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真的不禁过,忽得儿一下,三月就要过完了。去小区市场买菜,道路两旁栽满了法国梧桐,树木长得格外壮实,以前宽阔枝叶在半空中连起来,弯成拱形穹顶,阳光从叶间漏下来。


似乎是在去年春天,那些巨大粗壮的梧桐树冠都被小区物业的人锯掉了,只剩下光秃秃的树杈,我还和老张抱怨过,夏天走在路上,一路的暴晒,无处躲藏。老张说,也许是怕刮风树冠太大出现意外吧。今年树枝条已经长出来 ,但也没有长到能过遮蔽阳光的程度,看来今年还的挨晒。

  骑车出小区大门,走向家附近的菜市场。以前小区里有一个门直通菜市场的,疫情期间关闭了,必须出大门在绕回去,路途就显得远了,我就每次都骑车出去,并不是怕走路,只是买了物品还得提着回来,就很沉重。我出大门走逆行慢车道,身旁擦过滴滴嘟嘟的小电动,有得迎面而来,我赶紧下车推着。老张曾多次告诫我,骑车不要逆行,如果撞车,逆行的人是全责。


就这样,我继续推车向前走着。


身旁经过的树木不断地后退中,不远处的枝头上又掉落了几片枯叶,那一瞬间,我看到枯叶离开后的枝桠间,那隐约冒出的一点绿色。这一路的树木都是洋槐,是发芽比较晚的。可是我怎么觉得春光已经老透了呢。

  今天的庄里,有薄雾,也有阳光。西山被笼罩在薄雾中,所以不是一级优的天气。阳光还算明媚,但我心情一般,有些被压抑住的感觉。


三月就完结了,我们仍被按在自己的城市里不能动弹,在这个大好明媚的春光里,多少风景就哪样无情地错过了。


这是老张离开后的第一个春天,我曾有过那么多的出游计划都泡汤了。

  先从最远的计划说吧。我和我二姐从去年夏天老张离开时就说,第二年春天去比利时周边的荷兰看郁金香。我二姐的女儿也跟我说了多次,还说春节一过就办手续吧,我也办好了护照。


昨天我二姐给我发信息,说荷兰的郁金香今年都孤独的绽放着,没有人欣赏。我闭上眼睛,想象着那些如画卷般的风景,空无一人,如果,如果,此时我站在那里,拍下那些场面该是怎样?

  再远一些的是春节期间我看到了许多林芝桃花的照片,据说林芝的桃花节是在三月底四月初开始,就是现在的时间。我还写了一篇文章《疫情结束后,我想和你去林芝看桃花》那是我和老张的约定。他走了,再也看不到林芝的桃花,可是,今年我又要错过林芝的桃花了。


再近一点的地方,去年秋天,我和大姐她们一起去宏村,离扬州已经很近了,但我们决定去了南京,我说扬州留着“烟花三月”的时节再去吧。可是,眼看着农历三月已经到来,扬州已经是绿柳荡漾,繁花云烟的时节了。我对我大姐的许诺又食言了。与此错过的还有扬州那些春天的美食。

  还有什么呢,我一个人的江南旅行?我只想再走一遍那些江南古镇,那些和老张一起走过的,与老张做一次告别。可是,仍是不能,只能待在我自己的城市里,动弹不得。


这么多的春日出行计划选择,我一个也没有实现,春光都老透了,风景也错过了。


好在,我与朋友出去拍了几次春花,还算是没有辜负大好的春光,也没有辜负那些盛开的花朵。

  前几天,我网购的春笋来了,那是春天的泥土中长出来的新鲜食材。我煮了一锅春笋鸡汤,倒上一杯黄酒,美美地吃了一顿。陆游说:“满林春笋生无数,竟日鸬鹚来百回。” 我想起那年和老张一起去凤凰,在沱江上看到渔民养得鸬鹚,俗称鱼鹰,站在船头时不时潜入水中捕鱼。还有我们一起去石潭,曾在路边见过满林春笋的景象,我们还偷挖了几棵春笋。


我们去凤凰的时候,我专门在网上打了一张当地小吃的名录,我们当时一样一样挨着吃过来,最后大家一致觉得血粑鸭最好吃。当时我们还买回来几袋,回家一煮,完全没有了当地那个味道。当年我吃时也没有太珍惜,好比猪八戒吃人参果,总以为以后有的是机会。 不知道下一次去凤凰再吃血粑鸭又是何年了。


现在想想,许多事都这样:当时过去了,总以为有后续,可是下次,真不定是什么时候呢。“珍惜眼前”这种话,平时说时口不经心,只有在经历事情时,才显得那么意味深长。就是再去,也许不再是春光大好的时节,身边的人更不见得还是那些人,有些人也许转身就不见了。

  今年以来写得文字很受美篇小编的待见,许多文章不“加精”就是“加荐”,打开我的美篇专栏也是每一篇文章前面几乎都有一个小红字,显得我很有水平似的。


我看了看,阅读量最高的是2月6日写的一篇《我们一起静等春天的来临》阅读量目前是1.5万。自从美篇改变推荐方式之后,很少有过万阅读量的文章了,就是加精推荐的,过千就不错了。


我清楚地记得,这篇文章写完的那天晚上,李文亮医生走了。我特别难过。第二天,我又写了怀念李文亮医生的文章《桃花开过,心不留余客》,也被加精推荐了。每加精推荐一篇,就增加许多粉丝,现在我美篇已经有7500多粉丝了。在这些被禁足的日子里,用文字记录下来,许多年以后,再翻开,可以记起那些曾经的事,曾经的人,还有我们错过的这些风景。

  这些天追了一部台湾剧《想见你》,是女儿推荐的,说在豆瓣评分9.2。我开始追得很辛苦,因为是一部穿越时空悬疑剧。就像女儿说的,台湾剧拍得很干净,演员演技很真实,不造作,不矫情,自然而然的。


别的不写评论,感兴趣的可以看看。我记住了剧中黄雨萱的一大段独白:


“你走后,所有人都对我说:不要难过,因为有一天,寂寞会习惯,伤口会愈合,思念会消散。时间会带走一切,把快乐带回来。


然后,我听到了她们跟我说生日快乐;然后,我听到了她们跟我说圣诞快乐;然后,我看到了她们跟我说的新年快乐。


然后,我学会跟自己说:情人节快乐!


直到,我等到了另一个生日快乐。我才发现,原来时间带走的只有岁月……而我,却始终停留在原地。而你,却始终没有离开过。”

  我看得泪流满面。


我知道,爱如潮水,即便一切已经逝去,终究会留下痕迹,我相信在无尽的时空中,总有一个,我们能再次相遇,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