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餐厅的窗户正对着一个大大的平台,以前常有人在那里锻炼闲聊,孩子们则终日不知疲倦地在他们身边追逐嬉戏。


可能受疫情影响,最近那里变得特别冷清,只有一棵小小的花树,枯枝嶙峋,孤独地感受着光阴的变迁,送走太阳又迎来温柔的月亮,一天又一天,周而复始,仿如困在家里的我们。


某天我无意中一瞥,呵,不知道什么时候花树开花了。远远看上去,树冠好像笼着一团桃红色的烟雾,浪漫而梦幻。


北方的春天终于也来了!


这几日总在朋友圈里跟着大家赏花,环顾四周,却依旧寥无春意。


其实也习惯了,北方的春天总是来得晚一些。可一旦它来了,必然是轰轰烈烈,不开到荼蘼不罢休!


这不,似乎一夜之间,春天就来了。


清晨的平台上还是那么安静,能听到鸟儿婉转的啼叫声,更衬得小区幽静空旷,已经快早上八点了,外面依旧空空荡荡,没有一个人影。


“我要出去看看那棵花树。”我暗暗对自己说。


可整整一天了,我还是没能下楼。


每周的头两天是我最繁忙的时候,要陪孩子上网课写作业,自己也要备课直播,中间夹杂着吃喝拉撒,等回过神的时候,已经是繁星满天的夜晚了。


其实也没那么紧张,时间嘛,挤一挤总是会有的。可一想到要穿外套戴口罩就不由地打了退堂鼓,心想还是算了,算了。


又过了两天,那一树花开得更盛了,如火如荼,仿佛拼尽了全身的力气。


我不由地有些忧心,再不出去瞧瞧它大概就要凋谢了。


没办法,北方的春天就是这么的短,似乎一夜春雨下来,就会落红阵阵,枝叶枝上残败的花瓣如破旧的丝绸,失去了娇艳的光泽,让人无限唏嘘和感伤。

我终于出门了!

暖风熏人,中午的阳光热烘烘的,很多人都已经穿上了单薄的春衫,显得还穿着羽绒马甲的我那样格格不入。

小区里的柳树枝条变得无比柔软,嫩绿的新芽在空气里舒展着,远远看上去像一团绿色的烟雾,跟随着微风轻轻荡漾。

想起古诗中说的“醉春烟”,觉得形容得再恰当不过,这样的绿真的是令人心醉。

冬青树从衰败中迸出了新绿,明亮的,生机勃勃的绿色,让人眼前一亮。

有一棵不知名的藤蔓绿植攀缘到墙上,丝丝缕缕,我顺手拍了一张,越看越喜欢。

很多小店铺都开了,一家水果店前面堆满了各式水果,黄色的橙和香蕉,红色的小番茄和苹果,绿色带条纹的西瓜圆滚滚的,颜色鲜艳饱满,让人心情瞬间愉悦。

路上行人非常多,时不时会与你擦肩而过,大部分都还带着口罩,也有不带的,脸上都洋溢着笑容,空气是轻松而欢快的。

春天来了,大家仿佛刚从一场绵长的噩梦里醒转过来,万物复苏,触目都是新绿和柔软,心里有种劫后余生的解脱和喜悦。
我生活的这个城市已经三十二天没有确诊病例了,现在随便去一家药店都能买到口罩,大家心里的那根弦已经慢慢松下来了。

昨天叫了外卖,外卖小哥居然直接送到了门口,把我吓了一跳。这么久了,我已经习惯到小区门口取了。

路边一家小店排着长队,我好奇地过去看了看,原来有人在卖老豆腐和炸油条。雪白滚烫的豆腐脑上浇上一勺咸香浓郁的卤,再撒上翠绿的香菜和韭菜花酱,配上焦黄香脆刚出锅的油条,哇,简直比得上满汉全席。

原来的每日可见的早餐现在变成了抢手货,看来最抚慰人心的果然还是人间烟火。

大部分餐馆都不能堂食,需要打包带回去吃,也有心理素质过硬的,比如这家烧烤店,好几个人勾肩搭背,边吃边喝,笑语喧哗。

昨天笔记本电脑键盘突然失灵,在京东咨询三星售后。

对方很有耐心,排查了一番后建议我寄过去,随后发过来地址,呵,竟然是武汉的。售后很贴心,嘱咐我四月八号之后再寄过去,一定发顺风。看,武汉也在解封中,我心里不由地一阵喜悦。

路边有人卖花草,一辆面包车的旁边摆得满满的:香味浓郁的黄玫瑰,大红色的非洲菊,浅紫色的满天星,还有一些叫不上名字的绿植,让这个日子一下子变得花团锦簇,喜气洋洋。

我选了两盆开得正好的杜鹃,一盆开粉色的花,另一盆是深红色的,密密麻麻的花骨朵簇拥在一起,精致娇美得失真,像绢花一样。
我去市图书馆还书,因为离家里只有两三站远,所以骑车过去。公交车早就开放了,不过要刷健康码,比较麻烦。

一路上,温柔的春风吹拂着我的头发和衣襟,蓝天白云,心情微醺,仿佛回到了少年时光,正和小伙伴相约骑着自行车去上早自习。

天刚蒙蒙亮,空气清新,远远有布谷鸟一声接一声地叫着,我们试着松开车把,然后尖叫大笑,早晨的风灌满了衬衣,鼓鼓的,啊,那肆无忌惮的快乐啊!

曾经认为走不出的日子,现在都回不去了。

可惜我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图书馆还没有开馆。

侧门的几个保安不厌其烦地给一波波的来人解释着:还没有开馆,对,自动还书也不行,系统没有开...不知道,等通知...

我瞬间清醒,原来这个世界还没有那么快恢复如初。

想想也对,学校还没有任何开学的指令,只是说大概五一左右,时间过得这样快,即便开了学,一个学期也接近尾声了。

其实这个学期教学任务很少,我曾憧憬规划了很多,不想一场无声无息的灾难就改变了所有。

那又怎样呢,与那些在水深火热中挣扎的人相比,这只能算是甜蜜的烦恼吧!

冬天花败,春暖花开。有人离开,有人归来。

或许,这就是人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