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建平 摄影

  清明有三候:“桐始华,田鼠化为鴽,虹始见。”清明时节,也是山黛水清、万物清朗明净的好时候。今天,山坡上的桐树开始盛放,一朵朵淡紫色的花朵清雅无双;喜阴的田鼠为了躲避阳光,藏在地底终日不出,喜阳的鹌鹑欢快地叫闹着;天清地明,雨后天空澄澈,日照雨滴,阴阳交汇处,生出了斑斓的彩虹。

这样美好的春日,正适合放歌逐春,看桐花有点远,不若我们就近在翠湖公园来一场踏青享春,也不会错过春天的美好风景。

清明,即是节气,又是追思故人的节日。

这一天,人们祭祖扫墓,踏青赏春。悄悄地把庄子的“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的观念融入了日常。如花飞逝,如月空明,人们即可怜花悲月追思故人;花态柳情,山容水意,人们也可纵情山水活在当下;辩花识树,见草认竹,人们还可启迪幼智感知之间……

前世,今生,来世,三生三世同一空间、时间体现展示,不正是中国人的人文观吗。

西方文化是一种‘认知文化’,因为它生于丛林,信奉丛林法则;东方文化是一种‘感知文化’,因为它生于田野,信奉道法自然。一个外观,一个内求。中国文化妙在心境,开启智慧、启迪心灵;西方文化妙在精益,如神通体魄,科学求真。

中国文化的核心,便是‘之间’,其形态就是‘内观外感’。以现在的描述,就是人是一种接收器,通过‘感知’不断接受外部信号,然后在变成‘内观’意识。感知的信号不断,内观的意识便日日增强。

清明,一个简单的节日,便可看到古人哲思通感:从节气,到生死;从自然,到人生;从生发,到新智;从生命,到之间;从天地人,到外感内观……

春 翠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