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01

一路梨花带雨

从他乡
到故乡
一路梨花带雨
寒雾滞道
烟火味逶迤而来
近乡的痛
如碎落的花香一样
无处不在
就像这
推也推不开的清明
四周都笼罩着
慎终追远的肃穆
而归心似箭
一矢中的的伤新鲜
如零落的梨花
在湿透的泥土里
噙着泪等待着
卷土重来的枯萎
夜幕低垂
一弯新月如钩
吊着蓄满悲伤的鸟巢
也吊着
乡愁缥缈的苍凉
暗合着
跌跌撞撞的水气
一路梨花带雨
从故乡
到天堂
一纸青烟摇曳

从人间
到天堂
一纸青烟摇曳
纸是黄裱纸
自家的麦秸秆做的
有着深入骨髓的清香
灶前的火引子
还保留着您的余温
保留着您吹火的姿态
轻轻的一展就着了
一摞摞的黄裱纸
有着麦秸火的脾气
轰的一下就烟火四散
父亲,您应该明白
再短暂的火光
都是有温度的怀念
再深沉的悲伤
都会像这人间的
一缕轻烟一样
摇曳着到达远方
抑或到达寂寥的天堂

最是断肠处
眼见了烟青灰白
一地的缅怀
归于苍天厚土
又像麦子似的起身
妍出弥天遍野的花香
细碎、嫩黄
挂在眼角的泪滴一样
摇晃着清明的信仰
还有那些您放牧过的
些许斑驳的阳光
尘缘已尽
而亲情依然徘徊
坟前新培的土
守看着一地的
泣语愁肠
四周的花香弥漫
春风浩荡
一纸青烟摇曳
从天堂
到心房

一径幽草丛生

从心房
到坟旁
一径幽草丛生
父亲,这些与您
一生为敌的杂草呀
最终还是成了
您的亲友
忠实地守护着您
风雨不辞
天地为证
人世间所有的
做冷欺花
将烟困柳的无奈
都会远去
而归燕啄泥
浮华又生
我能拥有的
仅仅是一生的父子缘
和世世的未了情
春风柔软
而岁月过于沉重
父亲呀,您的坟前
还没有树碑
我害怕您的名字
一旦刻入石碑
您就再也翻不开
这人间的光明
我只栽了一棵松柏
让怀念年年长青
也年年长大
为您坟前的那些草
遮雨挡风
岁月风化
离别就会没了
起点和终点
就像蒲公英的种子
飘飞了
就占满了
整个春天的空
褪尽风华
相守彼岸
这人间的四月天
阴晴不定
雨水和鸣
昙花般一现的
落日欲坠
一丝疼
向死而生
牵起的云海
熠熠生辉
家乡的大地温暖
一径幽草丛生
从坟旁
到他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