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澳洲口罩要戴,政府号令要听

民主

<p>澳洲疫情日益严重,占总人口数约百分之五左右的华人已经紧张到要靠吞安眠药来睡觉了,看悉尼墨尔本二大华人居住地附近马路上外出带口罩的都是咱们华人,鬼佬几乎都是不戴口罩的直来直去,问人家心里到底害不害怕这传染病?回答是;心里是吓丝丝的,但是一戴上口罩自己就觉的自己是生病人了一样,再讲戴上口罩出门口罩内都是湿漉漉的。也真是这样,西人的鼻子又高又大,二只鼻孔大到是亚洲人的一倍都不止,这吸进一口气,吐出一口气都闷着出水气,所以讲鬼佬一天口罩戴下来到晩上把口罩脱掉几乎每个人的鼻子都是红彤彤的,十天半月口罩带下来这鼻子都要成烂鼻子差不多了,再有西人的生活习惯也同咱华人不同,人家男人走在大街上若是看到一个女性朋友都会走上去热情的拥抱一个,再“吧”的一声相一记粉腮,若是这男人戴上口罩就不方便了,就是当场脱了口罩这鼻子还是湿澛澛,怎么个亲法呢?就是女方不嫌弃,自己都不好意思一口亲上去呢。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些个鬼佬就是自由散漫惯了,要想让西人彻底改变生活方式我想只有让人家去看看意大利病人的死亡数和高比例,再到人家的太平间去实地考察一下,或许就会吓得马上乖乖的去戴上口罩,人性命总归要比浪漫生活重要。</p><p>这里的总理莫瑞森这腔里真的是魂灵生进了,从疫情高传染开始就停不停歇不歇的召开内阁会议,为囯家控制民众在社区交叉感染细菌也是使出吃奶的力气,制定了极为严格的一系条措施,其中包括在大街上不能有二人以上同行者结伴而行,婚礼可以举行,但仅限五个人,丧葬白事可以办,但仅限十个人……,办法都是好办法,可民众中还有异声;我们要最实惠的政策,最好每个礼拜政府就发每个公民一千大洋等等,真是“众口难调”,娘肚子里生出来的都会有不同的长相呢。看电视中的莫总理,人都嘞嘞较的瘦了一圈,我心多有不忍,真想去找莫太太关照她一下;自己的老公要补补营养了,甲鱼鸽子乌骨鸡等滋养品要日隔日的炖汤让他饮,你自己也要有所节制,如果你老公在这囯难当头的紧要关头来个趴病床,那国家怎么办?三千万民众怎么办?老公代表的自由党还想不想在这个月举行的大选中赢得胜利?上次火灾时莫总理携家带眷的到美国的夏威夷去度假已经在民众心里输了一个马头,若是不在这次抗疫战场上赢回二三个马头,你这个总理嫂嫂也是有推卸不掉的责任的!</p><p>听说原本政府的隔离政策之一是马路上不可以有超过一人数量的同行者,也有说夫妻关系的不算,后来有人表示异议;那男女是恋人关系的怎么办?谈恋爱的当口二个人甜甜蜜蜜粘得最紧,女的不傍着男的路都走不动的,政府不能折散人家小二口,再讲马路上一双男女并肩前行有谁知道这二人是夫妻关系?说不定都是各自出轨,然后偷摸出来压马路的,除非政府另频一个规定,疫情期间如有夫妻双双上街出行必须随身带好二个人带有照片的结婚证书,否则将面临高额罚款处理。细节问题各表意见,最后政府顺从民意,从一人行改为二人行,这样就避开了许多尴尬事情。至于小俩口结婚五个人为限制,那就是新朗新娘二个人,证婚牧师一个人,新朗官家中父母之中派出一个人参加,同样女方家庭也是如此的出一个人,这样总共五个人才算符合特殊时期的特殊政令了。至于参加葬礼能有十个人之多可以出席,则是体现了政府“逝者为大”的人道主义了,这是政府给足了逝者的尊重了,如果政府不通人情的话,就规定只能有五六个人可以参加,那民众也只能服从,这里的西人们不要看长得都人高马大吆五喝六的,平时出去见到差佬都是老老实实的,对政府的行政命令基本上都是服贴的,如果疫情再严重下去,政府的新政令还会更严厉,若是到那时候有这么一条“夫妻俩各自必须二十四小时戴口罩”的政令出来,相信鬼佬的夫妻们就真的会在同一张床上也各戴各口罩的。</p><p>据说眼下澳洲已经是四级戒备状况,如果拿去同中国抗疫斗争过程中搞的警戒状态来比较一下,那就是小巫见大巫了,澳洲需要効仿中国严控时所採取的一切有効措施和手段,否则一旦疫患失控,神仙都救不了澳洲这块土地上的人民大众了!</p><p>劉民主於堪培拉 6-4-2020</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