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感怀/周怡甬

红尘故事何其远,浪里行舟一味翩。

跃马扬鞭成梦想,追星赶月写诗癫。

昔时倩影清晨诱,往日佳音白首绵。

醉看荷塘花万朵,冰心玉管比人贤。

步韵诗友吟文澜桥


周怡甬


挥毫勾彼岸,画鲤乐推漪。

柳絮栏边秀,梅枝院后宜。

达楼诗友会,贡水韵声弥。

每每音泉奏,神兮福亦禧。

宣恩珠山景色/周怡甬


杨柳丝丝弄彩霞,珠山贡水孕英华。

时牵才女音泉岸,长咏文澜碧树花。

倩影随诗迷雅客,芳香伴袖惹清虾。

风情万种燃箋上,对饮诗童醉万家。

别样宣恩蓝/周怡甬


山青水秀鸟声憨,画阁如林两岸参。

建设家园勾汝醉,疏通云朵伴仙酣。

乡城油路无尘绕,风雨凉亭五彩龛。

日暮时光窥亮点,千头岭上一眶蓝。

宣恩文澜桥观景/周怡甬


麒麟镇守文澜角,水上音泉赛笛箫。

妇幼闻声忙散步,儒樵牵手赶新潮。

灯重对岸霓虹闪,星照达楼雅句缭。

远近宾朋谁不醉,土家歌舞把心烧。

昔日情怀/周怡甬


砂石途中雪雨挨,人人鬓角泥尘排。

轻描昔日拧薅汉,觉悟清晨洒土差。

即使镰刀枝影少,莫非铁铲水沟乖。

如今处处通油路,不改初心壮我怀。

秋 思/文/周怡甬


中秋十五星光灿,相聚兰亭赏月悬。

紫酒三杯亭外醉,仙娥双影水中翩。

几多对饮随云过,不少相思伴枕眠。

富贵贫穷何计较,孙贤子孝胜天仙。

咏梨花/周怡甬

装点乾坤如絮漫,群蜂潮涌向枝尖。

红阳相照千条影,浩月来临万副帘。

深夜瞒人将果挂,清秋上市许身甜。

吟诗未解梨园故,落叶飞花一世廉。

金陵寨一游/周怡甬


绿岭耸雕梁,风来叶乱飞。

梨园邀我往,白柚醉翁归。

草茂牛羊戏,水清月兔依。

岸边横笛女,迎客敞心扉。

  吟 平埧营春色


周怡甬


旭日楼尖照,炊烟万丈红。

若寻锄柚汉,便问放牛童。

柳下多垂钓,田间几唤翁。

呼惊枝上鸟,展翅傲苍穹。

双龙湖小聚/周怡甬

松风竹密怡人处,挚友言诗聚小楼。

飞鸟闻声门外唱,牧童会意院中留。

蓝天云彩朝前躲,贡水艄公向上游。

一揽湖边千万里,双龙越岭占鳌头。

游双龙湖之二/ 周怡甬


绿岭入双眸,春思载满舟。

城中霾雾散,海外疫瘟稠。

洗尽千山垢,相邀一日游。

同吟天使命,浩气贯全球。

己亥初春 感 怀/文/周怡甬


凤自云中入眼前,鸟从笔下变飞仙。

若无墨味冲花气,哪有春香醉我翩。

桃李梅兰迷院落,诗词联赋恋文贤。

盛唐风月难称美,华夏笙歌振九天。

庚子春感怀


文/周怡甬


藏起金猪财气满,迎来玉鼠绣坤乾。

有心园梦言行正,着意舒眉路不偏。

盛世长观蝉鸟舞,新春点缀雪梅翩。

宏图全在心田里,德善双修不误前。

初春 偶感/文/周怡甬


翠竹青天绕,迷人入梦翩。

炊烟多面起,朝气八方燃。

笔下皆生悟,言中始未偏。

陶情山和水,同绘大坤乾。


莫闲粗与浅,荣幸阁楼宣。

能至墙生色,谁论字已偏。

细言归几许,厚意藏千年。

