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看了姬霄写的一篇《热心人顽症》中写道“人是群居动物,在人际关系的构成中,每一个个体的行为都会对这个生态圈起着微妙的作用,所以在人际关系中,答应力所能及的事情才是我们可以做的。”其实仔细想想,在答应或承诺别人之前考虑清楚,适当的拒绝并不为过,有时答应的太快就像一个一门心思想要救人却没有考虑自身医术的医者在一昧“好心”的驱使下而使病人错过最佳时机而治人于非命一样,没有人会感谢你,也会在某种程度上摧毁你自己,造成或许永远不可磨灭的裂痕。

反思了一下,在大多人对我的评价中,都会有“善良,不懂得拒绝”这种在以前的我看来是褒义的夸赞,其实一直以来,我都很享受这种帮助别人的自我感动中,但其实我知道,我只是一个格局小的人,我没有那种无味付出的高素养,所以我很会计较得失,以至于在很多时候,我很受伤于“我明明在差不多同样的一件小事上帮助了她呀,为什么她不能以同样的方式对待我呢,往往的这种计较,让我忽略了人本不同是本质,怎样选择都是每个人的自由,就像我常常感动于我自己自愿的一些行为中,这只是我被夸大的认为别人需要我帮助一样。”明白这个道理我是开心的,在没有工作下,在没有造成一些实质上的伤害和损失之前,一切都不算“为时已晚”,教科书上只教会了我们好心的义务,但生活却告诉我们,我们同样有拒绝的责任,别让你的热心作怪,适当拒绝并不会让我们丧失真正的朋友或机会,反而泛滥成灾的好心也并不能说明你是一个值得深交的人不是吗?

记得在我的某段恋爱中,男友对我说“你太不会拒绝人了,很多次别人的错误会影响到你,但你并没有意思到问题的严重性。”记得他这么说只是因为一件很小很小的事情,在大专时,因为专业选择让我处在一个很多狼性的班级中,那个时候啥也不懂,在很多事情上是不敢生气 不会拒绝总认为这样会不会不好呀,会不会伤害到别人,之前也说过因为小时候的原因我总是过于担心,害怕别人处于困境之中,过分的替别人考虑,忽略自己的感受,这真的不是赞扬,怎么说,在现在的我看来是一种毁灭嘛,应该也不至于,因为有了那件小事之后,好像是改变了我的“三观”人在小的时候,就是容易被别人的语言表达下养成某种认知,那次是某个冬天的中午,跟男朋友一起吃完饭回到教室,冷啊,我去椅子上找我的暖手宝,发现不见了,其实我已经是习以为常了,肯定被那个吃饭快回到教室的男生拿走玩了,我也没打算去找,到时候自然会还回来,但我男朋友发火了,他找到拿我暖手娃娃的人,怼他“懂不懂什么叫别人的东西,懂不懂不经过允许的行为就是偷,妈呀,当然真的吓死人了,没有人想到大家都是朋友会因为这件小事差点打起来,我真的吓到惊魂,后来听男朋友说才明白“这种小吵没有人会放在心上,也没有人会记恨我,但之后肯定没有人不敢随随便便拿你东西了,就像第一次你没说,大家就知道你不介意,之后会拿你更多东西的,现在同学嘛,吵一吵也没事”嗯,像是打针一样,我只是单纯的明白了是这样导致会打针的结果,却没想到打针会因为很多原因,一直以为男朋友要告诉我的是“自己的东西要被问过并得到同意之后才可以别人使用。”现在想或许他是想要告诉我,要学会拒绝。也有可能是我想多了,那个时候大家都小,他说不定也不明白呢,但是就像一场遥远的地震一样,会在以后漫长的岁月里泛起涟漪,总之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就想到了这件事,嗯,可能生命中发生的任何一件事都会在以后发生一些连锁反应吧,毕竟要有所回应的对的上一些事情存在的必要性

总之以后要加冕,现在的好心没有造成什么后果,但是学会拒绝确实很重要,要永远把自己放在第一位,考虑一下自己是否会受到影响会不会做不到再作出回应,在确定别人需要帮助的时候再去力所能及的帮助才是对所以人负责任的表现,更是能让我在这个生态圈里更好的生存下去的必备技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