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的《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哪里来的》在向我们讲很多飞跃,告诉我们他是怎样成为诗人又是怎样成为统治者的。即怎样由客观物质到主观精神,又怎样由主观精神到客观物质(这里面的智慧点在跃)。


这篇文章是智者的。他的问题是他把由物质到精神再把由精神到物质这样的过程割裂开来了(没给它们相互的活动化),直接的将精神变为了物质——直接出结果而失去了过程(社会就是过程),这样就出现一个心化的结果——唯心化——整个社会进入唯心化,不讲过程导致强制化——整个社会进入不讲过程的强制化,不讲过程中出的道理。


强势者往往是结果决定论,不是过程决定论,虽然他的结果也是由过程产生的,但既然结果已经出来了还谈过程干什么。这一切是由出来的结果决定的不是由过程(世界)决定,虽然他不是这样想的,但却造成了这样的事实。


毛是结果的人,尤其临终前。过程交给了总理,他是出结果的,他藏在结果中。晚年他已经格言化了,格言是表达结果的形式,格言只表达结果。他在表达结果的格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