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的春天啊,你来的可是太不容易了,你是与寒冷的冬天拼出来的!是与恶魔斗出来的。全国人民与新冠肺炎英勇奋战,取得了重大胜利。就如同春天一样,你与严寒拼着拼着终于拼来了春姑娘的微笑~清明节来到了。

清风使阳光更明媚,柔的让草青花更艳。她们来把清明时节来打扮。

阳光让我回忆父母的温暖,风儿让我回味父母的温柔慈祥;大地养育了万物,是父母千辛万苦养育了我。

独自陪着老爸去江北游玩是多么美好的回忆,他老人家生来喜欢户外活动,是个闲不住的人。虽然走起路来很费劲,此行还是乐此不彼,高兴着呢!可惜这是我此生最后一次陪老人家郊外游了。

爸爸年年都被评为单位的先进生产者。记得上小学四年级时,单位奖励老爸一支精致的金光闪闪的友联牌金笔,我看了喜欢的爱不释手,爸爸就送给了我。怎么也没想到那支笔竟然从书桌上滚落到教室的深深的黑黑的地板洞里不见了。爸爸知道后气急了,顺手拽下搭在他肩膀上的湿毛巾狠狠抽了我一下,过后还问我抽疼了没有。其实他没怎么抽疼我,反而是他在心疼我呢!

多么想他还有机会惩罚我的过错啊!

这是1972年,妈妈到我下乡的连队来看我。我当时还不满20岁,老妈也只有39岁呀。

妈妈这一生太苦了,她没有文化。她挂在嘴上的一句话就是:你们要好好学习,别像我当睁眼瞎,这辈子拼裤子当袄也得供孩子上学。

勤劳善良的老妈,为了让我们吃饱穿暖,起早贪黑帮人家洗衣服,纳鞋底赚钱。夏日里,我经常半夜醒来还看见妈妈在十五度的黑暗的小灯泡的昏暗灯光下纳鞋底,热的满脸通红,额头上浸着汗珠。麻绳在她手中蹭蹭响。在废品站工作时,每天下班钟声敲响后我就会站在路上等着妈妈回家。

妈妈背着 夕阳西下的阳光迈着沉重的脚步,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在路上的身影现在还历历在目。腰骨受伤后的痛疾一直折磨着您,以至腰和后背都变了形。

1968年我去了兵团。妈妈整天想念我,身体每况愈下。好在还有弟弟妹妹们的陪伴。

  清明时节雨纷纷。那是我们怀念父母双亲的眼泪。不知多少个梦中与父母相见,只可惜你们不让我看到你们慈祥的面容,也不对我说句暖心的话。

我知道怀念再深也挽不回旧时,眼泪再多也无法穿透天堂仙界。

多年来失去双亲的孤寂,我总感到我人生中缺少了一种难以言表的骨性,头顶少了一层庇荫。

现在只能让这撕不碎的的亲缘,在清明节的日子里,请父母双亲接住我无尽的思念与不断洒落的泪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