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儿庄大战期间,发生了激烈的巷战,整个台儿庄古城可谓“无半掌之壁不饮弹,无方寸之地不沃血”。要说台儿庄城哪里是巷战最激烈的地方?恐怕很难说的清楚,但是要说当年发生激烈巷战的地方,至今还能看到遗址的,那就当属“丁字街”和“义丰恒商号”了。我曾经两次前往台儿庄进行实地考察,其中一个重要内容就是为了搞清楚在“丁字街”和“义丰恒商号”附近发生的巷战。本篇,主要介绍作者对台儿庄巷战最激烈的“丁字街”和“义丰恒商号”弹孔墙的实地考察情况。


“丁字街”当年曾经血流成河

这里,我先把“丁字街”周边的地形介绍一下。

京杭大运河在台儿庄城南拐了一个近乎直角的大弯,“丁字街”就位于运河大弯的北面,是一条南北走向的街道。如今的“丁字街”,是欧式建筑风格一条街,长约百余米,有“大清台庄邮政官局”等仿古建筑,从建筑风格来看,属于中西兼壁的民国风格,看起来感觉欧式元素更多一些。现在“丁字街”的南口立的是“中兴街”石牌坊,紧邻牌坊北边就是老字号“中和堂”药店。

从“丁字街”南口向北看

从“丁字街”北口向南看

大清台庄邮政官局

“丁字街”南口是一个广场,它的南面就是运河岸边,有两个码头,西边的叫“郁家码头”,东边的叫“双巷码头”。郁家码头建于明朝末年,为郁家装卸货物的私人码头。郁家因为口碑好,生意越做越红火。在经营店铺的同时,郁家又置买了大量土地,建造住宅、仓库、码头,成为清初台儿庄的四大富户之一。至今,台儿庄还流传着“郁半街,花半营”的说法。

在“丁字街”南口,“丁字街”与“顺河街”在这里交汇,街道走向也从南北向变成了西北—东南走向,也就是向东南拐了个弯。与“中和堂”相邻的,是“望河楼”,这是一幢欧式风格建筑,如今也是“台儿庄大战历史文化教育基地”,它的旁边是哥特式建筑“天主堂”。

郁家码头

运河边的“双巷码头”

望河楼与丁字街南口

从运河看郁家码头和丁字街南口

(右前方是天主堂)

据史料记载,1938年3月27日晨,日军炸塌台儿庄北城墙,从北城墙的废墟中攻入城内,至此,惨烈的台儿庄巷战开始了。

台儿庄老城宅院密集,多为砖石结构,每座房子都是天然堡垒,而且街道狭窄,从作战角度来说,极其适合巷战。所以,日军攻入台儿庄后,就进入了中国军队伏击的战场。台儿庄的每座街道和院落,都成了中日士兵争夺的战场,双方一条街一条街地拼杀,一个院一个院地争夺。每一条街道和每一座院落,双方都要付出生命的代价,甚至在一条街道上,要倒下上百人。

在台儿庄大战中,中国军队与日军在丁字街、袁家巷、袁家后巷、双巷等处进行了激烈的巷战。

3月30日,攻入台儿庄的日军,一路从北门沿后大路(今称台湾街)向西进攻;另一路从北门经车大路沿大衙门街向西进攻,两路日军企图在阴沟崖中段汇合。其中,南路日军沿“大衙门街”向西进攻的日军,在“丁字街”北口一带遇到中国守军的火力阻击,随即改变进攻路线向南进入“丁字街”,结果与布防在此的中国守军发生激战。

日军沿“大衙门街”和“丁字街”

进攻路线示意图(黑色箭头)

建于1908年的“中和堂”药店,在台儿庄的7家中药店中最负盛名,老宅房子不大,坐东朝西,位于“丁字街”南口。当时在“中和堂”门前的“丁字街”上,尸体遍布,血流成河,场面极为惨烈。“中和堂”药店本来是个纯粹鲁南风格的老宅,结果现在也在古城重建中被罩上了一个具有欧式风格的门脸,估计这种重建方法,会把大多数游客给误导了。

位于“丁字街”南口的“中和堂”

“丁字街”南口的“中兴街”牌坊

“中和堂”残留的老墙

大战后“中和堂”的残垣断壁

当我来到这里时,第一感觉是,“天主堂”是这一片建筑中最高大、坚固的建筑物,应该是控制运河码头和“丁字街”南口的要点,当时必然是国军坚守的重要据点。但是,我经过仔细观察和思考后,还是否定了自己原来的判断。这是因为:1、现在的“望河楼”“天主堂”上都没有遗址或遗址修复的文字介绍;2、在资料中,没有提到这里当年有“望河楼”“天主堂”这两幢建筑;3、在大战记载中,也没有关于“望河楼”“天主堂”战斗的任何文字表述;4、史料中关于台儿庄“天主堂” 的记载是,1912年由伯多录神甫在运河北岸古城西门建了一座教堂,占地面积330平方米,坐西朝东,堂内共有房屋7间。但这座“天主堂” 在台儿庄大战期间毁于战火。

基于以上原因,我判断:当年台儿庄古城确实有一座“天主堂”,但位置不在“丁字街”南口,而是在古城西门。现在的“望河楼”“天主堂”都是在台儿庄古城景区建设中新建的仿古建筑,当年这里并没有这两幢建筑。当年的台儿庄古城里,虽然有天主教堂这种哥特式建筑,但不在这里,当时这里也不是欧式建筑风格一条街,如今的“望河楼”“天主堂”,都是台儿庄景区商业化运作的产物,它们与当年的台儿庄大战没有任何关系。

望河楼,也是“台儿庄大战历史文化教育基地”

天主堂

“义丰恒商号”的弹孔墙是怎么来的?