悟透其中味,方知地润天。

初春感怀/周怡甬


春生先冒笋,日照竹荫门。

如画神来墨,吟诗慧有根。

三更灯火伴,五早露珠喷,

登岭收千里,虔心敬上尊。

庚子仲春/周怡甬


大小城乡多寂静,蚊虫飞鸟闹清晨。

寒门紧锁修心道,电视长开看战神。

科技专家攻药理,白衣天使救公民。

全球同赞英雄胆,共创人间胜利春。

庚子季春/周怡甬


百鸟翻飞岭上攀,青山绿水醉人间。

炊烟袅袅浮云淡,村野悠悠小舍闲。

桔柚争藏农妇影,蝶蜂直恋菜花弯。

凭栏再述相思语,时下春耕几日还。

步韵和诗/周怡甬


邀友同亭品酒茶,栏边嫩柳绣中华。

梅花直醉几多客,春笋偏伸不少丫。

泼墨生风双凤舞,吟诗入梦半峰霞。

红联巧述人间趣,儒意深深贴万家。

和周玉和庚子年元宵


周怡甬


昔年节日争喧闹,结彩张灯赶热潮。

己亥季冬村镇静,初春庚子肺瘟烧。

南山全力排风险,天使齐心治疫枭 。

莫怨闭门车未动,乌云散去自逍遥。

和逍遥仙如此元宵夜


周怡甬


元宵羞月何方走,冷静华街万户愁。

风舞破窗分外响,烛辉老伴更加柔。

昔时烧纸坟前去,今夕平心院内留。

直等南天雷火令,魔头孽障一并收。

正月十六吟庚子春二首


周怡甬


元宵宁静后,旭日火烧头。

一晒瘟炎减,单听鸟韵愁。

隔门观客少,把酒看花羞。

楼顶风云过,乾坤两眼收。

禁登彼岸未忘舟,来日方长不必愁。

尔等勤浇墙外树,终闻枝上鸟声啾。


高罗春色一 / 周怡甬


百草冒芽春色景,晨清气爽鸟声闻。

拈梅摇竹亭边醉,钓鲤搂虾柳岸分。

处处新村迎紫燕,条条大道绕祥云。

推杯把盏人间趣,耕读承蒙祖辈薰。


高罗景色二/周怡甬


山镇青峰四面扬,千丘十里绿衣裳。

粗诗淡墨溪间醉,碧瓦琼楼柳岸张。

小伙撩珠白柚脆,土家献艺腊肠香。

妙龄女子来相问,连理花开久久长。

养路工人抗疫情/周怡甬


江城风雨凄凄下,切莫心思乱若麻。

为了沿途车旅客,及时清扫雪岭砂。

砍除荆棘披晨雾,疏理桥涵迎晚霞。

为国为民勤上岗,齐心协力建中华。

齐心协力抗病毒


周怡甬


亥冬寒气千家锁,庚子正春户半开。

莫道江城金火战,谁知冠状疫魔来。

军民协力终称意,上下齐心定灭灾。

利剑出鞘霾雾散,清风明月共天台。

庚子年三.八巾帼赞


周怡甬


去冬腊歲疫瘟临,百鸟哀呼岭下沉。

绿水幽幽鱼尾淡,石桥寂寂卡边荫。

城乡处处皆亲友,天使朝朝献爱心。

无数危机都挽救,医风德范万家钦。

齐心协力抗病毒


周 怡甬


阴气残延天地暗,江城处处冒魔虫。

三山六水同含泪,万户千家暂不通。

天使军民担重任,不分你我献初衷。

双神和力南山控,散尽乌云华夏隆。

齐心协力抗病毒


周怡甬


海鲜野味孹源下,差点人间似乱麻。

天使悬壶医万户,南山除毒惠千家。

江城雷火神仙在,魔鬼妖瘟豆腐渣。

庚子元宵挥利剑,拔开霾雾放光华。

赞疫情下的白衣天使


周怡甬


鼠歲初春炎疫漫,白衣使者未曾眠。

侠肝义胆民为重,隔子离家病当先。

