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元月廿四、廿五两天,我姨表弟的閨女出嫁,我随两個弟弟驅車前往朝賀。 由於我表弟的闺女娘家請客摆席時間是第二天午后。此間有時間,可囬黄泥凹故裡祭祖。

 故鄉於我,可能祗是一箇概念而已。何也? 我虽説出生於斯,可在我一岁多點便随父母離開故裡,此一去六十餘載!其間因故,囬過家鄉三四趟,可没有住過一晚,短暫的停留,幾乎留不下任何印象。 此次我是有备而來,我想用手中的相機,記录下家鄉的所見所聞。 但當我舉起相機之即,我真不知應該拍點什麼?一股無法言明的悲慽之情,油然而生。亦或是這隆冬的季節之故,满目萧瑟,心底便有些沉甸甸的感触,是什麼呢?説不清、道不明,那麼祗有讓觀者自己,通過以下若干圗片去解答去体味罷了……

  房檐后面的那棵红枣树

此篇背景音乐,我选用的是女歌手~任妙音演唱的歌曲《红枣树》,因为她的歌声里有甜蜜的忧愁,这是一种淡淡的忧伤之音,惹人忧思,使人感怀……

  乡里人家的院落

  这就是鄙人出生的旧址(后来为本家族人居处)

原本想去老屋里看看,可主人不在,门前有一只狗一直吠声不断,故尔不敢造次,只能是远远的望着了……

  看到眼这破败不堪的老屋侧墙现状,心里真是五味杂陈,说不出的一种酸楚,由然而生……

  此红果为葯材,故乡人俗称“栆皮子”

  时不时的,便有一处小小竹林,到给这个寒冷的冬天,平添了一份青色。

  这个小石桥修了有十几年吧,桥上的人,搞不好还有亲戚呢。

  老舅家的烟囱、檐瓦

  外婆家住的屋场

  表弟家一大清早,便起了炊烟

  外婆家的后墙根

  小舅家的老屋

  从竹林中望外看,隐隐约约可见乡间人家的住屋几间。

  二姨家屋场鄰居乡党,起大早挖地

这芦苇一般的植物,孤伶伶的孑孑独活。

  在前往本家住处的屋场小路旁,有一间小庙,还插着几面彩旗,这是什么讲究,不得而知……

  此屋居处名叫“阴牌”,常年不见太阳

  小河面上,还有残雪薄冰覆盖着

  “阴牌”屋场(故乡人称屋场,就是小小村子)

  此图看了好多遍,就是不想删除它,何也?这是我的一种灰色的情感岔口或情结所使。灰蒙蒙的天际中,一只孤鸟,无处栖身,右下角一丛树梢梢,那便是鸟的暂栖之所吗……

  哈哈,这也叫“迎客松”?听堂弟讲,乡党们一直这样称喟此松。

  这蒿子叫什么来着?当时听了一嘴,过后却是忘却了不是。

  这是农业学大寨时期,老家动员村民,靠人工开掘出的水洞,意在让河水改道,河湾段,可修几十亩河田。

  此枯草又点意思,具体什么意思,不好说,只是觉得有点味道吧。

  此圖中隐约可見的青石板之下,便是我奶奶的坟瑩。(堂弟正在清理坟莹前的荒草)

  这是舅家私人拥有的小山谷,曰:“大囫囵沟"沟口的几株松树。(现在是否还归私家所拥有,没问过,不得而知。

  这是老家人用于解剖木料的工具,叫不上什么名

  此屋远离“屋场”,独桩子,离这家不远处,有一株高梁什么的,从这个角度拍过去,嗯,有点意思……

  這棵两百年之久的大樹,是我很早的祖辈們手植的楊樹。

  故鄉人皆曰此樹爲~迊客松

  这破败不堪的残垣断壁,以前曾经是我族人的祠堂!

  竹林以外,有蒙蒙的烟雾,这竹林帘笼,加之竹外淡淡的烟雾,以及隐约可见的几处房屋,构成了一道不错的乡间风景。

  此番老家一走,那故乡土地的味道,那清晨升起的袅袅炊烟,枯木杂草的悽迷,以及几处泛有青色的小小竹林,给这个万木萧条的冬季,平添了星星点点的绿色,亦给我留下深深的印象。在这个繁华尘世里,竟有这么多类似于故乡的地方,但愿随着故乡年轻人外出打工的年青一代,能把外面的不一样的生活态度,以及生活方式带回家乡,使得如故乡一样生活的人们,能有一个大的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