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有火塘,腊肉,叙不完的亲情,这里有烟斗,胡须,讲不完的故事。

山的那边是故乡,最近,回去的越来越频繁,也许是父母年纪大了,或是我想打包儿时的记忆和故乡的味道。

去年的冬天,给父母庆祝了金婚,见到了多年没见的长辈,亲人。男人们聊着天,抽着烟,喝着酒,一上午,一整天,一辈子,彝家汉子彪悍,但嗜酒,我曾看见有人扶墙撤了一泡浑厚的尿,完了我还得扶着他回酒桌继续战斗,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墙都不服就扶你,我是非常尊重我们的酒文化,但我更尊重你们醒酒后的样子。

妇女们忙着手头的活(刺绣),轻声细语,某某这是给女儿准备的嫁妆,那是给未来儿媳妇的见面礼,她们忙碌着,幸福着,延续着指尖上的文化,神奇秀美的大山,孕育出族人悠远的历史和朴素而多彩的文化

堂哥弟们一大早来帮忙,看着他们忙碌的身影,我在想,如果不是三十多年前我到达一个叫猫街的小镇,踏上前往远方的长途客车,那我也开始了一头牛,一对男女,一个村庄的悠远故事,偶尔也能听到我吼“哦来,哦来”(干杯的意思)

家乡依旧很美,天蓝,云柔,水清澈,我是一个平凡的农家少年,艰难而辛苦地求学,我怀念当年读书求学时的那条山道(老王坡),我想念山那边的亲人和故乡的味道!

中年油腻的我辛苦地打工挣钱,感觉自己生命本该属于山川,溪流和荒野,但我一直在路上,一直在求学,生存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