凝聚精神开盛世,无私模范比空前。

几多圣手成千古,片片丹心振九天。

齐心协力抗瘟情


周怡甬


痛切皆因连廿蠢,瘟身隐报害人精。

白衣天使为民战,院士南山救国情。

半月又添雷火怒,何时再咏岭川明。

妖魔鬼怪成灰日,大赞神州百万兵。

吟天津医疗队援助恩施


周 怡 甬


瘟情难比人情重,津客纷纷破寂沉。

为使城乡无疫火,愿和日月抢光阴。

阎王殿下施奇术,生死堂中救众心。

德厚能催枯木长,此恩更比海洋深。

高罗镇风雨桥漫步/周怡甬


晨雾将峰隐,沿河柳岸昏。

林深闻犬吠,竹密碍蜂奔。

迈步桥边赋,归心墨上存。

拾来三两句,字字有乾坤。


吟宣恩墨达楼.鹧鸪天


文/周怡甬


柳岸青丝弄细风,檐边云彩接长空。

文澜知鸟倚栏上,贡水音泉振耳中。

翘凤角,通达楼,伊人忘返醉龙宫。

一诗带我回千古,不惑心思几许同。

  感悟人生/周怡甬


人生不过日三万,成败得失若梦间。

静气如同松坐岭,平心恰似鸟倚栏。

有情堪比黄金甜,无意相思幻影牵。

一首新歌吟旧事,几人惮透乃为仙。

  清明扫暮/周怡甬


庚子清明花未兴,乌云密布鸟无神。

突增多少忠魂影,为救苍生脱苦尘。

国以半旗同悼念,吾思数妙记终身。

英雄事迹开先道,历史新篇育后人。

谷雨/周怡甬


今朝春暖乌云醒,放下鱼钩垄上侦。

芍药清香飞院落,牡丹贵气伴君行。

三分厚土勤耕后,五谷纯粮从此生。

正是插秧抛种节,素珠洒遍九州情。


庚子暮春/周怡甬


兰花朵朵开亭脚,香气轻飘万户门。

雨打芭蕉飞白玉,风吹油菜动青根。

神奇土韵农耕舞,纯味佳肴古寨村。

翠竹红莲皆有意,各怀壮志绘乾坤。

“五一"感怀/周怡甬


绿岭频添草帽翁,齐心手捧太阳红。

百花竞放描初夏,四海同歌拥惠风。

亭外清香心易醉,田中丽影劲无穷。

一身热汗滋黄土,共筑人间万代功。

诗咏二坪/周怡甬


千里花香送九霄,松推绿岭万年骄。

方塘静水随龙动,园堡清风伴凤飘。

句句苗歌吟盛世,声声鸟语颂今朝。

红阳一照春心暖,手摸云头赶浪潮。

庚子立夏/周怡甬


蝉鸣绿野流萤下,谁见蛙虫水坎爬。

蜂蝶陶陶迷白柚,亲朋急急采青茶。

晨光把盏斟平韵,响午舒情话老家。

一醉红阳辉万里,城乡从此笔生花。

盛夏有感/周怡甬


无数旱苗如火烤,青枝绿叶卷成瓢。

鸡行岩板双筋抖,风过凉亭满脸烧。

何处清溪嵌汗味,门前雄岭躲天娇。

勤争朝夕三千步,能扯乌云脑后消。

赞2020年8月24号宣恩水上运动会

文 /周怡甬

文澜桥上清风飒,两岸精英密似麻。

力贯龙舟波击韵,心随杨柳浪生花。

但凭汗水挥长橹,谁晓船头荡小虾。

舵手呐威传四海,豪情壮志世人夸。

秋日偶感/文/周怡甬


黄叶随风舞,入根草木肥。

鹍鹏腾空展,鸥鹭望人飞。

横笛惊山响,咏诗庆友归。

此生无憾事,一世敞心扉。

深 秋/周怡甬


秋鸿不畏寒,拂晓路漫漫。

云水相期久,草原离别难。

得来君子顾,舍去小仙观。

若欲心舟稳,尤需眼界宽。


学习用韵知识之十禁:

