景如画。树木苍翠,鲜花盛开,人们自由自在地休憩、游戏;似一幅美丽的图画就在你的眼前铺开,真的是车在路上走人在画中游。我爱你我的家乡!


回家的脚步匆匆,家越来越近了,乡愁也就越来越深。席慕容说,“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总在有月亮的晚上,响起。故乡的面貌,却是一种模糊的怅望,仿佛雾里的,挥手别离。离别后,乡愁是一棵没有年轮的树,永不老去。”


在我从车上走下来时,在我的双脚终于触到我魂牵梦萦的这片土地时,展现在我眼前的这条河流及山峦击碎了我对家乡所有美好的记忆,此刻记忆中的家乡与眼前的景象交替在我的脑海中闪现,以致于我对家乡原有的印象越来越模糊了。


路随景转,我站在桥上极目远望,河水像镜子一样清澈,近的地方还能看到小鱼儿。河的两侧有一排排整齐的花草树木,一直通向碧水蓝天相接的地方。马路很宽阔,一桥横跨河面,连接着两岸的交通,也给南山河增添了无尽的风光。

我喜爱家乡的小河,虽然家乡的小河没有什么特别,但它毕竟陪伴我度过了童年的快乐时光。春天,河水清亮,甘甜,缓缓的流着,显得平静,诱人。河岸边草木发出新芽,开着各种野花。水里的鱼儿在游来游去,荡起一圈圈的波纹。


走下桥来,宽大的河滩上,铺满了大大小小的鹅卵石。石头却也平稳光滑,蜿蜒着伸向视野不尽的河道深处。岸边低矮的树丛,这里一棵那里一棵,看似无规无则,却也布局和谐,没有零乱之感,这也许就是无意中的有意,随意中的刻意吧!


我走到小河旁,河水打在石头上,奏出了一首动听的乐曲。最让人吃惊的是河边路旁的那一望无际的野菊花,一丛丛,一簇簇,挨挨挤挤,仰着黄色的小脸,向着春风点头,向着天空微笑。一群群蝴蝶在花间翩翩起舞,分享着这场花的盛宴。


离开家乡几十年了,几十年的变化,几十年的日子,当可以用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这样一句话来形容了。是感叹?也不尽是。想起父母的音容笑貌,村中的兄弟姐妹,童年的调皮顽劣,老屋里的歌声笑声,由远及近,又在我的心头萦绕。

而往事,它就一如村前的那条小河,在心田里潺潺地流过。当年的河水清透,清甜甘美的一溪清流,而今呢,河水几近断流,更不要说有鱼虾可捉。而家乡的老屋,更是人去楼空,荒草乱生,每一次见到,都让人乱了思绪,触目,惊心。


当年曾一次一次走过的田间小路,已变了样。当年曾经是一条小石桥的地方,而今也建了一条又高又大又稳固的水泥石桥。当年村口那一棵没有年轮的古树,永远不会老去。不管多少年,不管是否变了样,依然如初的美丽,显得生机勃勃。


当年是一大片绿油油稻田的地方,如今全都建了楼房,一栋一栋,如城里的别墅,可是我依然得怀念老屋,因为老屋里,有我一切关于童年,关于亲情,关于梦想的记忆,笑,或者哭,都在老屋里烙下了深深的印记,一生,也无法抹去。


当年这一条逶迤的乡间小路,承载着无数的童年趣事,饱含着不尽的欢声笑语。它历经风雨沧桑,执着如斯,用它斑驳的容颜,默然见证着我的成长。回忆田野上放牛、挖野菜、捡拾稻穗的炎炎夏日,洒满了我童年的悲欢,酸甜,泪水和笑脸。

曾经万般缱绻,如今少有踏足,再度相见,却依旧是那般熟悉、亲切和温暖,有一种难以言说的爱,是对故土、亲人浓浓的思念和依恋。仿佛一眼便能看到往日深深浅浅的足迹,只想循着这些记忆的痕迹去重温逝去的韶华、去缅怀不复的青春。


老屋的门前是一条小河,河水不是太深,夏日最浅的地方只到脚踝处,河水清澈见底,不紧不慢幽闲自得地向下游流去,那年的夏天,村里的女人们就会端着装满脏衣的面盆相继来到这条河里涮洗衣服。顽皮的孩童会光着身子在深水处游水嘻闹。


每到夏夜,父亲就会在院子里放上一张竹凉床,坐上面乘凉,看书,闲聊,或是胡乱做些什么。多少次夜里倚在母亲身边听大人说话,听老人讲故事,只是听到那些鬼故事时,有些害怕,躲在母亲的臂弯里,在暗淡的月光下把眼睛睁得大大的。


多少年了,这个地方,依然是我梦中温暖的家,有母亲的身影,有一家人冬夜围炉夜话的温暖,有永远不会被光阴磨去的亲情,乡情。生命的过程,总要有一些什么来支撑着你一步一步的走过。爱和回忆,让我一步步走向更远,走向更好的力量。

捡回记忆深处过往,梦回老家,那个埋葬了整个童年,溢满了魂牵梦绕的老房子。那份乡愁久久不能忘却的老地方,已经变样了,老屋,破败了。但老屋是我永生也无法割舍的一种心结,那可是父母一砖一瓦建起来的,饱含了父母亲几多汗水。


我的老家在离县城几十里远的山沟里。上高中之前,我从来没有走出过大山的怀抱。老实说我对家乡的发展或是变化向来不是很关心。上高中以前没有这种意识,上了高中之后没时间关心。几十年前我到他乡安庆去做生意,又懒得去关心了。


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抛弃农村老家,进城生活,村中,只剩下了老人,而老一辈的,也所剩无几了。蓦然相见,心有激动,亦有惆怅。千里路途,只为匆匆一面,心头萦绕,是永不老去的乡愁。那些不曾随岁月远去的身影,都见到了,在心里。


光阴流逝,岁月蹉跎,他们,一个一个,都老了,岁月的风霜,在每一个人和的身上都铬下了深深的印痕,生活的酸甜苦辣,百味杂陈,任劳任怨,尽在那细碎的述说里,深情的眼眸里,快乐的笑声里。见到他们安好着,那一刻,真的是开心。

站在空无一人的院中,看着墙上爬满茂盛的藤蔓四处蔓延疯长,忽然有一种说不出的伤感。曾经的欢声笑语仿佛定格在了某一处,如今是那么的宁静。青梅已老 ,竹马已远,是时光的无情,还是岁月的匆匆,仿佛一转眼,我都成了时光的过客。


岁月,悄然从指尖划过,微风吹过,遥远的呼唤声飘来。蓦然回首,已是无言,看那块光滑的石碾上,倾听风雨诉说那段关于那些童年的故事。这满地记忆碎片,又该如何拾起?感觉只有凭着记忆慢慢寻找最初的时光,回到梦里,一点点的拾掇。


清明,是一个哀悼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来到先人坟前,祭拜先人,寄托哀思。“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唐代诗人杜牧的诗句,不知动了多少人的情,湿了多少人的心?也使得清明二字更增添了几分烟雨迷蒙的感伤。


为寄托我无尽的思念和永远的感激之情,不由得心潮起伏,感慨万千,泪如泉涌。将寄托哀思的束束鲜花,洒上我的点点思念,托起那飞舞的纸花,带着我的深情怀念,燃化成一缕青烟,以此祭奠。愿先人在遥远的天国一切安好!

图片:李器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