在台儿庄古城景区中部最大的广场——“复兴广场”南面,有一条东西向的街道,叫做“大衙门街”,“丁字街”北口呈“丁字”形交汇,大衙门街”就是“丁字”上面的那个“横”。从两街交汇处向东约50米,就是“台儿庄大战遗址公园”的大门,这里处于大衙门街”中段。如今的“大衙门街”商业开发做的很好,街道两旁的商铺很是繁华热闹。

前面已经提到,当年日军顺着“大衙门街”自东向西进攻,到了“丁字街”北口,遇到中国军队猛烈的阻击火力,又向南进入“丁字街”。值得庆幸的是,如今台儿庄古城景区里的大衙门街”和“丁字街”,不仅是当年就有的老街道,而且所在的位置也与当年一样,这就给我考察研究台儿庄巷战提供了非常有价值的条件。


复兴广场

复兴广场与“大衙门街”路牌

“台儿庄大战遗址公园”门前

进入“台儿庄大战遗址公园”,在大门口的西南边,有一个青砖黑瓦的老院落,这就是“义丰恒商号”。“义丰恒商号”是“台儿庄大战遗址公园”里规模最大的老建筑,由南北两幢楼组成,为前店后宅式格局。这座老宅建于光绪20年,也就是发生甲午战争的1894年。当时以经营茶糕点、丝绸、棉布为主,兼营水果、干制海鲜、蘑菇及红白杂事等,时有员工30余人,经营范围达方圆百里。

遗址公园大门与“义丰恒商号”北楼

义丰恒商号

我对“义丰恒商号”进行了现场观察。“义丰恒商号”有南北两幢楼,其中北楼坐北朝南,南北宽7米,东西长20米,高约9米。南楼坐南朝北,南北宽5米,东西长20米。两楼中间距离12米,形成了一个20x12米的小院。在南楼西侧有两幢房子,共15米长,西侧还有一个房子,长6米。

“义丰恒商号”全景

如今北楼成了“台儿庄大战遗物陈列馆”,里面展示了一些台儿庄大战的文物;南楼是“台儿庄大战故事馆”,介绍台儿庄大战中发生的著名故事。

“义丰恒商号”北楼

“台儿庄大战遗物陈列馆”门口

“台儿庄大战遗物陈列馆”内部

“台儿庄大战遗物陈列馆”里的展品

“义丰恒商号”南楼

在“义丰恒商号”南楼东间屋的南外墙上,有一片密密麻麻的弹痕,这就是著名的“弹孔墙”。从这面弹痕累累的墙上,可以感受到当年那场大战的激烈程度。

弹孔墙

“义丰恒商号”南墙与“弹孔墙”

我以军人的眼光仔细观察这个“弹孔墙”,根据弹痕的直径和深度,可以断定:其中痕迹较小较浅的,是步枪子弹留下的弹痕;而那些又粗又深的弹痕,则更像是机枪和重机枪的弹痕。整个弹痕区域宽约两米,外缘较清晰,而旁边却看不到其他弹痕。那么,这些弹痕到底是怎么留下的?当年这里曾经发生过怎样的激战?

作者在“ 弹孔墙”考察

当时,一股日军被打的像没头苍蝇似的到处乱窜,最后跑到了“义丰恒商号”的南边的小巷。“义丰恒商号”有南北两幢楼,其南楼的南面是一条东西向的小巷,叫“袁家后巷”,“袁家后巷”的西头是“和顺糕点店”。在南楼东间屋的南边,正对着一条宽约2米的南北向竖巷,这条小巷的南边没有东西向的出路,是条断头路。中国守军在这条小巷的南面埋伏了重机枪阵地,当日军误打误撞地进入这条死巷后,遭到中国守军机枪、步枪的猛烈射击,这股倒霉的日军就统统在“义丰恒商号”的南楼前死翘翘了!由于小巷两侧的建筑限制了中国守军武器的射界,“义丰恒商号”的南墙上就留下了这个左右宽约2米的“弹孔墙”。因为这座老宅的主人叫李敬善,所以这面“弹孔墙”又被以主人的姓名来命名。

“义丰恒商号”南边的“袁家后巷”

据“义丰恒商号”房主李敬善老人介绍,当时这面弹孔墙所在的“义丰恒商号”西边有两条南北巷口,弹孔墙南边有三条东西巷口,国军借助熟悉地形的优势,占据了有利位置,随时可以出没巷口消灭日本鬼子。

由于台儿庄古城在大战中大部分建筑毁于战火,“义丰恒商号”附近的老宅大多已经不存在了。如今在“义丰恒商号”的南面,是一片近年刚种的小树林。我在这片小树林中,找到正对着“义丰恒商号”南楼“弹孔墙”的位置,判断当时“弹孔墙”上的弹痕,就是从这个方向打过去的。

子弹从这个方向打向“弹孔墙”

抗战老兵在“弹孔墙”前

撰文、摄影、制图,均为泰哥

历史图片采自网络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