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一个无人的角落

我终于可以痛快哭泣

在走过漫漫长夜之后

以为终于可以享春光

终于可以上班逍遥游

却被外国确诊数惊吓

只得微微探头后续宅

想像往往很丰满

现实往往很骨感

那些被疫情夺去生命的人啊

像这些无数白花中的一朵

被肆虐被凋零被吞噬

这种非正常死亡

找谁说理去

即便让上帝决断

是否就能断个一二所以然?

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的国际机场

听说已经不堪重负

不能拒绝入境

也没能力照单全收

苦难的中国

困难一个接着一个


在这疫情之下

儿女情长略显气短

人道主义大局为重

无声问候默默呵护

天黑黑小心脚下路

天还凉不要早脱衣

春好夏好秋好冬好

前提是

我在,你也在

春安夏安秋安冬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