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随着乌鲁木齐疫情的解除,天也渐渐暖了起来,冬慢慢的离我们远去,西公园的雪在我的视野里悄悄融化,只能见到一丝丝殘留踪迹。居家隔离的人们带着囗罩也纷纷走出了自家小区,按照关例每天上午我都要去西公园走上一圈,一来活动活动精骨,二来呼吸一下园内的新鲜空气,

  一只不知名的鸟儿,在远处的枝头上清脆的鸣唱,多么的动听和悦耳,它大概是在招引同伴,也许是疫情过后它呼唤春天吧。春天,不管是哪里的春天,都会有鸟的鸣唱,有时候它的鸣叫不在枝头,却在你的心间,忙碌的,朋友!被琐事纷扰的你是否也听见?

三月是全国各地春暖花开的时节,也踏青的好季节,到处弥漫着春的气息,三月的花,是躲在岁月背后的一寸芳心。它带着对武汉疫情浅浅的忧伤和深深的期盼,它将所有为武汉疫情付出心血的白衣天使那美丽动人的脸收藏在患者心底,只待春风轻轻吻过,便捧出一生的真诚与善良,和着泪花一同奉献给它深爱的大地和阳光。它像极了一个痴心的女子,只要有爱,只要有温暖,便会无私的给予,无欲地盛开。

三月很美,那是疫情过后风和雨的日子,一吹一滴都很美妙。走近三月,走近如梦的期待。三月,停留在娴静的时光里,听风惊过,听雨飘过,一片走不出的风景,总能收获岁月静美。三月,是不经意闯入视线的惊喜,在二道桥国际大巴扎那头落红铺地的美食一条街,一幕心动叫卖的影,诱人香喷喷的烤全羊,烤羊肉串繁多的各类新疆小吃盛开在多情的光阴里。置身于次第流转的落寞里,任由一腔潮起潮落。

动图

想像三月的风雨是诗,想像三月的小树是笔,诗随笔意,飞舞在茫茫的烟空,烟空是海,我是鱼。鱼随海跃,遨游在最高的浪峰。……飘摇着的思绪远远流淌,揽你入怀吧,可知,疫情期间我苦苦的在家等待,等了一季。

有人说抗击疫情美丽的白衣天使,就像是三月里盛开在春风里的一朵花,想起春风里的那些倩影,便会想起夜月一帘幽梦,春风十里柔情。倘若你是一朵花,那三月便是属于你的季节。倘若你是一个美丽的女子,那温暖的春天,一定也是属于你的。每一个生命都有着自己最精彩的舞台,比如春花,比如夏荷,比如那些顽强地与生命抗争的武汉人民。因此,惟愿人生无恙,岁月静好。

三月,一梦潇潇。色彩在世界里开始渲染。我执鸾舞清风,吟遍了碧色琉璃。依旧未曾走出那抹视线,伴随着惊心的钟声和断章,若是飞鸟盘旋鱼渊,乌鲁木齐的三月不暖,飘絮乱缠,这是悠然还是奈何?走近三月,有人指着远处的南山告诉我,那里滑雪场的每一处山坡上都开满了花。

  那是穿着花花绿绿来自全国各地爱好滑雪的游客,不轻意间我被感化成了一片初春的原野。轻盈回眸,三月的流光碎影浅了又浓。带着幽兰的呓语我孤寂归来,南山上已长满了星似的草莓。红红的草莓召示着万种诱惑,而我鸽子般的心曲已随风拂去,留下的,我便种成青苔的传说。

  三月,扶摇着疏疏的林影风华,轻踮着丰满踏实太阳的余韵,于流萤蝶翩中旖旎而至。唤醒了沉闷的大地,带来了蜂鸣莺啼,抚柔狂妄的寒风,擦绿了阴郁的天空。于是,山醒了,水活了,草绿了,天蓝了,风暖了。走近三月,日子在细水长流下简约而行,那袅袅生起的青烟,一点一滴,融进我的岁月诗行。圈划一个落点,题一笔清墨,描绘一缕淡香,轻轻铺展在心路上,静静绽放。声声慢里,三月犹如云缝里泻下的轻叹,淋湿我一生。

  走近三月,春天是自然世界最绚丽多姿的时节。鸟语花香的山间景色与微波粼粼的海面画卷构成了春季独有的气息。“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每当迎来阳春三月的微风,总会联想到这句诗词。

  也许是因为三月的春季景色格外秀丽吧,古人都特别喜欢借此抒发自己对于春季生活的美好情怀。西公园园林工人忙着四处清除草丛上的落叶,绿草仿佛脱下臃肿棉衣的孩子在嬉戏,奔跑,笑声愉悦天真。抬起头,有风筝划过,绚烂的色彩,给天空画上了一道道别样的美丽风景线。阳春三月,时光正好。

  三月的春风最懂得大地的心思,展开希望的羽翼,去开启一个新的春天。那些含苞的花蕾正翘首以待,准备春天里一场姹紫嫣红的花事。聆听春风的吟唱,真切地感受春的脉搏,春的律动。春风如一串串温婉的音符,轻轻扣开小溪的心扉,欢快的溪流,一路叮咚,起伏跌宕。一朵朵晶莹的浪花,似渴盼的眼眸,诉说着春天的万般柔情。溪水时而舒缓悠扬,时而欢快激荡,时而打着回旋,时而扯成丝丝缕缕的飞瀑,怀揣美好的憧憬,坚定执着地涌入春的河流。春天好!

  与春天握手,生命就不会孤单。听一首歌,将心情慢慢静化,让心事漫步在田间花巷,盈袖添香不惊不扰,随清歌曼舞。在清瘦的时光里,以清心素手拨动岁月的琴弦,奏响山高水长的温婉,倾一脉心语。心随音符跳跃,伸展双臂拥抱大自然,感受天地的宽广。风尘走过,情赋细水长流,任云舒云卷。拂去季节的交错,温一席歌律的情怀,随风尘起伏,赏花开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