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时节雨纷纷……”虽然清明节还有几天。今年是母亲离开全家人,过的第三个清明节,父亲牵头姊妹们,今天早上八点钟一起祭拜🙏母亲。抗疫期间,不能亲自到墓园祭拜,很遗憾。昨天下了一夜的雨,早上还零星的飘着,仿佛是我思念母亲伤心的泪——淅淅沥沥。

我买了元宝和大钱,跑了三家花店,才买上白菊花,姊妹们都没有到呢,我拿出母亲的遗像,放上鲜花和贡品,先鞠三个躬,看着母亲的遗像,想起前几天她托的梦,有点神奇,想入非非。

母亲安葬在扬州墓园,记得三年前的冬季,送她那天,很冷。天空很暗,也很远,是那种深深的灰,灰得低沉,让人压抑,没有云悠悠而过。进入墓园,路边有一棵孤零零的树,但造型奇特,非常醒目,一片浮云的阴影遮住了它,树下是一片片枯黄的落叶。

有时想母亲,会去墓碑前,泪流满面,眼里掠过一丝萧瑟。“母亲丢下我们姊妹,走了。就好比她出远门了,或者去了另外一个星球。  ” 看着墓碑,我想。和母亲分别,就像眼前隔着阴阳两世界:深深浅浅,朦朦胧胧……始终看不清她现在的模样。

墓碑上的相片,是我有一次带父母去瘦西湖赏菊花时拍摄的,母亲穿的是一件紫红色的衣服,就前几天和我梦到的是一模一样。“冥冥之中有天意吗?我一直是信命的,有时候我觉得命运就像一道折,自己也像浪尖上的一朵小花,倏的一声,风过就没了踪影。”想到这些,我神情黯然。抬头看到树上不知什么时候站了一只鸟儿,像是燕子,在那婉转地啾啾鸣叫,“那是母亲来看我了吧?”,我站在那,看着那鸟儿,想着母亲,眼泪不由又流了下来。

     这一刻,四周没有声音,世界没了声音,但我分明又能听到哭泣之声在天地之间奔腾。

我拍了一些落花,就像我的泪,滴在潮湿的地面,一滴、二滴、堆积如山数不尽……

母亲生前喜欢花卉,我特地拍摄了几朵,还拍了许多通向花卉天堂的小路,她走的路边,堆积许多凋零的花瓣,洋洋洒洒,铺满地面,又似乎是我祭奠母亲的心意,妈妈:请收下,一路走好……

和母亲分别 就像眼前隔着阴阳两世界:深深浅浅,朦朦胧胧……

  落花,就像我的泪,滴在潮湿的地面,一滴、二滴、堆积如山数不尽……

  通向花卉天堂的小路,母亲走的路边,堆积许多凋零的花瓣,洋洋洒洒,铺满地面,又似乎是我祭奠母亲的心意,妈妈:请收下,一路走好……

  母亲:鲜花陪伴,愿你长眠!!!

女儿:暗香浮动一品梅拍摄敬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