1、夺韵,也叫挤韵,指在诗中不是韵脚的地方用了韵字,如:秋来花落使人愁,其中秋字为韵字。但与韵脚连用的叠韵是可以的。如悠悠。

2、出韵,也叫落韵,就是用一个别的韵部的字与一首诗中原来韵部的字放在一起押韵,首句与末句可以,前者叫孤雁出群,后者叫孤雁入群。

3、倒韵,即将习惯上的组合词为了押韵而颠倒写,如先后改后先,慷慨改慨慷,凄惨改惨凄,玲珑改珑玲,等等。

4、重韵,就是在一首作品中重复押一个字作韵脚。

5、僻韵,即用罕见的生僻字作韵脚,大家都不懂。

6、凑韵,是指用了与全首作品意思毫不相干的字作韵脚。

7、撞韵,就是一联中的前一句(主要是句末字)用了与韵脚同韵部的仄声字,如:清泪丝丝梦中洗,泉声夜落小楼西。其中洗与西同韵部。

8、哑韵,就是用一些声调读起来不清晰,意义也不明显的字押韵。

9、复韵,复韵是指一首诗中,意思一样或意思相近的字,反复地押。比如押了“忧”字,再押“愁”字;押了“花”字,再押“葩”字;押了“香”字,再押“芳”字。

10、连韵,就是相邻的两个押韵句的韵脚用了同音字作韵字。也叫“合音”。如:月照芝台鸟篆沙,清风习习透帘纱。沙与纱就合音了。诗人写诗填词作曲,除了自我熏陶娱乐外,主要是给读者品读、欣赏的,所以,首先要让读者看得懂,其次才是让读者在其中得到美的享受。一首作品的最高境界,是用平凡普通的文字组合成美的旋律,让人读来朗朗上口,韵味无穷。一首: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没有华丽的词藻,没有晦涩字眼,却能深入人心,流传千古。即是最好的说明。

诗词十大表现手法


  古人在诗词创作中非常注重表现艺术,在写景、状物、言情、述志时,往往采用既对立又统一,既相反而又相成的辩证手法,让读者在品味赏读中获得无穷的艺术享受。这些辩证的表现手法包括点染、虚实、疏密、动静、浓淡、雅俗、巧拙、曲直、隐现、离合。


1、点染


  点染,是国画的术语。原指画家在绘画时,有的地方点,有的地方染,从而绘出一幅和谐统一的画面。后来借用到古诗词中来,指的是作者在有些地方正面点明旨意,有些地方侧面渲染。



  这种手法在写景抒情的诗词中比较常见,一般用景物来染;用一句话,一个词来点出作者要抒发的感情。渲染是为了突出旨意,旨意统率渲染,相互依存,和谐统一。如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其中的“断肠人在天涯”是点;其余各句均是“染”,以突出相思的伤悲。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如柳永《雨霖铃》:“多情自古伤离别,更哪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其中第一句是“点”,点出“伤离别”;其余各句是“染”,渲染伤别之情。李清照的《声声慢》一词用“乍暖还寒”、“三杯两盏淡酒”、“晚来风急”、“雁过也”、“满地黄花”、“梧桐更兼细雨”来渲染自己的心绪,最后用“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点出“愁”的主旨。王实甫《长亭送别》中的“正宫”“端正好”,前面“碧云天,黄花地,西风紧,北雁南飞。晓来谁染霜林醉”都是染,后面的“都是离人泪”是点。


2、虚实


  虚实结合是古诗词重要的艺术手法之一。所谓“实”,是诗词中可以通过视觉、听觉、触觉等具体捉摸到的部分;所谓“虚”则是指诗词中表现的存在于人的思想意识之中的部分。换言之,就方法而言,详细为实,简略为虚;具体为实,抽象为虚;有据为实,假托为虚;有行为实,徒言为虚。就对象而言,景为实,情为虚;眼见为实,想象为虚;有者为实,无者为虚;显者为实,隐者为虚;当前为实,过去和将来为虚;已知为实,未知为虚等等。



