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出写在前面的话:
大哥宋洪江病逝于2019年10月1日享年80岁,这是他女儿宋佳梅昨天写的缅怀文章,我看完流泪了,大哥的音容笑貌又浮现在眼前,今天把文章发在这里以表达我对大哥的无限思念。

永恒的思念(四)
爸爸别走
(宋佳梅写于2020年3月25日)
今天是亲爱的爸爸病逝第177天,往事历历在目,泪咽却无声。父母养育了我们三个孩子,曾经的简朴温馨的五口之家,早已不复存在,如今爸爸妈妈都走了,记忆中的家也永远留在回忆中。

爸爸是一个书香门第大家庭的长子,得天独厚的排序使他得到了我太爷太奶的溺爱、爷爷奶奶的宠爱、两位姑姑的呵护和四位叔叔的尊重。爸爸不仅聪颖好学,而且外形俊朗儒雅,有着北方人中少见的棱角分明的五官。爸爸毕业于医学院,是位外科医生和法医,医术精湛,医者仁心,爱好读书,摄影,为人正直,结交好友无数,是有口皆碑的好儿子、好兄弟、好丈夫、好同事,更是父爱如山,厚重而深沉的好父亲。
在过去传统的家庭中爸爸是严肃的大家长,有着一家之主的威严,爸妈在一起生活了29年(1991年妈妈去世),这29年中,五口之家的爸爸是顶梁柱,是绅士的丈夫,爸爸得到了妈妈无私的关爱和子女的爱戴。五口之家虽然简朴但总被妈妈收拾的很整洁,一尘不染。因为爸妈是同行同事的原因,他们讨论最多的是单位的工作,总结这一天中的病例判断和新的疑问,在总结中互相答疑解惑,我们也总是静静地听,从听他们的交流中用小孩子的视野窥探外面的世界,学习他们的为人处世,规范自己的世界观,有这样睿智的父母的言传身教我们受益匪浅。
我家三个孩子中(哥哥早逝)我与爸妈相处最久,深得爸妈喜爱。在当年物质条件有限的情况下我是爸妈联系外界的传令兵,需要我去各个亲戚朋友家跑腿学舌,上传下达,我在这个过程中成长,也得到了我的长辈、同辈对我的呵护和喜爱,至今我还记得爸爸有个萍水相逢朋友,就是在最需要帮助时被爸爸高超的医术,高贵的医者仁心所感动而成为莫逆之交。在我13岁那年的暑假,就是这位朋友特意请我吃饭,我一个小孩子得到了他们全家的盛情款待,成为他们家主宾,那种受宠若惊的荣耀感至今清晰记得。父亲的学识、父亲的正直、父亲的善良赢得了朋友的尊重而我在他们眼中想当然是爸爸的掌上明珠。
爸爸是外科大夫,业务能力强,精益求精,他不会趋炎附势,不会嫌贫爱富,仁心仁术,对于贫困的病人尽量为他们节省每一分钱,我们家经常在半夜三更就有病人家属来敲门,请求爸爸去看病,爸爸从来没有因为是严冬酷暑,夜黑风高而拒绝过一次出诊,他的善良和高尚的品格得到了同事以及亲朋好友的尊重。
爸爸肯钻研,手不释卷,博览群书,工作能力非常强,事业很顺畅。可生活上对他的打击却是很大的,先是失去长子,后是妻子病世,他内心的痛苦和煎熬虽然不曾太多的表露,但明显的用更多的默默读书来排解内心的忧伤,人也更加少言寡语,那种无奈无助他从不诉说,他的内心始终是那么的孤独高傲。在失去哥哥后,这个家气氛凝重,我们说话也都小心翼翼,爸爸对于我和弟弟的安全问题格外重视,看管更严,他再也承受不起失去我俩的任何一个了。记得上初中,同学们都会骑自行车,我也很想学骑车,有一天中午我鼓足勇气站在他面前用英语说“May I borrow your bike ?”没想到爸爸直接说:行。当时我就凌乱了,不管我说的英语是否标准,他肯定都听不懂,我不敢说汉语是怕他听懂了直接拒绝,我用惊喜的眼光看到了爸爸脸上已经很少见的喜悦,或许他被我这种方式逗乐了,或许他不想让我失望,不忍心拒绝我,他是在自己承担着压力而愿意让我们学到更多,走得更远,那个夏天我学会了骑自行车虽然比其他同龄的孩子晚。
笔长纸短,寸草春晖,渐渐的我们长大了,爸爸老了,但依然是干净利索、热爱新知识、依旧是每天读书看报健身玩游戏,关心时事,关心孩子的生活但不干预。爸爸有病后,我和弟弟轮流陪伴他,起初他是拒绝的,他怕影响我们的工作和生活,在我们的坚持下,他也是非常享受我们每天24小时的轮流陪伴并和我们聊我们从小到大的趣事。
爸爸对我们从不指责抱怨,而是鼓励鞭策,用他的睿智于无形中点亮我们前行的路,没有高谈阔论,而是细润无声,让我们用积极的心态去拥抱生活。不是儿女有多优秀,而是父爱厚重,坚如磐石,包容如海。有这样高颜值、高素质、高医德、高内涵、高担当的爸爸我是多么幸福啊。
爸爸,天堂里没有病痛,只有欢乐,好好享用等了你近三十年我妈妈一如既往的特供“陈氏鸡蛋水”吧!
爸爸,我们一切都好,除了对您无尽的思念。
爸爸别走,我们想你!