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魏公村外文局大院虽然没有名山大川,但我们背靠后山,面对高梁河也可谓人杰地灵。自从国家海洋局在我们东边挖山平地盖大楼,大院从此失去了靠山,因而一众英雄儿女背井离乡远走他方。还好东方红太阳升村里出了个李路翔,不远万里从香港这个小地方跑回北京又是请客吃饭,又是联络四方,终于把各路英雄好汉重新聚到了一起。还建起了魏公村发小群,一些多年未见几近失联的发小终于又可以聚在一起喝小酒儿聊大天儿了。您说这是不是一件让人非常高兴的事不?您说我们是不是应该感谢一下李路翔不?答案一定是肯定的,为此全体村民一致推荐李路翔同学做了我们的村长和群主。

您还真别拿村长不当干部,记得是2014年初春的一个下午,我正在魏公村的家准备晚饭,只听见窗外人声喧闹。我跑到窗户边向外望去,一群人站在树下指指点点的在说着什么。为首的是个穿着浅色西装的大个子,看着有些面熟,似曾相识又记忆模糊,边上的杨丽霞和纪小京还有关虹和庄青我是认出来了,我赶紧走出家门想看个清楚,丽霞见我出来笑着介绍:“这是还住在院里的章凡”,然后指着大个子说:“这是李路翔,从香港回来大院看看”,路翔伸出一只手,然后笑着说了声“你好”。我见他这架式还真有点领导下基层假装平易近人的感觉,二十多年没见面当年的偏偏少年,站在面前的已经是头发稀少,沧桑写满一脸的中年男人了!只是给我的感觉是少年的玩劣所剩无几,成熟的儒雅倒是多了几分。

  晚上我躺在床上努力搜索关于对李路翔的记忆,二栋楼三单元十几号、大高个、长腿、长胳膊、长脖子和董仲、灯泡子是同学,经常在一起打闹说笑。篮球,对篮球打开了我的对李路翔的记忆。记得七十年代后期,在我家大屋的窗户外面,锅炉房和书库之间的空地上有一个从外文局机关拉来的破旧的篮球架子,一群喜欢打篮球的孩子不分白天黑夜的在这里打球,这其中就有李路翔。路翔练球是很勤奋的,早上天刚蒙蒙亮就来了,晚上看不见篮框了才走。听说他是1蛋5中学篮球队的,应该打的不错。只是这不分早晚的练球可苦了我的亲妈,一是噪音吵得她寝食难安,更重要的是篮球随时会把我家的玻璃打碎,因此一有孩子打球,我妈就坐卧不安,总是伸着脖子看是谁在打球,一天我妈问我:“总在咱家窗户外打球的大个子叫什么?”我不喜欢打篮球所以我回答说:“不知道。”我妈指着窗外正在打球的路翔说:“就是这个长腿长胳膊长脖子的大个子。”我告诉她这是二栋楼的李路翔,她当时听见了事后也记不住,应该只记了一个“路”子,再见到路翔来打球就会着急地说:“这个大个子长颈鹿又来打球了。”你还真别说,从形象学的角度看我妈起的这外号还真是挺准确的!

记忆搜索从篮球开始向四周辐射,但是好像越来越不清晰,105中学、女孩子、漂亮、想不起来了,不想了,反正这次陪路翔同学荣归故里的多是一些漂亮的女孩子(当年是)。

  李村长上位后还真干了不少响当当的大事,除了不定期回京组织发小聚歺聚会,春节联欢派发红包,热心组织大家为生病的发小筹款治病,甚至走访散落在世界各地的大院子弟,给他们送去全体村民的祝福和问候!特别值得一提的是2014年春天村长组织了一次大型的发小聚会,当天参加活动的人数有几十位,活动的地点在昌平的一个度假山庄。我们拉着横幅在三栋楼前先照了合影,然后近二十辆车浩浩荡荡地开出了外文局大院。当时的热闹场面还惊动了院里的一些大爷大妈,他们也跑出来问东问西,然后站在一边笑着看我们这群当年的孩子追忆过去谈天说地,仿佛他们也回到了从前年青的岁月!那次的聚会我们除了喝酒吹牛,还玩了很多我们儿时的游戏,以此来追忆我们失去的年华。跳房子、推铁环、打鸭子......一群五、六十年代出生的老玩童玩的不亦乐乎,这里面有我们对儿时的美好记忆,有我们对人过中年的暂时的遗忘,更多的是一种宣泄后的无奈和接受。每一位都在努力的表现出当年的自己,嘲笑着对方已经不是当年的对方,其实大家都彼此彼此,我在想人老了还有当年的玩伴和我们一起嬉笑打闹应该是人间一大乐趣吧!金熙跳绳时的搞怪动作,朱仁英打鸭子时的人仰马翻都成了这次发小聚会的美好回忆!

  再来说说村长李路翔,现在己经是香港成功商人的他在与发小们相处的时候更显得谦和而儒雅,热情而周到。记得有一年我带儿子和媳妇去香港旅游,我告诉了村长说我们可以在港见见面,村长两天后电话联系我说酒店已经帮我订好了,到港后路翔和妻子一起请我们全家吃饭,其实我当年在院里和路翔玩的并不是很多,因为他长我三岁,我们不在一个年龄段,又不住在一栋里,因此不是一个圈子。但是经过那次香港之行的经历,加深了我对村长认知和好感,并借此文再次表示感谢!

  是村长的出现让我们这些已经天各一方的发小重新相聚相守,是村长的到来让我们又多了追忆儿时记忆的欲望,是村长的回归让我们可以经常重温已经失去了的人情冷暖,谢谢村长!希望村长见此文一定要戒骄戒躁,继续努力。希望全体村民千万别不拿村长当干部,因为有村长我们就有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