  虚实结合,可以给人以无穷的暇想和绵长的回味,也可以使诗人的感情表达得更深沉而充分。如李白的《蜀道难》,以虚写实,从蚕丛开国说到五丁开山,由六龙回日写到子规夜啼,天马行空般地驰骋想象,创造出了让人惊叹不已的蜀道形象;诗人的情感表达得强烈而飘逸。李商隐的《锦瑟》运用“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四个典故,以虚(传说、典故)写虚(过去的经历、梦想、挫折等),诗人的感情真切而又深藏,让后学者产生了众多的揣度和想象,被喻为古代“朦胧诗”。而李煜的《虞美人》中“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却又以实写虚,将诗人抽象的“愁”化为了具体可感的江水滚滚,新鲜美妙。


3、疏密


  诗词的疏密手法,主要是指描写人、事、景、物的密度。密度小者为疏,密度大者为密。疏者大笔勾勒,重在传神;密者工笔细描,重在铺写渲染。



  在诗词中,疏利于写大景,密利于写小景;在词、曲中,婉约者较密;豪放者较疏。但在一首诗词中,诗人们也时而采用疏密结合的手法,构成一定的意境,如杜甫的《登高》中“风急天空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四句,前两句“风急”、“天高”、“猿啸”、“渚清”、“沙白”、“鸟飞”一句三个意象,显得绵密急促;后两句“落木”、“长江”一句一意象,显得物象稀少而疏阔。从美学角度看,密可以产生了一种紧促感,疏可以产生了一种弛缓和开朗感,一紧一缓,能给欣赏者带来心理的愉悦。又如王维的《山居秋暝》“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四句,也是深得疏密之妙。前两句交代“雨后空山”、“秋天傍晚”,一写环境,一写时间,可谓疏朗简洁;后两句却写到“明月”、“青松”、“月光”、“清泉”、“石头”、“水花”,意象十分丰富;一疏显得宏阔,一密显出清幽,给人心旷神怡之感。


4、动静


  客观事物的动静之态,给了诗人们许多创作的灵感,他们常常将事物的动、静结合起来描写,做到静中见动,动中见静,动静相生,动静互衬,妙趣无穷。



  如查慎行的《舟夜书所见》:“月黑见渔灯,孤光一点萤。微微风簇浪,散作满天星。”前两句写静,后两句写动,富有生活情趣。王维的《鸟鸣涧》:“人闲桂花落,月静春山空。月出惊飞鸟,时鸣春涧中。”以动写静,花落、月出、山鸟的动,突出了春涧的幽静。杜甫的《绝句》:“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前两句写动,绘出一幅绚丽的图景;后两句写静,一言空间之广,一言时间之久,但也静中见动:景物动静的结合,反映了诗人思接千载、视通万里的心理活动。李白的《望天门山》更是高妙,以“天门中断楚天开”写出了水神奇的“动”,力量巨大;又用“碧水东流至此回”写出了山雄奇险峻的静——强大力量的静;然后又用“两岸青山相对出”写静,又静中有动;“孤帆一片日边来”写动,又动中有静:动静相衬,即有力量的对抗,又有宁静与和谐,真可谓运笔如神!


5、浓淡

  浓淡在绘画中,主要指色彩的深浅、明暗。后来用于文学创作,主要指语言的色彩。浓者,重笔浓彩,绚丽;淡者,素笔淡写,不尚雕饰。

  就作者个人而言,有的追求素淡,有的追求浓艳,有的则浓淡兼施。浓淡相互映衬,可以收到鲜明生动的艺术效果。如王安石的《桂枝香?金陵怀古》上片写金陵的壮丽秋景,用了“似练”、“翠峰”、“残阳”、“彩舟云淡”等,语言色彩华美;下片叹六朝竞逐豪华,吊古伤今,语言素淡;以浓衬淡,服务于政治家睹今鉴古的深远思虑。又如李清照的《一剪梅》,上片写“红藕”、“玉簟”、“罗裳”、“兰舟”、“锦书”、“月满”,色彩较浓;下片写“花”、“水”、“闲愁”,色彩较淡;浓淡相映,充分地渲染和抒发了词人的相思之苦:“浓”尚不可解其愁,“淡”又让她何以堪?


