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的思念(十)
娘啊,我想你
(杰出写于2020年3月27日)
今天看到娘唯一一张照片,泪流满面,我想娘了。
娘一生积劳成疾,病逝于1986年5月2日农历三月二十四,享年73岁,至今已有34年了。

娘聪明伶俐,贤惠漂亮。她长的是典型的高鼻凤眼,虽说个子矮点,但仍然很放光彩,养育了我们七个儿女,勤俭持家,任劳任怨。在我的记忆中娘总是在做完八九口人的饭菜后让我们先吃,你却说要歇歇抽根烟。娘对我奶奶、爷爷那是百依百顺,不但年年初一要磕头,而且磕头的姿势都是非常讲究规矩。娘有时委屈直哭也不和我奶奶爷爷顶半句嘴,左邻右舍都夸她好。娘还非常热情,亲戚朋友,或者邻居来串门,总是面带笑容,振振有词,“他婶子呀,你喝水”,“他叔呀,你抽烟”。临出门也是招呼着“有空来啊!”而且送出去很远才回来。
我不止一次地问爸爸,我娘那么聪明,为什么不让她上学读书呢?如果读书了,说不上也能当个副总理呢。爸爸一脸无奈地说:“女子无才便是德,你姥爷他不让呀!”封建思想不知坑害了多少象我娘这样聪明的女子啊!

娘啊,我想你,在我上学的时候,你总是整整我的书包,抻抻我的衣服,拍拍我的肩膀,嘱咐我走路要小心点;在国家三年自然灾害时期我饿得直哭,你总是搂着我默默无语,泪水涟涟;在我去大庆师范学校读书临走的那一天,你边哭边为我收拾行李,边嘱咐我别饿着,别累着,别想家;在我回家相亲的时候,你说了好几遍:“这姑娘长得俊呀,娘一见到她心里就敞开两扇门”。
娘啊,你是天底下最不简单的女人。你瘦小的身影,爽朗的笑声,和蔼的面容,30多年来总是浮现在我的脑海里。有时我躺在床上也是静静的想你,如果你会有一种莫名的心动,那就是我心底的呼唤——娘呀,你太累了,歇歇吧。
娘啊,你在那边可好吧,住的房子亮堂吧,你的烟够抽吧,钱够花吧,我们每年清明和春节都给你送烟、送银票的。
娘啊,你把爱给了我们,把世界也给了我们,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有你在心里就觉得踏实,不管我们长多大,都觉得自己是有人疼有人爱的孩子。我们心里可能有整个世界,可你的心里却只装着我们。

娘啊,你知道吗?你走那天,苍天为你动容,落下伤心的眼泪;乌云为你动容,纷纷低垂飘动;寒风为你动容,吹动千树百草呼呼直响;千座青山肃立,万条江河奔流,都在沉痛悼念你呀——我的亲娘。
娘啊,你知道吗?你老儿子每年正月十五都给你送灯,从未间断过啊!
娘啊,我想你,我们想你。虽说“儿行千里母担忧”,但现在的你千万不要再担忧我们,你的二姑娘,大儿子,二儿子不是去和你作伴了吗!

娘奉献的精神永存天地,无私的母爱永暖心间。
娘啊,我——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