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竹子

我怎么哭了,

清明悲伤的雨。

细细的蒙蒙地,

带着情绪带着凉。

一滴滴一串串飘落,

敲开了记忆的门槛。


每每这时,

心里总是燃起一丝莫言哀愁。

那发黄变脆的往昔,

像一股风,

让我愁情起伏。

硬把思绪扯回去,

浓浓地思念已故亲人。

仿佛在梦里,

所有的色彩线条,

成了灰冷与忧伤。

我想哭,

借一曲《沉思》,

释怀寄托哀思。

流年易碎,

解脱痛苦。

雾气歇在树梢,

雨珠从额头落下。

是雨似泪。

飘荡没酒醉意!

仿佛在梦里。

假如黄纸冥币,

到了那个世界是金钱,

我愿多烧些。

只要你那边好,

我愿意给。

逝者如斯,

大地同悲,

山河同泣。

我想,

其实仙逝者并不痛苦,

痛苦的是为了他们而活着的人。

……

竹子随笔

202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