6、雅俗


  雅俗是运用语言的一种艺术。“雅”是典雅,“俗”是通俗。



  在诗词中适当运用雅语和俗语,就会雅俗共赏,增强诗歌的艺术魅力。如张养浩的《山坡羊?潼关怀古》,前七句“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山河表里潼关路。望西都,意踌蹰,伤心秦汉经行处,宫阙万间都做了土”,用词典雅,造句精工;结尾两句“兴,百姓苦!亡,百姓苦”,用语却极是通俗:这样以俗入雅,突出表达了词人关注百姓疾苦的情怀。又如白居易《忆江南》词,“江南好,风景旧曾谙”、“能不忆江南”,用语通俗;而“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用语典雅:不用雅,写不出江南之优美;不用俗,便失去了亲切感和独特的向往之情,可谓相得益彰。


7、巧拙


  巧拙也是语言运用的艺术。“巧”是工巧,“拙”是朴拙,二者结合,常可收到别具一格、耐人寻味的艺术效果。



  如姜夔的《扬州慢》:“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前一句朴拙,后两句工巧。无前者,后两句失去依托;无后者,前一句,失去了应有的表达效果:前后相合,一幅凄清之景顿生,一股兴叹之情流动。又如周邦颜的《苏幕遮》:“叶上初阳干宿雨,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前一句写太阳初升,露水渐干,比较朴实;后二句写青青池水,风吹水动,晃动的叶子仿佛在不断高举一样,用笔和造景都很巧。


8、曲直


  曲与直是诗人表达感情的两种方式。“曲”是婉曲含蓄,“直”是直率明了。



  一般来说,诗人心情平静时,喜欢含蓄委婉,感情激动时,便直吐为快。在现实生活中,作者的思想感情常常是复杂变化的,因而在作品中总是兼用曲与直两种手法来表情达意,力求做到曲直互补,妙合其心。如李白的《梦游天姥吟留别》,描写令人神往的仙境世界,明写了对仙境的向往,暗写了对现实的强烈不满,属于“曲”的手法;到诗的结尾处却大呼:“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这就是“直”,一曲一直间将诗人率真可爱的个性表现得淋漓尽致。白居易的《琵琶行》虽然也曲直兼用,但没有了李白的率真,而是以曲为主;他写琵琶女的身世遭遇,直接表明的是对下层歌妓和劳苦百姓的同情,曲折表达的却是政治受挫后,对现实的深刻认识和对世态炎凉的强烈不满。说自己的遭际属于“直”吧,可他还是表达得那么“曲”,不讲原委,只说同感。曲折与直率的运用,与诗人的心境有关,耐人寻味。


9、隐现


  “隐”与“显”,也是诗人表达感情的两种方式。“隐显”与“曲直”非常相似,常常将两者联系在一起说,曲就显得隐,而直就显。



  诗人在表达深藏内心而不便明言的思想感情时,往往隐约其辞,采用隐讳曲折的方式。如朱庆馀的《近试上张水部》,明明是想说自己考前心里没底,又期待成功,盼望张籍的帮助,却又隐讳曲折地虚拟新妇的口气问新郎:“画眉深浅入时无?”又如苏轼《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在明了抒发哀悼亡妻之情的同时,也隐约地抒发了“尘满面,鬓如霜”的政治失意之情。


10、离合


  离合是一种离题旁涉与紧扣题目的辩证表现手法。直写题目,内容就会局促;荡开笔墨,内容又会偏离题目。而离合就是要讲究直写与旁写,正写与侧写的和谐,侧写、旁写都要做到服务于正写,服务于题目,从而使诗词意脉相连,似断实续,摇曳多姿。



  这种手法在咏物的诗词中表现得非常突出,因为古人主张咏物要力求“不即不离”、“不沾不滞”。如苏轼的《水龙吟》:“似花还是非花,也无人惜从教坠。抛家傍路,思量却是,无情有思。萦损柔肠,困酣娇眼,欲开还闭。梦随风万里,寻郎去处,又还被莺呼起。”开篇摇曳入题,以似花非花、无情有思吟咏杨花,接着由杨花衍生出思妇意象,人与花、物与情,在不即不离之间,咏物而不滞于物,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

写诗词的渔洋十二法:

法一:

前二句或赋陈,或起兴,或议论,第三句以否定词转接。


法二:

前二句说一事,第三句以转折连词承接。


法三:

第三句故作假设或设问之辞,第四句答之。


法四:

前二句说今事,第三句追忆畴昔,多用年来、忆、记等词。


法五:

前二句说往事,第三句则用而今、此日等词点明今事,以见今昔之感。


法六:

前二句直赋眼前景,第三句以好是、分明、好到等词著以作者的评论。


法七:

一二句就题直起,亦直赋眼前景、心中情,第三句以叙写人事转接,而结句则必由实返虚,所谓不著一字尽得风流,读渔洋最须注意此等处,以其有神韵也。


法八:

以第四句为主,然第三句亦不可轻忽,多用时间状语或转折连词、因果连词与之有一呼应。


法九:

第四句作诘问,第三句或呼应,或不呼应。


法十:

前三句皆写今事,而第四句则归结到诗人身上,追忆往昔,但不具体说出,自有无限风流蕴藉。这与法五第三句点明今事固不相同。


法十一:

前三句皆是烘托,结句归结自身,笔力沉雄清健。


法十二:

诗中必要有对偶(但不一定对仗),或一二句对,或三四句对,或在句中对。既用对偶,复有领起或总结,诗中胎息则一气奔腾直下矣。

有朋友提出问题,将“失律,失粘对,孤平,落韵,撞韵,踩脚,三连平”和“平头,四平头,上尾,三仄尾等约制”做了区分,愿意该是区分大忌和不是大忌的近体诗病吧?不过这种区分不大准确。


何谓“失律”?

是指诗词中有不符合平仄关系的句子,这不就是“失粘对”?所以应该是“失替”,指一个句子本身的平仄出现问题。这和“失黏”、“失对”、“孤平”、“落韵”、“踩脚”一样都是绝对不能出现的。


举例子说明这些现象吧,相对理解起来简单些。


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

李白

杨花落尽子规啼,闻道龙标过五溪。我寄愁心与明月,随风直到夜郎西。


失替


指近体诗中单句中重要位置的平仄失去了两两替换的顺序。我们知道,正常的格律诗的平仄,在单句中的“二四六”位置是交替出现的。比如“随风直到夜郎西”,“风、到、郎”三字为“平、仄、平”,所以这就是个律句。咱们改个字,“随风直飞夜郎西”,意思上还是说得通,但是关键位置上变成了“平、平、仄”,这就是失替了。


失对

我们看李白这首诗的前两句。首句“杨花落尽子规啼”,关键位置字为“花、尽、规”,平仄为“平、仄、平”,那么第二句就必须和首句平仄相对,才合律。所以我们看到“闻道龙标过五溪”,关键位置“道、标、五”平仄为“仄、平、仄”,所以这两句是没问题的。我们改成,“忽闻老友过长溪”,关键位置为“闻、友、长”平仄为“平、仄、平”,虽然句内没有失替,却和首句平仄一样,这就失对了。


同时,这也就是犯了题主提出的平头之病,这种音律上的平头就是失对,即出律了,所以一定不能犯。


失黏

格律诗的第三句和第二句的平仄关系是相同的。“闻道龙标过五溪”,“仄、平、仄”,第三句“我寄愁心与明月”,平仄为“仄仄平平仄平仄”,但是这里“与”字和“明”字的平仄对调,是一种变格,是格律诗所允许的,叫做“鲤鱼翻波”。这句诗的平仄正格为“仄仄平平平仄仄”,关键位置是“仄、平、仄”,实际上是相同的,这就是格律规则中的“黏”。假如我们把这句诗改成“我将愁意交明月”,关键平仄变为“平、仄、平”,这样与第二句变成了相对关系,即是失黏。

而如果第四句和第三句又相对,整首诗只是失黏,并没有失对和失替的现象的话,我们称之为“折腰体”。就是腰断了的格律诗,形象吧。


孤平

是指一句诗中除了韵脚,也就是最后一个字之外,其他字只有一个发平声,这也是格律诗大忌。比如“闻道龙标过五溪”咱们把“龙标”换成“老友”,“闻道老友过五溪”,好像也能念得通,实际上平仄已经变成了“平仄仄仄仄仄平”,这就是孤平。也是出律的。


落韵

就是不押韵。这个好理解,就不举例了。


撞韵

何为撞韵?我们把“我寄愁心与明月”,的“明月”改成“彭蠡”,“我寄愁心与彭蠡”,这个“彭蠡”是个湖的名字,蠡字发第三声,上声 (lǐ),是仄音,但是和整首诗的韵脚字同属平水韵“八齐”部,这个就叫做撞韵了。

如王安石的《泊船瓜州》:京口瓜洲一水间,钟山只隔数重山。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

但是撞韵并不是格律诗的规则之外,只是念起来不顺畅罢了,属于格律诗的小毛病,咱们尽量避免就行了。


踩脚

踩脚是指第三句尾字用了平声。因为第三句或者首句不押韵的首句尾字都应该是仄声结尾,这些不押韵的字成为“白脚”,一旦白脚用了平声字,就叫做“踩脚”。如果将“我寄愁心与明月”改成“我寄愁心与冰轮”,虽然“冰轮”也是指月亮,但是“踩脚”了。这是格律诗绝对不能出现的现象。


我们再来看问题补充里面提到的几种现象。


平头

刚刚讲过了,格律平头实际上就是失对,是大忌。


四平头

四平头是指律诗中有四句或六句用词意思重复,挤占发挥空间,是律诗文法的不当,但是并非大忌,比如陆游的《雪中二首其二》:


春昼雪如筛,清羸病起时。迹深惊虎过,烟绝闵僧饥。地冻萱芽短,林寒鸟哢迟。西窗斜日晚,呵手敛残棋。


其中颌联、颈联的起头两字“迹深”、“烟绝”、“地冻”、“林寒”就是“四平头”。这个并非什么不得了的毛病,只是在写法上重复,变相地局限了内容的丰富表达,所以“碍格”。


但是我们也可以看到,“碍格”并不出律。也就是说还是格律诗,只是写得不尽如人意。




上尾



上尾的说法有两种,一种是出句和对句不能为同声字,即上下句必然是“仄收、平收”或者“平收、仄收”,但是在仄起押韵格式中,首联出句、对句就是“平收、平收”的,而在其他联中,如果出现这种情况,肯定是出律。




另一种说法就是一首诗所有的出句虽然是仄收,但是去押韵(同声字),这个问题不大,并不违背格律,只是念起来怪怪的,大家尽量避免就好了。其实这种上尾的说法就是鹤膝。比如:“拨棹金陵渚,遵流背城阙。浪蹙飞船影,山挂垂轮月。”“渚”和“影”都是上声(第三声),如果有一个换成入声字或者去声字(第四声),就避开了这种问题。




但是在我们如今统一用仄声来代替三四声字的情况下,这种问题并不怎么严重。




三仄尾




至于三仄尾,本人在前几天专门写了一篇回答“三平尾”和“三仄尾”的问答,个人的结论是三仄尾不是问题,具体分析就不再这里重复了。

以上就是一些常见的格律诗病问题例举是学习一位诗友的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